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锦州银行预亏50亿背后:一个待解的东北金融困局

www.zsctrip.com2019-08-31

  深蓝财经4天前我要分享

  截至目前,多家银行均公布了2019年半年报或业绩快报,从已经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2018年,大部分银行取得了较好的盈利增长,资产质量普遍提高,但资产收益率下滑。到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绩普遍好转,只有个别银行泥潭深陷。

  锦州银行(0416.HK)正是“个别”银行之一,都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锦州银行在两次推迟2018年年报发布,爽约144天之后,终于交出了一份惨淡的答卷:预期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40亿-50亿元,2019年上半年将录得净亏损约5亿-10亿元。

  锦州银行似乎是东北地区银行的一个缩影,在其他银行忙于公布半年报的时候,东北地区多家上市银行尚未公布一季报,而从已经公布的数据来看,东北地区银行的业绩也被阴霾笼罩。

  预亏50亿元

  锦州银行发生了什么?

  截至8月20日,从已经公布中报业绩和快报的银行来看,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绩普遍好转,城商行、农商行的营收增速虽整体回落,但整体仍在增长,净利润增速相对平稳,不良普遍下降,各家银行纷纷加大计提拨备力度。

  例如,杭州银行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2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21%;不良贷款率1.38%,较上年末下降0.0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81.56%,较上年末提高25.56%。

  宁波银行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4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0.03%,不良贷款率0.78%,与年初持平;拨备覆盖率522.45%,比年初提高0.62%。

  但8月20日,锦州银行公告称,预期2019年上半年录得净亏损5亿元至10亿元。预期2018年度将录得净亏损约40亿元至5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行2018年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高达43.4亿元,也就是说2018年下半年锦州银行亏损额或高达90亿,平均每天亏损约4900万。

  对于亏损原因,锦州银行在公告中称,主要由于(其中包括)该行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及该行执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采用预期损失模型,增加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所致。

  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由锦州市十余家城市信用社和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整体改制而成。2015年12月,锦州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2018年之前,锦州银行业绩一直维持高速增长,据测算,2013-2017年的5年时间里,该行营收增长3.79倍,净利润规模从2013年的13.55亿元增长至90.9亿元,增长约5.7倍。

  突飞猛进的增长在2018年急转直下,2019年4月1日,锦州银行公告称2018年业绩报告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而延迟刊发。5月14日,锦州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目前可得资料,难以合理准确地给出审核工作的预计完成日期。6月底,锦州银行发布公告表示,预计将于2019年8月底前刊发2018年度业绩。与此同时,锦州银行股票也长期处于停牌状态,与业绩报告一同“爽约”。

  同样在6月底,锦州银行卷入债务违约,在丹东港确认的486亿元债权中,锦州银行发行的“7777理财”-创赢1204期35天人民币理财产品登记债权1.65亿元,引发业界震动。

  但很快,锦州银行便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宣布向工银投资、信达投资、长城资产转让内资股。其中工商银行出资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0.82%,中国信达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比例为6.49%。

  与此同时,锦州银行高层也迎来了大换血,8月5日,辽宁银保监局网站公布,分别批复同意郭文峰、康军、杨卫华、余军担任锦州银行行长、副行长、副行长、首席财务官的任职资格。

  而面对巨额业绩亏损,锦州银行的困难时期是否真的已经过去,还有待观察。

  东北地区的银行怎么了?

  据《财经》报道,有业内人士称,锦州银行业绩极端变脸,很可能是以前出表被掩盖的不良资产在严格审计回表中真正得以暴露了。“不少城商行通过将银行不良转移到投资类金融资产中,以得到好看的不良率和资产负债表,进而实现上市。”该人士表示。

  锦州银行存在的问题,似乎只是东北地区银行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东北地区经济发展不尽人意。东北地区各项资产投资收益率也受到影响,“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广为流传。

  这让东北地区的金融机构难以独善其身,银行方面的反应尤为突出。

  与其他地方银行不同,东北地区的四家上市银行: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哈尔滨银行、九台农商行,均为港股上市公司。

  港股公司和A股公司有个区别:不要求一定披露季报,只需要披露半年报和年报。尽管如此,很多港股上市公司尤其是内地公司仍然会披露季报。但截至目前这四家公司均未披露半年报,且仅有九台农商行公布了一季度财务数据概要。

  从已公布的2018年数据来看,东北地区上市银行似乎拖了后腿。

  在2018年,综合来看上市银行总体实现了较好的盈利增长,营业收入普增,尤其是大多数城商行,实现了较高的净利润增速,宁波银行、杭州银行和成都银行的净利润增速都超过了18%。同时,资产质量整体表现良好,多数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都有所下降。

