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别总盯着美国,两大巨头相继倒下,下一个垮的或是德国

www.zsctrip.com2019-07-29
?

  巨头生产线转出美国、美国债务持续创新高、收益率早已倒挂、美联储降息信号明显……经济衰退的红灯频频在美国亮起,投资者也紧盯着美国经济,担忧其再次引爆经济危机。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化工巨头发布盈利预警被众人忽视,德意志银行大裁员并退出全球股票业务也只能博得人们的一点关注。人们真正关注的,似乎只有美国。不过,随着德国两大巨头双双出现危机,投资者或许不应该总是盯着美国,因为下一个垮的,很可能会是德国!

  

  1. 巴斯夫盈利预警,基金经理断言:这不是最后一家下调盈利预期的德企!

  7月9日,全球最大的化工集团(以收入衡量)巴斯夫(BASF)深夜发布的盈利预警令德国工业企业乃至整个欧洲股市都为之震动。

  当地时间周一,巴斯夫在其连夜发布的声明中,将其全年收益预期下调了30%。声明称,由于全球贸易及经济大环境的变化,该集团从用于汽车到农作物的一系列化工产品市场都在放缓,因此预计该集团的利息、税务及特殊项目将下降,而且这种情况在今年下半年恐怕无法改善。

  这一声明不只暴露了巴斯夫自身脆弱的状况,而且还将其同行、汽车制造业乃至德国经济拉下水。报告公布隔天,巴斯夫的股价下跌了6.5%,其竞争对手朗盛(Lanxess AG)、瓦克化学集团(Wacker Chemie)和Covestro AG的股价也受到拖累,后两者跌幅均达到约4%。美国最大的化工集团陶氏也下跌了1.5%。

  

  悲观情绪还在汽车行业蔓延,奔驰的制造商戴姆勒下跌了2%,欧洲斯托克600指数下跌0.7%,其中19个板块中有17个下跌,汽车零部件板块跌幅达到2%,跌幅比化工板块更大。

  巴斯夫的声明为何有这么大的威力?

  一方面,今年5月份,该集团的CEO马丁(Martin Brudermüller)曾对投资者保证,2019年该公司的利润和收入都将略有增长。因此,就算投资者早就认为该公司的收益可能会下跌,但是在这么乐观的保证之下,都无法料到其收益预期会突然下调30%。前后预期截然不同的对比放大了市场的恐慌,因此连其同行都无可避免地被拖累。

  另一方面,巴斯夫作为全球最大的化工巨头,客户遍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8000多种化工产品可以满足多个产业的需求。数据显示,该公司最大的供应用户分布在化工业,占该企业产值15%以上,汽车、能源和农业紧随其后,占比为约为10%至15%;建筑业的需求也不小,占比为5%至10%;另外,印刷、电子、化妆、医药、造纸、包装等占比约5%……

  

  作为全球这么多个行业的原料供应商,哪个行业不景气,巴斯夫可能是最为清楚的。因此,该企业指出汽车业原料需求下降,投资者当然不能不保持警惕。

  另外,有分析认为,德国国内市场占巴斯夫总收入的11%左右,而该国5月份订单大幅下滑可能也是迫使巴斯夫发布盈利预警的重要原因。如果巴斯夫这样的优质企业都已经收到全球经济放缓、尤其是德国经济状况的威胁,其他中小企业又怎么可能安然度过当前的''阵痛期''?正如联合投资(Union Investment)的基金经理阿恩(Arne Rautenberg)所说,巴斯夫不会是最后一家被迫下调收益预期的德国企业。

  如果说巴斯夫因为名气不够大而被无视,那么在其发出盈利预警前两天,德意志银行大裁员并退出全球股票业务这两大动作,则多多少少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2. 富可敌国的德银突然''断臂'',传言风险敞口高达43.5万亿欧元!

