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济南琵琶山,诉说着泉城历史上那屈辱悲壮的一幕

www.zsctrip.com2019-09-01

  2019 齐鲁壹点

  文|施永庆

  在我眼里,琵琶山是一座悲怆的墓碑。

  日军侵华期间,犯下了滔天罪行。

  在济南槐荫区南辛庄西街琵琶山下,有个“万人坑”遗址,诉说着泉城历史上那屈辱悲壮的一幕。

  我是从济南市试验机厂大门进入的。

  穿过大门两侧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四层办公楼,举目望去,厂区充斥着艺术招生、快递公司、篮球训练营等众多招牌,连同破旧的厂房、无序的广告、乱放的杂物,让人感觉格外地别扭。

  但琵琶山在哪里?

  没有任何标记,也没有任何指引,我一时有些迷茫。

  据史料记载,1940年至1945年,日军华北支那方面军所辖第十二军、四十三军“济南军法会议”在西郊琵琶山下设立杀人魔窟,专门用于屠杀抗日军民、爱国人士。

  特别是在1941年至1943年间,几乎每隔一天,宪兵队、特务机关和部队就要来此屠杀和虐杀。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尸骨层层叠盖,形成了如同人间地狱的“万人坑”。

  经人指点,才看到厂区北部一片略高于周围建筑的树林,这便是琵琶山了。

  不经介绍,大概谁也不会想到这片矮矮的土坡居然是一座山。

  山体西侧,是一家打着巨幅招牌的龙虾馆。

  东侧,是个体户制作铝型材的车间。

  山上盖满了房子,据说是原厂区宿舍,将山体遮盖得严严实实。

  好在有一排台阶,引导我走了过去。

  没几步就看见一座一米多高的石碑,以花岗岩为基,上书“琵琶山万人坑纪念碑”,为济南试验机厂于1990年12月19日建立,碑后为建碑捐资的企业和个人名单。

  石碑正面的碑记,由著名学者徐北文撰文,叙述了万人坑由来,发现过程及立碑原因。

  “我数以千百计抗日军民先后被日军第十二及继驻之四十三军残害虐杀于此。尸体枕藉,层累迭加,白骨蔽野,一任乌啄犬噬……”

  370余字的碑文简要通脱,文情并茂,读后悲愤之情油然而生。

  在厂区大门右侧办公楼后,一排巨大的雪松下面,废弃小公园的荒草丛中,我找到了一块与纪念碑同等规制,高约半米的石碑,上书“琵琶山万人坑遗址”。

  这大概就是万人坑的中心位置。

  如碑文所载,1954年底至1955年初,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会同有关部门,历时4个多月,发掘8个尸坑,共取出完整尸骨746具。

  检查发现,死因多种多样,包括枪毙、锐器、钝器、犬咬、颅骨粉碎及活埋等。

  那么万人坑有多大呢?

  未确定的尸骨又有多少?

  没有明确数据。

  1990年,在万人坑上建起了试验机厂的办公楼,便是我身边这座破旧的老楼。

  其时,夏日炎炎,杂草丛生,藤蔓葳蕤,合抱的老松荫蔽着这块血迹不显的土地,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翻检文史笔记,日军侵占济南期间建立众多军事和特务机构,目前还存有众多遗址。

  “731”这个词,以无麻醉活体解剖、冻伤试验、鼠疫实验、人与马血互换、活体解剖胎儿等魔鬼手段,成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反人类罪行的代名词。

  在济南经五路纬九路往南原省物资局员工宿舍,为“北支那防疫给水部济南派遣支队”驻地,是“731”细菌部队的分部;

  经二路162号邮政大楼曾为日军济南司令部;

  天桥区堤口路91号(原济南第六职业中专)院内有“新华院”,是日军在山东设立的关押中国战俘的集中营;

  另外还有诸多“梅花公馆”“鲁仁公馆”“朝阳公馆”“梨花公馆”“鲁安公馆”等日本特务机关,遍布泉城大街小巷,它们的罪恶,“万人坑”的尸骨可以作证。

  当时流行这样的话:

  “新华院——阎王殿,病号房——鬼门关,抛尸处——万人坑”。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遗址在时间流逝中正在慢慢消失,或已经消失,没有人知道这些地方曾经发生过多么丑恶而惨绝人寰的罪行。

  日军两次侵占济南,犯下最大的罪恶就是“五三惨案”。

  “此耳此鼻,此仇此耻,呜呼,泰山之下血未止”,身为民国外交官的蔡公时尚且被割鼻挖耳,在琵琶山下这座杀人魔窟中,普通民众和抗日志士身受何种非人间的折磨,便可想而知了。

  1952年,几家私营企业在此合并成股份公司,经历了公私合营和国有化之后,成为济南试验机厂的前身。

  1954年发掘后,受条件所限,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

  1990年,试验机厂在万人坑上建起办公楼,破坏了原址,仅立起了两块石碑。

  琵琶山上也逐渐盖起了房子。

  2013年,“济南万人坑纪念碑丢失,日本老兵欲祭奠赎罪不见碑”“济南万人坑将被夷平兴建楼盘”等诸多消息在网上持续发酵,引起广泛关注。

  现在,原试验机厂因经营不善倒闭,厂区被众多企业分租使用,遗址保护面临着令人尴尬的局面……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国难毋忘,痛史当记”。

  徐北文先生所撰碑记上的话语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2018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将每年9月30日定为烈士纪念日,国家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举行纪念仪式,缅怀英雄烈士。

  济南亦有相应纪念活动,每逢“五三”便有全城警报拉响。

  但是,我觉得,这还不够,作为一个城市的记忆,不能只有荣耀和辉煌,同样,也要记住每一个曾经的耻辱和伤痛。

  济南,有着众多日军侵略遗址的地方,我们能够回避甚至忘却这段屈辱的历史吗?

  回程时,我沿着被城市淹没的琵琶山走了一圈。

  在山的北麓,众多建筑与高楼围城的空隙间,我看到了裸露出来的山根,有着山石特有的棱角和线条,被风雨击打过的痕迹历历分明。

  这才是山,纵然已经立起了死亡的墓碑,但它的风骨永远不灭。

  文|施永庆

  在我眼里,琵琶山是一座悲怆的墓碑。

  日军侵华期间,犯下了滔天罪行。

  在济南槐荫区南辛庄西街琵琶山下,有个“万人坑”遗址,诉说着泉城历史上那屈辱悲壮的一幕。

  我是从济南市试验机厂大门进入的。

  穿过大门两侧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四层办公楼,举目望去,厂区充斥着艺术招生、快递公司、篮球训练营等众多招牌,连同破旧的厂房、无序的广告、乱放的杂物,让人感觉格外地别扭。

  但琵琶山在哪里?

  没有任何标记,也没有任何指引,我一时有些迷茫。

  据史料记载,1940年至1945年,日军华北支那方面军所辖第十二军、四十三军“济南军法会议”在西郊琵琶山下设立杀人魔窟,专门用于屠杀抗日军民、爱国人士。

  特别是在1941年至1943年间,几乎每隔一天,宪兵队、特务机关和部队就要来此屠杀和虐杀。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尸骨层层叠盖,形成了如同人间地狱的“万人坑”。

  经人指点,才看到厂区北部一片略高于周围建筑的树林,这便是琵琶山了。

  不经介绍,大概谁也不会想到这片矮矮的土坡居然是一座山。

  山体西侧,是一家打着巨幅招牌的龙虾馆。

  东侧,是个体户制作铝型材的车间。

  山上盖满了房子,据说是原厂区宿舍,将山体遮盖得严严实实。

  好在有一排台阶,引导我走了过去。

  没几步就看见一座一米多高的石碑,以花岗岩为基,上书“琵琶山万人坑纪念碑”,为济南试验机厂于1990年12月19日建立,碑后为建碑捐资的企业和个人名单。

  石碑正面的碑记,由著名学者徐北文撰文,叙述了万人坑由来,发现过程及立碑原因。

  “我数以千百计抗日军民先后被日军第十二及继驻之四十三军残害虐杀于此。尸体枕藉,层累迭加,白骨蔽野,一任乌啄犬噬……”