  

  除郑州银行外,22家A股上市银行净利润均为正增长。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财看见》

  

  22家A股上市公司中,16家不良贷款率下降。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财看见》

  除了预亏50亿的锦州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盛京银行()2018年营收158.85亿元,同比增长19.9%;净利润51.26亿元,同比下降32.3%;不良贷款率1.71%,同比增长0.22%。

  哈尔滨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143.25亿元,同比增长1.36%;净利润为55.49亿元,同比增长5.71%。然而该行主要营收来源——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10.44%,连续第二年下滑,且降幅进一步扩大;不良贷款率为1.73%,同比增长0.03%,已经连续5年上升。

  九台农商行()2018年营收50.37亿,同比减少13.7%;净利润11.83亿,同比减少27.8%。上市刚满两个年头,该行已连续两年营收净利双降,整体降幅分别达15.4%、48.9%。2018年,该行不良贷款率1.75%,同比增长0.02%,连续两年增长。与此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自2015年开始连续四年下滑,2014年至2018年,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33.4%、206.86%、206.57%、171.48%、160.41%。

  据博瞻智库数据,综合来看,东北地区城农商行资产质量压力突出,逾期非不良率由2017年的1.27%快速攀升至2018年的4.60%。在其余地区资本充足率水平持续回升的大背景下,东北地区各级资本充足率走低。

  除了已上市的银行,东北地区其他尚未上市的银行也存在业绩下滑、不良率上升等问题。

  大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飙升

  2019年3月11日,大连农商行在上海清算所官网披露了《2019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大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已从2017年末的4.95%飙升至9.95%。同时,其拨备覆盖率也从2017年末的103.86%快速下降至56.02%,远远低于银保监会要求的120%至150%监管红线。

  阜新银行2018年净利“腰斩”

  2019年5月,阜新银行在其官网上公布了该行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

  2017年该行营收23.68亿,同比下降了3.1%,净利润为7.28亿,同比下滑了34%。2018年营收20.22亿元,同比下降了14.59%,净利润3.74亿元,同比下降了48.65%,几近腰斩。

  龙江银行“不良”双升

  2019年5月,龙江银行发布2019年一季度信息披露报,截至2019年一季末,该行占贷款总额818.93亿元,不良贷款余额20.77亿元,较年初增加3.43亿元,增幅为19.78%;不良贷款率为2.54%,上升0.4%。与此同时,龙江银行2016年到2018年资产总额却增长较慢,分为2392.38亿元、2427.25亿元和2448.07亿元,增幅在2%以内。

  大连银行净利润持续走低

  2019年7月,大连银行发布了2019年二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报告显示本报告期内该行净利润为6.27亿,较之去年同期的10.9亿,减少了超过4个亿的利润,同比下降42.48%。此前,该行2018年净利润也较2017年下滑了10.14%。

  此外,大连银行一季度资本充足率10.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69%,一级资本充足率8.69%。二季度上述数据分别为10.88%、8.69%、8.6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走低。

  吉林银行净利润下滑、不良贷款大幅增加

  2018年6月,吉林银行年报显示,该行资产总额3618.51亿元,同比减少7.82%;实现营业收入87.19亿元,较上年同比减少3.61%;净利润11.57亿元,同比下降62.07%。不良贷款余额为61.86亿元,同比增长91.25%;不良贷款率为2.82%,较上年末上升1.1%;拨备覆盖率为150.19%,比上年末下降40.56%。

  不仅如此,东北地区银行还频频因内控问题被罚。

  以吉林银行为例,刚刚公布2018年年报没多久,经吉林省委批准,吉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王安华因经济腐败等问题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年3月,裁判文书网公布判决书显示,原龙江银行黑河九三支行行长助理、副行长(已辞职)马某,违法放贷210万,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2019年5月,龙江银行又因信用卡汽车分期业务,被黑龙江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另据消费者日报报道,九台农商银行部分员工为拉存款完成储蓄任务,面对大额存款甚至不惜暗地里个人掏腰包,变相抬高利息,倒贴钱给储户。

  大连农商行也由于以贷还息、贷款资金回流借款人、授信不慎造成信贷风险暴露等违规行为多次被罚。

  从不良贷款来看,农业方面不良率较高。东北地区银行业的问题,与东北经济转型的阵痛有所呼应。目前,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2019年5月,《沈阳市促进金融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正式印发,旨在进一步优化沈阳市的金融发展环境,完善金融政策供给,吸引集聚优质金融资源。