  提起全球金融巨鳄,一般人可能只会想起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等华尔街大投行,而很少会想起德银。

  但是事实上,德银却是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并且在全球十大外汇交易商中位列第一,市占率高达15.68%。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该行毫发无伤,2011年更是以2.16万亿欧元(约合2.43万亿美元)的资产超越法国巴黎银行,成为欧洲最大的银行。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德银正陷入困境,但最新的数据显示,该行的总资产规模仍高达1.77万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放在全球GDP排名中,德银的资产规模将超过加拿大,在全球经济体中排名第10,真是富可敌国了。

  对于德国来说,德银究竟有多重要呢?Payments Cards&Mobile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德银在德国主要银行的总资产中占比最高,达到19.12%,而位列第二的德国中央合作银行(DZ Bank)占比仅为6.52%。

  

  作为一个富可敌国的投行,德银在德国银行中占据压倒性优势地位并不令人意外。然而,这种大而不能倒的巨头,近期却做出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

  7月7日,德银忽然宣布,该行将从全球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中退出以缩减投行业务规模,从而将其成本压缩四分之一至170亿欧元;另外还将在2022年前裁员1.8万人。要知道,该行在全球的员工总数也仅有9.15万人,这相当于其每5名员工中就有一名会失业。而早在本周一,该行在亚洲业务的整个团队已经在其全球版图中''消失''了。

  这不只意味着又一全球金融巨鳄陨落,德银短期内挑战高盛、摩根士丹利等的雄心落空,而且似乎还印证了外界对德银风险敞口的传言。

  据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德银的年度报告称,截至2018年12月31日,德银的名义衍生品风险敞口(未加保护的风险)达到了43.5万亿欧元。这是什么概念呢?作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德国的GDP总量才3万亿欧元,而整个欧盟的GDP总量也只有14.6万亿欧元。

  

  不过,德银否认了这一说法。德银中国区负责人近期表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按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德银衍生工具的本金为3310亿欧元;而如果以净额口径计算,德银的衍生工具交易本金只有210亿欧元,而且该集团正在积极对冲这一风险敞口。

  这一说法似乎并不能说服投资者,因为即使是德银内部的人也未必就能确切地知道德银的风险敞口,就像当年雷曼兄弟倒闭之前,其内部人员也无法清楚值得其风险敞口一样。

  3.雷曼兄弟:从裁员到倒闭仅用了9个月!

  据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桥水公司的记载,雷曼兄弟破产时,其信贷违约互换的风险敞口已经达到4至6万亿美元,约占整个市场的8%,而此时仍没人知道其净敞口究竟有多大。

  值得注意的是,从雷曼兄弟开始出现危机的迹象到宣布破产,只经历了短短9个月的时间。而与德银一样,其危机最初的表现就是裁员。2008年3月份,这家美国第四大投行宣布裁员5300人,这就是该投行倒下的潜在迹象。

  然而,此时美联储刚好将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从偿付危机中救出。这令市场情绪十分乐观,投资者们相信美联储会在事态恶化时出手救市,因此并不将雷曼兄弟裁员一事放在心上。

  更何况,2008年第一财季雷曼兄弟的净利润为17亿美元,同比虽减少了31%,但是其每股收益却为0.81美元,高于预期的0.72美元。这一报告打消了投资者的疑虑,该公司2天累跌30%的股价,突然又上涨了46%。

  

  好景不长,当年4月份美国次贷市场形势继续恶化,雷曼兄弟自然无法逆转市场的形势。因此该企业到了''断臂''阶段,4月10日雷曼兄弟宣称,其旗下的3只基金已经进入清算阶段。在其资产负债表上,这3只基金价值为10亿美元,德银的分析师当时认为,这可以抵消雷曼兄弟第二季度高达20亿美元的损失。

  牺牲3只基金仍无济于事,6月初已经有消息称雷曼兄弟正在从美联储那里寻求紧急资金。然而,先后救下贝尔斯登、房利美和房地美的美联储,最终却决定不再出手救助雷曼兄弟。

  到了8月份,雷曼兄弟又出售了价值400亿美元资产以解决危机,但是显然这个问题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解决的。9月15日,总债务规模达到6130亿美元的雷曼兄弟正式申请破产,这才引发市场情绪的正式转变。

  当天美股下跌5%,金融业受到的冲击最大,银行和保险公司股价跌幅达到约10%,而其他行业也无一幸免,这宗美国史上最大的破产案,终于拉开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序幕。

  那么,德银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雷曼兄弟呢?目前大部分分析仍乐观地认为,雷曼兄弟是被美国次贷危机拖垮,而德银目前似乎并未面临什么足以将其拖垮的业务,因此认为德银成为下一个雷曼兄弟的说法言过其实。然而,从德国的经济状况上看,这种担忧其实不无道理。

  4.三大经济指标均爆冷,像极了2008年危机前的美国?

