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莞邑非遗:千年草编风雨飘摇复活之路举步维艰

www.zsctrip.com2019-08-26

  莞邑非遗:千年草编风雨飘摇复活之路举步维艰

  叶姨在上学时就学会了用莞草编织小篮子、小垫子等

  文/金羊网记者 余晓玲 图/王俊伟

  “下莞上簟,乃安斯寝”,是《诗经·小雅·斯干》里的一句诗,意为“下铺莞草席上铺竹席,如此入眠方安适”。诗句中的“莞”,指的便是用东莞特产莞草制成的草席。莞草的种植和编织技艺曾流传千年。但如今以“莞”为名的莞草,已经不多见了,其编织技艺在很长一段时间也陷入濒危的境地。

  近年来,随着东莞市道滘镇“莞草编织技艺”入选省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莞草编织技艺的濒危状况引起了人们的重视,这一传统技艺逐渐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为了进一步传承和保护莞草编织,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开展了“莞草的再生设计”项目,其项目成果在社会上引起了不错的反响。但如何让这些设计成果走向市场,还是让研究院有些犯难。

  壹 莞草编织有着悠久的历史

  草织品在东莞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距今2000多年历史的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一号墓中出土的座席,历史学家就清晰地考证注明“莞席,以麻线为经,莞草为纬编成,素娟包缘”字样,这表明东莞的草织品在汉朝已经受到了王室的青睐。又据《宋起居注》记载:“广州刺史韦朗,作白莞席三百二十领。”据此,南北朝的刘宋时期,东莞人已大量生产草席。因此,东莞生产草席的历史至少在2000年以上。

  道滘草织行业的文献记载,最早可追溯至清嘉庆至道光年间。一位清代秀才写的《道滘竹枝词》之中,有“沿河不少如花女,八字梳头学打绳”一句,可见当时民间草织工艺已经盛行。

  “东莞曾经主要的莞草生长地在厚街和长安,咸水和淡水交汇的地方,最适宜种植莞草。道滘虽然也有莞草生长但这些莞草并不能用来编织。但为什么道滘的草织业却非常发达呢?这是因为道滘从清代以来就积累了比较好的基础。”道滘镇文化顾问叶康发向记者介绍,清末开始,道滘就有了形成规模的莞草编织作坊等。新中国成立后,道滘镇建立了公私合营的草织厂,后来又成立了东莞地方国营道滘草织厂和道滘人民公社工艺品厂,草织业一度成为道滘地方支柱产业,莞草制品行销东南亚、欧美等海外市场。鼎盛时期道滘的草织厂工人超过2000人。

  贰 整个流程几乎都靠手工做

  “在草织厂上班时编一张炉底席的工价大概五六毛钱,现在给一两百元也没人愿意做了。”叶姨是道滘莞草编织技艺非遗项目的省级传承人,1978年年仅17岁的她就进入草织厂工作直到1994年才离开。

  莞邑非遗:千年草编风雨飘摇复活之路举步维艰

  做工精美且充满自然气息的莞草编织品很受欢迎

  作为土生土长的道滘人,叶姨在上学时就学会了用莞草编织小篮子、小垫子等,但编草席则是在进草织厂之后学会的。“我们草织厂主要生产圆席、方席、炉底席,除了编绳借助简易机器外,编织草席的其他环节几乎都靠手工完成。”11月2日下午,叶姨一边用脚踩着踏板一边把莞草放进入口,一根草绳慢慢成形,这种草绳就是用来编织炉底席的。但因为草的质量不佳,叶姨不得不几次停下来给断掉的草绳打结。叶姨告诉记者,草的质量非常关键,质量上乘的草光滑、韧性好、够长,但现在东莞已经很难寻觅到莞草了,市面上所能买到的草大部分都来自越南,这些越南草的质量赶不上莞草。

  当然,除了要选好草之外,在编织环节也很讲究技艺和手法。编织炉底席需要借助专用的模具,从左往右然后再从右到左,叶姨的编织手法非常娴熟。记者注意到,编织草席全靠编织人的一双手,力道和手法都非常关键,过松或过紧都不行。“最伤的就是手,时间长了手甚至会开裂出血,很辛苦。现在的年轻人不会愿意学了。”编了不过十多分钟,叶姨的双手就被勒出了一道道红印子。她告诉记者,编织一张炉底席要花上差不多一天时间。

  莞邑非遗:千年草编风雨飘摇复活之路举步维艰

  叶姨将草插入机器中,再摇动摇把,草绳就从另一端出来了

  叁 编织技艺得到一定程度恢复

  虽然辛苦,但叶姨对于这份传承并不后悔。最近几年,几乎每年都要出去几次,省内、省外甚至国外,叶姨都去过,她很高兴能在国内国外展示莞草的编织技艺。

  据记者了解,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莞草产量锐减,加上一些塑料制品的兴起,莞草编织日渐濒危。受原材料供应和销售受阻几个方面的影响,道滘草织厂和工艺品厂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转做玩具等其他行业直至最终结业。莞草编织这一传统技艺逐渐无人问津,陷入濒危的境地。

  2007年,东莞市道滘镇“莞草编织技艺”入选东莞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5年入选广东省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莞草编织技艺的濒危状况引起了人们的重视。为了保护和恢复莞草编织技艺,东莞各镇地方政府加强了对原材料的保护,在沙田开辟了专门种植莞草的区域,为仍然保留着莞草编织技艺的各镇区提供一定的莞草供应。作为草织品的主要产区,道滘镇的莞草编织技艺在各方重视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

  “大到世博会、‘国际非遗节’,小到市内的‘非遗墟市’,我们都会参加,这对我们传承和保护非遗项目能起到很好的作用。”道滘文广中心非遗专干叶盈莹介绍,为参加今年8月的阿斯塔纳世博会,他们提前3个月就开始进行准备。在这些展会上,不少游客对做工精美且充满自然气息的莞草编织品很感兴趣,纷纷上前观望和询问价格。叶姨也因此接到了一些订单,对于这些订单,叶姨都会认真对待,保质保量完成。但叶盈莹也表示,莞草及其编织品目前还没形成产业化。

  肆 莞草再生设计取得不错效果

  “莞草承载着很多老一辈东莞人的记忆,但要传承和保护则需将它植入到现代生活中。”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院长黄树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道,“莞草的再生设计”项目正是基于此而开展。项目由广州美术学院工业设计学院家具工作室的张欣琦、梁洛文两位老师,带领着24名学生开展。他们用了将近五个月的时间深入道滘、厚街等镇街调研,向非遗传承人学习了十几种草编技艺,最后通过当代的设计语言,制作出了椅子、屏风、画扇等15件莞草设计作品。“项目效果很不错,各方给出的评价都很高。”黄树忠称。

  这15件莞草设计作品在东莞、广州等地展出后,东莞广州美院文化创意研究院接到不少询问的电话,都是咨询哪里可以买到这些东西。这一问题让黄树忠觉得有些难以回答,他想让这些作品都能走向市场,但困难很大。“一是无草,真正的莞草已经很难见到,市面上大部分是越南的草;二是无人,莞草编织是没有办法靠机器大生产的,目前基本只有非遗传承人能做,因而成本非常高。”黄树忠表示,这些难题仅靠研究院自身是无法解决的。

  道滘镇相关部门也表示,莞草编织的再生不仅需要老技艺的复活和创新,人才的培养,最关键的是原材料的恢复种植,这需要多个部门合作。

  编辑:qiudong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