  未来,东北地区银行能否不再“拖后腿”,与地区经济一同得以振兴,值得长期关注。

  - 推荐阅读 - 收藏举报投诉

  截至目前,多家银行均公布了2019年半年报或业绩快报,从已经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2018年,大部分银行取得了较好的盈利增长,资产质量普遍提高,但资产收益率下滑。到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绩普遍好转,只有个别银行泥潭深陷。

  锦州银行(0416.HK)正是“个别”银行之一,都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锦州银行在两次推迟2018年年报发布,爽约144天之后,终于交出了一份惨淡的答卷:预期2018年将录得净亏损约40亿-50亿元,2019年上半年将录得净亏损约5亿-10亿元。

  锦州银行似乎是东北地区银行的一个缩影,在其他银行忙于公布半年报的时候,东北地区多家上市银行尚未公布一季报,而从已经公布的数据来看,东北地区银行的业绩也被阴霾笼罩。

  预亏50亿元

  锦州银行发生了什么?

  截至8月20日,从已经公布中报业绩和快报的银行来看,2019年上半年银行业绩普遍好转,城商行、农商行的营收增速虽整体回落,但整体仍在增长,净利润增速相对平稳,不良普遍下降,各家银行纷纷加大计提拨备力度。

  例如,杭州银行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2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21%;不良贷款率1.38%,较上年末下降0.0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81.56%,较上年末提高25.56%。

  宁波银行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4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0.03%,不良贷款率0.78%,与年初持平;拨备覆盖率522.45%,比年初提高0.62%。

  但8月20日,锦州银行公告称,预期2019年上半年录得净亏损5亿元至10亿元。预期2018年度将录得净亏损约40亿元至5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该行2018年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高达43.4亿元,也就是说2018年下半年锦州银行亏损额或高达90亿,平均每天亏损约4900万。

  对于亏损原因,锦州银行在公告中称,主要由于(其中包括)该行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及该行执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采用预期损失模型,增加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所致。

  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由锦州市十余家城市信用社和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整体改制而成。2015年12月,锦州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2018年之前,锦州银行业绩一直维持高速增长,据测算,2013-2017年的5年时间里,该行营收增长3.79倍,净利润规模从2013年的13.55亿元增长至90.9亿元,增长约5.7倍。

  突飞猛进的增长在2018年急转直下,2019年4月1日,锦州银行公告称2018年业绩报告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而延迟刊发。5月14日,锦州银行再次发布公告称,根据目前可得资料,难以合理准确地给出审核工作的预计完成日期。6月底,锦州银行发布公告表示,预计将于2019年8月底前刊发2018年度业绩。与此同时,锦州银行股票也长期处于停牌状态,与业绩报告一同“爽约”。

  同样在6月底,锦州银行卷入债务违约,在丹东港确认的486亿元债权中,锦州银行发行的“7777理财”-创赢1204期35天人民币理财产品登记债权1.65亿元,引发业界震动。

  但很快,锦州银行便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宣布向工银投资、信达投资、长城资产转让内资股。其中工商银行出资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0.82%,中国信达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比例为6.49%。

  与此同时,锦州银行高层也迎来了大换血,8月5日,辽宁银保监局网站公布,分别批复同意郭文峰、康军、杨卫华、余军担任锦州银行行长、副行长、副行长、首席财务官的任职资格。

  而面对巨额业绩亏损,锦州银行的困难时期是否真的已经过去,还有待观察。

  东北地区的银行怎么了?

  据《财经》报道,有业内人士称,锦州银行业绩极端变脸,很可能是以前出表被掩盖的不良资产在严格审计回表中真正得以暴露了。“不少城商行通过将银行不良转移到投资类金融资产中,以得到好看的不良率和资产负债表,进而实现上市。”该人士表示。

  锦州银行存在的问题,似乎只是东北地区银行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东北地区经济发展不尽人意。东北地区各项资产投资收益率也受到影响,“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广为流传。

  这让东北地区的金融机构难以独善其身,银行方面的反应尤为突出。

  与其他地方银行不同,东北地区的四家上市银行:盛京银行、锦州银行、哈尔滨银行、九台农商行,均为港股上市公司。

  港股公司和A股公司有个区别:不要求一定披露季报,只需要披露半年报和年报。尽管如此,很多港股上市公司尤其是内地公司仍然会披露季报。但截至目前这四家公司均未披露半年报,且仅有九台农商行公布了一季度财务数据概要。

  从已公布的2018年数据来看,东北地区上市银行似乎拖了后腿。

  在2018年,综合来看上市银行总体实现了较好的盈利增长,营业收入普增,尤其是大多数城商行,实现了较高的净利润增速,宁波银行、杭州银行和成都银行的净利润增速都超过了18%。同时,资产质量整体表现良好,多数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都有所下降。

  

  除郑州银行外,22家A股上市银行净利润均为正增长。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财看见》