  数据显示,在德国两大巨头双双震动市场之前,德国的经济状况早已出现裂缝,与2008年美国关键经济数据相比更是凸显出这一点。

  

  (1)制造业萎缩

  ''今年6月德国制造业PMI终值仅为45,低于前值45.4,连续6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

  2008年5月美国ISM制造业PMI为49.6,低于前值48.6,连续5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

  

  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制造业增加值在德国GDP中占比要比美国高得多。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德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20.8%,而在美国去工业化前的1980年,这一比重仅为20.5%,2008年这一比重已经萎缩至12.3%。尽管如此,2008年美国制造业PMI持续恶化仍被视为其经济危机爆发的前兆。

  (2)失业率上升

  ''今年6月德国季调后失业率达到5%,失业总人数达到228.1万人,高于6月份的227.9万人;

  2008年4月起,美国失业率一路上升,到12月失业率已经从4月的5%上升到7.3%。''

  

  制造业萎缩的后果之一就是失业率上升。而不论对于哪个国家来说,当失业率持续上升时,经济必然受到重挫。因为失业率上升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口面临收入减少甚至是无收入的情况,此时他们消费必然将减少,从而导致国内制造业进一步萎缩,从而带来新一轮的裁员,失业率继续上升,从而出现经济上的恶性循环。

  (3)国内零售市场萎缩

  ''今年5月德国实际零售销售月率为-0.6%,连续3个月负增长;

  2008年8月份开始,美国零售销售月率增速开始下降,到12月份零售销售月率已经从7月的5.4%直线下跌至-7.6%。''

  如上所说,当失业率居高不下,甚至持续上涨的时候,国内的消费市场必然将萎缩,从而令经济陷入制造业萎缩——失业率上升——消费市场萎缩——制造业进一步萎缩的死循环中,最终拖垮经济增长。

  

  早在上个月13日,德国经济部就表示,全球贸易环境为该国依赖出口的工业部门带来严峻压力,因此德国第二季度GDP的前景依然黯淡。

  另外,6月份欧元区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录得-3.3,跟前值5.3相比急剧恶化,而其中德国投资者信心指数跌至-0.7,为2010年3月以来首次跌入''零下'',分析师休伯纳称,这很可能意味着经济衰退即将来临。另外,汽车制造业作为德国的关键产业,目前也处于日益严重的危机当中。

  更糟糕的是,不少经济学家都一致认为德国GDP增长前景黯淡。今年年初,经合组织(OECD)将德国GDP增速预期从1.6%下调至0.7%,随后德国Ifo经济研究所也将其增速大幅下调至0.6%;4月份IMF也预测今年德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0.8%,离衰退仅一步之遥。

  经济增长前景黯淡,制造业、零售、就业等数据均陷入疲软状态,投资者信心也持续恶化,如今包括德银、巴斯夫和戴姆勒等多个巨头又频频释放一些负面信号,一切都像极了2018年初经济危机爆发前的美国。

  

  5.危机爆发对中国有何影响?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那么,作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如果德国成为下一次全球经济危机的源头,那么对中国经济有哪些方面影响?中国又该如何应对呢?