  370余字的碑文简要通脱,文情并茂,读后悲愤之情油然而生。

  在厂区大门右侧办公楼后,一排巨大的雪松下面,废弃小公园的荒草丛中,我找到了一块与纪念碑同等规制,高约半米的石碑,上书“琵琶山万人坑遗址”。

  这大概就是万人坑的中心位置。

  如碑文所载,1954年底至1955年初,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会同有关部门,历时4个多月,发掘8个尸坑,共取出完整尸骨746具。

  检查发现,死因多种多样,包括枪毙、锐器、钝器、犬咬、颅骨粉碎及活埋等。

  那么万人坑有多大呢?

  未确定的尸骨又有多少?

  没有明确数据。

  1990年,在万人坑上建起了试验机厂的办公楼,便是我身边这座破旧的老楼。

  其时,夏日炎炎,杂草丛生,藤蔓葳蕤,合抱的老松荫蔽着这块血迹不显的土地,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翻检文史笔记,日军侵占济南期间建立众多军事和特务机构,目前还存有众多遗址。

  “731”这个词,以无麻醉活体解剖、冻伤试验、鼠疫实验、人与马血互换、活体解剖胎儿等魔鬼手段,成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反人类罪行的代名词。

  在济南经五路纬九路往南原省物资局员工宿舍,为“北支那防疫给水部济南派遣支队”驻地,是“731”细菌部队的分部;

  经二路162号邮政大楼曾为日军济南司令部;

  天桥区堤口路91号(原济南第六职业中专)院内有“新华院”,是日军在山东设立的关押中国战俘的集中营;

  另外还有诸多“梅花公馆”“鲁仁公馆”“朝阳公馆”“梨花公馆”“鲁安公馆”等日本特务机关,遍布泉城大街小巷,它们的罪恶,“万人坑”的尸骨可以作证。

  当时流行这样的话:

  “新华院——阎王殿,病号房——鬼门关,抛尸处——万人坑”。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遗址在时间流逝中正在慢慢消失,或已经消失,没有人知道这些地方曾经发生过多么丑恶而惨绝人寰的罪行。

  日军两次侵占济南,犯下最大的罪恶就是“五三惨案”。

  “此耳此鼻,此仇此耻,呜呼,泰山之下血未止”,身为民国外交官的蔡公时尚且被割鼻挖耳,在琵琶山下这座杀人魔窟中,普通民众和抗日志士身受何种非人间的折磨,便可想而知了。

  1952年,几家私营企业在此合并成股份公司,经历了公私合营和国有化之后,成为济南试验机厂的前身。

  1954年发掘后,受条件所限,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

  1990年,试验机厂在万人坑上建起办公楼,破坏了原址,仅立起了两块石碑。

  琵琶山上也逐渐盖起了房子。

  2013年,“济南万人坑纪念碑丢失,日本老兵欲祭奠赎罪不见碑”“济南万人坑将被夷平兴建楼盘”等诸多消息在网上持续发酵,引起广泛关注。

  现在,原试验机厂因经营不善倒闭,厂区被众多企业分租使用,遗址保护面临着令人尴尬的局面……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国难毋忘,痛史当记”。

  徐北文先生所撰碑记上的话语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2018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将每年9月30日定为烈士纪念日,国家在首都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举行纪念仪式,缅怀英雄烈士。

  济南亦有相应纪念活动,每逢“五三”便有全城警报拉响。

  但是,我觉得,这还不够,作为一个城市的记忆,不能只有荣耀和辉煌,同样,也要记住每一个曾经的耻辱和伤痛。

  济南,有着众多日军侵略遗址的地方,我们能够回避甚至忘却这段屈辱的历史吗?

  回程时,我沿着被城市淹没的琵琶山走了一圈。

  在山的北麓,众多建筑与高楼围城的空隙间,我看到了裸露出来的山根,有着山石特有的棱角和线条,被风雨击打过的痕迹历历分明。

  这才是山,纵然已经立起了死亡的墓碑,但它的风骨永远不灭。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