  

  22家A股上市公司中,16家不良贷款率下降。

  图片来源:腾讯新闻《财看见》

  除了预亏50亿的锦州银行,2018年年报显示,盛京银行()2018年营收158.85亿元,同比增长19.9%;净利润51.26亿元,同比下降32.3%;不良贷款率1.71%,同比增长0.22%。

  哈尔滨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143.25亿元,同比增长1.36%;净利润为55.49亿元,同比增长5.71%。然而该行主要营收来源——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10.44%,连续第二年下滑,且降幅进一步扩大;不良贷款率为1.73%,同比增长0.03%,已经连续5年上升。

  九台农商行()2018年营收50.37亿,同比减少13.7%;净利润11.83亿,同比减少27.8%。上市刚满两个年头,该行已连续两年营收净利双降,整体降幅分别达15.4%、48.9%。2018年,该行不良贷款率1.75%,同比增长0.02%,连续两年增长。与此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自2015年开始连续四年下滑,2014年至2018年,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33.4%、206.86%、206.57%、171.48%、160.41%。

  据博瞻智库数据,综合来看,东北地区城农商行资产质量压力突出,逾期非不良率由2017年的1.27%快速攀升至2018年的4.60%。在其余地区资本充足率水平持续回升的大背景下,东北地区各级资本充足率走低。

  除了已上市的银行,东北地区其他尚未上市的银行也存在业绩下滑、不良率上升等问题。

  大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飙升

  2019年3月11日,大连农商行在上海清算所官网披露了《2019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大连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已从2017年末的4.95%飙升至9.95%。同时,其拨备覆盖率也从2017年末的103.86%快速下降至56.02%,远远低于银保监会要求的120%至150%监管红线。

  阜新银行2018年净利“腰斩”

  2019年5月,阜新银行在其官网上公布了该行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

  2017年该行营收23.68亿,同比下降了3.1%,净利润为7.28亿,同比下滑了34%。2018年营收20.22亿元,同比下降了14.59%,净利润3.74亿元,同比下降了48.65%,几近腰斩。

  龙江银行“不良”双升

  2019年5月,龙江银行发布2019年一季度信息披露报,截至2019年一季末,该行占贷款总额818.93亿元,不良贷款余额20.77亿元,较年初增加3.43亿元,增幅为19.78%;不良贷款率为2.54%,上升0.4%。与此同时,龙江银行2016年到2018年资产总额却增长较慢,分为2392.38亿元、2427.25亿元和2448.07亿元,增幅在2%以内。

  大连银行净利润持续走低

  2019年7月,大连银行发布了2019年二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报告显示本报告期内该行净利润为6.27亿,较之去年同期的10.9亿,减少了超过4个亿的利润,同比下降42.48%。此前,该行2018年净利润也较2017年下滑了10.14%。

  此外,大连银行一季度资本充足率10.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69%,一级资本充足率8.69%。二季度上述数据分别为10.88%、8.69%、8.6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走低。

  吉林银行净利润下滑、不良贷款大幅增加

  2018年6月,吉林银行年报显示,该行资产总额3618.51亿元,同比减少7.82%;实现营业收入87.19亿元,较上年同比减少3.61%;净利润11.57亿元,同比下降62.07%。不良贷款余额为61.86亿元,同比增长91.25%;不良贷款率为2.82%,较上年末上升1.1%;拨备覆盖率为150.19%,比上年末下降40.56%。

  不仅如此,东北地区银行还频频因内控问题被罚。

  以吉林银行为例,刚刚公布2018年年报没多久,经吉林省委批准,吉林银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王安华因经济腐败等问题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2019年3月,裁判文书网公布判决书显示,原龙江银行黑河九三支行行长助理、副行长(已辞职)马某,违法放贷210万,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2019年5月,龙江银行又因信用卡汽车分期业务,被黑龙江银保监局罚款50万元。

  另据消费者日报报道,九台农商银行部分员工为拉存款完成储蓄任务,面对大额存款甚至不惜暗地里个人掏腰包,变相抬高利息,倒贴钱给储户。

  大连农商行也由于以贷还息、贷款资金回流借款人、授信不慎造成信贷风险暴露等违规行为多次被罚。

  从不良贷款来看,农业方面不良率较高。东北地区银行业的问题,与东北经济转型的阵痛有所呼应。目前,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2019年5月,《沈阳市促进金融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正式印发,旨在进一步优化沈阳市的金融发展环境,完善金融政策供给,吸引集聚优质金融资源。

  未来,东北地区银行能否不再“拖后腿”,与地区经济一同得以振兴,值得长期关注。

  - 推荐阅读 -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