  (1)对中国出口的影响

  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经连续3年蝉联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德双边贸易总额已经达到1993亿欧元(约合1.54万亿元人民币),中国是该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和第三大出口市场。2018年中国对德出口额高达1062亿欧元(约合8203亿元人民币)。

  

  国际贸易中心最新统计报告显示,德国在中国出口中占比为3.1%,是中国第6大出口市场,仅次于美国、香港、日本、韩国和越南。而如果德国经济陷入危机之中,中国对德出口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2)对中国投资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德国资产的吸引力似乎正在上升。《德国之声》援引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和美国咨询公司罗迪姆集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对欧盟的直接投资同比下降40%至174亿欧元这一4年最低水平,然而德国却成了例外。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对德国的投资同比增加了23.5%至21亿欧元,德国成为中资在欧洲的第二大''故乡''。

  与此同时,中国也成功得到德资的青睐。数据显示,2018年德国对华投资总额同比增长了79.3%至36.8亿美元,增速高于欧盟平均20%的增速。这意味着,一旦德国成为下一次危机的爆发地,除了流入德国的中资将成为潜在的受害者之外,德国现金流减少势必也会冲击到其对中国投资。

  对于这些潜在的危机,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呢?

  

  (1)提高中国产品竞争力,同时开辟新的市场。当经济危机来袭,德国人的消费势必将会减少,但是却非完全停止。因此,中国要想避免出口遭到经济危机的冲击,就必须提高产品的竞争力,生产出像华为5G设备那样物美价廉的产品,从而在其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同时,中国还应开辟新的市场,通过一些海外项目加强与其他经济体的合作,从而有效地分散对德国市场依赖的风险。

  (2)撤离部分资金以对冲风险,同时促进本国经济增长。目前德国经济即将进入衰退期,这意味着风险过高的资产可能已经不再适合投资,而将大量资金投入高风险的领域中也不太明智,因此投资者可能需要将部分资金撤离或投入避险资产中,以对冲风险。同时,要想继续吸引德资流入,中国需要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德国爆发危机中国将有可能会被视为避风港,从而吸引德资及其他国家的资金涌入。

  (3)减税降费,推动生产并扩大内需。目前中国的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贸驱动,这样的经济存在着一些先天的缺陷。从长期来看,内需更能维持国家经济稳定增长。因此,中国像今年年初一样,通过一系列减税降费利好措施来推动生产、创造就业,从而提高国内消费水平,降低经济对出口的依赖,从而进一步提高中国经济的韧性。

  巨头生产线转出美国、美国债务持续创新高、收益率早已倒挂、美联储降息信号明显……经济衰退的红灯频频在美国亮起,投资者也紧盯着美国经济,担忧其再次引爆经济危机。

  在这种情况下,德国化工巨头发布盈利预警被众人忽视,德意志银行大裁员并退出全球股票业务也只能博得人们的一点关注。人们真正关注的,似乎只有美国。不过,随着德国两大巨头双双出现危机,投资者或许不应该总是盯着美国,因为下一个垮的,很可能会是德国!

  

  1. 巴斯夫盈利预警,基金经理断言:这不是最后一家下调盈利预期的德企!

  7月9日,全球最大的化工集团(以收入衡量)巴斯夫(BASF)深夜发布的盈利预警令德国工业企业乃至整个欧洲股市都为之震动。

  当地时间周一,巴斯夫在其连夜发布的声明中,将其全年收益预期下调了30%。声明称,由于全球贸易及经济大环境的变化,该集团从用于汽车到农作物的一系列化工产品市场都在放缓,因此预计该集团的利息、税务及特殊项目将下降,而且这种情况在今年下半年恐怕无法改善。

  这一声明不只暴露了巴斯夫自身脆弱的状况,而且还将其同行、汽车制造业乃至德国经济拉下水。报告公布隔天,巴斯夫的股价下跌了6.5%,其竞争对手朗盛(Lanxess AG)、瓦克化学集团(Wacker Chemie)和Covestro AG的股价也受到拖累,后两者跌幅均达到约4%。美国最大的化工集团陶氏也下跌了1.5%。

  

  悲观情绪还在汽车行业蔓延,奔驰的制造商戴姆勒下跌了2%,欧洲斯托克600指数下跌0.7%,其中19个板块中有17个下跌,汽车零部件板块跌幅达到2%,跌幅比化工板块更大。

  巴斯夫的声明为何有这么大的威力?

  一方面,今年5月份,该集团的CEO马丁(Martin Brudermüller)曾对投资者保证,2019年该公司的利润和收入都将略有增长。因此,就算投资者早就认为该公司的收益可能会下跌,但是在这么乐观的保证之下,都无法料到其收益预期会突然下调30%。前后预期截然不同的对比放大了市场的恐慌,因此连其同行都无可避免地被拖累。

  另一方面,巴斯夫作为全球最大的化工巨头,客户遍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8000多种化工产品可以满足多个产业的需求。数据显示,该公司最大的供应用户分布在化工业,占该企业产值15%以上,汽车、能源和农业紧随其后,占比为约为10%至15%;建筑业的需求也不小,占比为5%至10%;另外,印刷、电子、化妆、医药、造纸、包装等占比约5%……

  

  作为全球这么多个行业的原料供应商,哪个行业不景气,巴斯夫可能是最为清楚的。因此,该企业指出汽车业原料需求下降,投资者当然不能不保持警惕。

  另外,有分析认为,德国国内市场占巴斯夫总收入的11%左右,而该国5月份订单大幅下滑可能也是迫使巴斯夫发布盈利预警的重要原因。如果巴斯夫这样的优质企业都已经收到全球经济放缓、尤其是德国经济状况的威胁,其他中小企业又怎么可能安然度过当前的''阵痛期''?正如联合投资(Union Investment)的基金经理阿恩(Arne Rautenberg)所说,巴斯夫不会是最后一家被迫下调收益预期的德国企业。

  如果说巴斯夫因为名气不够大而被无视,那么在其发出盈利预警前两天,德意志银行大裁员并退出全球股票业务这两大动作,则多多少少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2. 富可敌国的德银突然''断臂'',传言风险敞口高达43.5万亿欧元!

  提起全球金融巨鳄,一般人可能只会想起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等华尔街大投行,而很少会想起德银。

  但是事实上,德银却是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并且在全球十大外汇交易商中位列第一,市占率高达15.68%。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该行毫发无伤,2011年更是以2.16万亿欧元(约合2.43万亿美元)的资产超越法国巴黎银行,成为欧洲最大的银行。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管德银正陷入困境,但最新的数据显示,该行的总资产规模仍高达1.77万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呢?如果放在全球GDP排名中,德银的资产规模将超过加拿大,在全球经济体中排名第10,真是富可敌国了。

  对于德国来说,德银究竟有多重要呢?Payments Cards&Mobile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德银在德国主要银行的总资产中占比最高,达到19.12%,而位列第二的德国中央合作银行(DZ Bank)占比仅为6.52%。

  

  作为一个富可敌国的投行,德银在德国银行中占据压倒性优势地位并不令人意外。然而,这种大而不能倒的巨头,近期却做出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

  7月7日,德银忽然宣布,该行将从全球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中退出以缩减投行业务规模,从而将其成本压缩四分之一至170亿欧元;另外还将在2022年前裁员1.8万人。要知道,该行在全球的员工总数也仅有9.15万人,这相当于其每5名员工中就有一名会失业。而早在本周一,该行在亚洲业务的整个团队已经在其全球版图中''消失''了。

  这不只意味着又一全球金融巨鳄陨落,德银短期内挑战高盛、摩根士丹利等的雄心落空,而且似乎还印证了外界对德银风险敞口的传言。

  据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德银的年度报告称,截至2018年12月31日,德银的名义衍生品风险敞口(未加保护的风险)达到了43.5万亿欧元。这是什么概念呢?作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德国的GDP总量才3万亿欧元,而整个欧盟的GDP总量也只有14.6万亿欧元。

  

  不过,德银否认了这一说法。德银中国区负责人近期表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按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德银衍生工具的本金为3310亿欧元;而如果以净额口径计算,德银的衍生工具交易本金只有210亿欧元,而且该集团正在积极对冲这一风险敞口。

  这一说法似乎并不能说服投资者,因为即使是德银内部的人也未必就能确切地知道德银的风险敞口,就像当年雷曼兄弟倒闭之前,其内部人员也无法清楚值得其风险敞口一样。

  3.雷曼兄弟:从裁员到倒闭仅用了9个月!

  据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桥水公司的记载,雷曼兄弟破产时,其信贷违约互换的风险敞口已经达到4至6万亿美元,约占整个市场的8%,而此时仍没人知道其净敞口究竟有多大。

  值得注意的是,从雷曼兄弟开始出现危机的迹象到宣布破产,只经历了短短9个月的时间。而与德银一样,其危机最初的表现就是裁员。2008年3月份,这家美国第四大投行宣布裁员5300人,这就是该投行倒下的潜在迹象。

  然而,此时美联储刚好将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从偿付危机中救出。这令市场情绪十分乐观,投资者们相信美联储会在事态恶化时出手救市,因此并不将雷曼兄弟裁员一事放在心上。

  更何况,2008年第一财季雷曼兄弟的净利润为17亿美元,同比虽减少了31%,但是其每股收益却为0.81美元,高于预期的0.72美元。这一报告打消了投资者的疑虑,该公司2天累跌30%的股价,突然又上涨了46%。

  

  好景不长,当年4月份美国次贷市场形势继续恶化,雷曼兄弟自然无法逆转市场的形势。因此该企业到了''断臂''阶段,4月10日雷曼兄弟宣称,其旗下的3只基金已经进入清算阶段。在其资产负债表上,这3只基金价值为10亿美元,德银的分析师当时认为,这可以抵消雷曼兄弟第二季度高达20亿美元的损失。

  牺牲3只基金仍无济于事,6月初已经有消息称雷曼兄弟正在从美联储那里寻求紧急资金。然而,先后救下贝尔斯登、房利美和房地美的美联储,最终却决定不再出手救助雷曼兄弟。

  到了8月份,雷曼兄弟又出售了价值400亿美元资产以解决危机,但是显然这个问题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解决的。9月15日,总债务规模达到6130亿美元的雷曼兄弟正式申请破产,这才引发市场情绪的正式转变。

  当天美股下跌5%,金融业受到的冲击最大,银行和保险公司股价跌幅达到约10%,而其他行业也无一幸免,这宗美国史上最大的破产案,终于拉开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序幕。

  那么,德银是否会成为下一个雷曼兄弟呢?目前大部分分析仍乐观地认为,雷曼兄弟是被美国次贷危机拖垮,而德银目前似乎并未面临什么足以将其拖垮的业务,因此认为德银成为下一个雷曼兄弟的说法言过其实。然而,从德国的经济状况上看,这种担忧其实不无道理。

  4.三大经济指标均爆冷,像极了2008年危机前的美国?

  数据显示,在德国两大巨头双双震动市场之前,德国的经济状况早已出现裂缝,与2008年美国关键经济数据相比更是凸显出这一点。

  

  (1)制造业萎缩

  ''今年6月德国制造业PMI终值仅为45,低于前值45.4,连续6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

  2008年5月美国ISM制造业PMI为49.6,低于前值48.6,连续5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

  

  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制造业增加值在德国GDP中占比要比美国高得多。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德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20.8%,而在美国去工业化前的1980年,这一比重仅为20.5%,2008年这一比重已经萎缩至12.3%。尽管如此,2008年美国制造业PMI持续恶化仍被视为其经济危机爆发的前兆。

  (2)失业率上升

  ''今年6月德国季调后失业率达到5%,失业总人数达到228.1万人,高于6月份的227.9万人;

  2008年4月起,美国失业率一路上升,到12月失业率已经从4月的5%上升到7.3%。''

  

  制造业萎缩的后果之一就是失业率上升。而不论对于哪个国家来说,当失业率持续上升时,经济必然受到重挫。因为失业率上升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口面临收入减少甚至是无收入的情况,此时他们消费必然将减少,从而导致国内制造业进一步萎缩,从而带来新一轮的裁员,失业率继续上升,从而出现经济上的恶性循环。

  (3)国内零售市场萎缩

  ''今年5月德国实际零售销售月率为-0.6%,连续3个月负增长;

  2008年8月份开始,美国零售销售月率增速开始下降,到12月份零售销售月率已经从7月的5.4%直线下跌至-7.6%。''

  如上所说,当失业率居高不下,甚至持续上涨的时候,国内的消费市场必然将萎缩,从而令经济陷入制造业萎缩——失业率上升——消费市场萎缩——制造业进一步萎缩的死循环中,最终拖垮经济增长。

  

  早在上个月13日,德国经济部就表示,全球贸易环境为该国依赖出口的工业部门带来严峻压力,因此德国第二季度GDP的前景依然黯淡。

  另外,6月份欧元区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录得-3.3,跟前值5.3相比急剧恶化,而其中德国投资者信心指数跌至-0.7,为2010年3月以来首次跌入''零下'',分析师休伯纳称,这很可能意味着经济衰退即将来临。另外,汽车制造业作为德国的关键产业,目前也处于日益严重的危机当中。

  更糟糕的是,不少经济学家都一致认为德国GDP增长前景黯淡。今年年初,经合组织(OECD)将德国GDP增速预期从1.6%下调至0.7%,随后德国Ifo经济研究所也将其增速大幅下调至0.6%;4月份IMF也预测今年德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0.8%,离衰退仅一步之遥。

  经济增长前景黯淡,制造业、零售、就业等数据均陷入疲软状态,投资者信心也持续恶化,如今包括德银、巴斯夫和戴姆勒等多个巨头又频频释放一些负面信号,一切都像极了2018年初经济危机爆发前的美国。

  

  5.危机爆发对中国有何影响?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那么,作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如果德国成为下一次全球经济危机的源头,那么对中国经济有哪些方面影响?中国又该如何应对呢?

  (1)对中国出口的影响

  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经连续3年蝉联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德双边贸易总额已经达到1993亿欧元(约合1.54万亿元人民币),中国是该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和第三大出口市场。2018年中国对德出口额高达1062亿欧元(约合8203亿元人民币)。

  

  国际贸易中心最新统计报告显示,德国在中国出口中占比为3.1%,是中国第6大出口市场,仅次于美国、香港、日本、韩国和越南。而如果德国经济陷入危机之中,中国对德出口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2)对中国投资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德国资产的吸引力似乎正在上升。《德国之声》援引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和美国咨询公司罗迪姆集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对欧盟的直接投资同比下降40%至174亿欧元这一4年最低水平,然而德国却成了例外。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对德国的投资同比增加了23.5%至21亿欧元,德国成为中资在欧洲的第二大''故乡''。

  与此同时,中国也成功得到德资的青睐。数据显示,2018年德国对华投资总额同比增长了79.3%至36.8亿美元,增速高于欧盟平均20%的增速。这意味着,一旦德国成为下一次危机的爆发地,除了流入德国的中资将成为潜在的受害者之外,德国现金流减少势必也会冲击到其对中国投资。

  对于这些潜在的危机,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呢?

  

  (1)提高中国产品竞争力,同时开辟新的市场。当经济危机来袭,德国人的消费势必将会减少,但是却非完全停止。因此,中国要想避免出口遭到经济危机的冲击,就必须提高产品的竞争力,生产出像华为5G设备那样物美价廉的产品,从而在其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同时,中国还应开辟新的市场,通过一些海外项目加强与其他经济体的合作,从而有效地分散对德国市场依赖的风险。

  (2)撤离部分资金以对冲风险,同时促进本国经济增长。目前德国经济即将进入衰退期,这意味着风险过高的资产可能已经不再适合投资,而将大量资金投入高风险的领域中也不太明智,因此投资者可能需要将部分资金撤离或投入避险资产中,以对冲风险。同时,要想继续吸引德资流入,中国需要促进经济稳定增长。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德国爆发危机中国将有可能会被视为避风港,从而吸引德资及其他国家的资金涌入。

  (3)减税降费,推动生产并扩大内需。目前中国的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贸驱动,这样的经济存在着一些先天的缺陷。从长期来看,内需更能维持国家经济稳定增长。因此,中国像今年年初一样,通过一系列减税降费利好措施来推动生产、创造就业,从而提高国内消费水平,降低经济对出口的依赖,从而进一步提高中国经济的韧性。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