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www.zsctrip.com2019-08-20

朝鲜时代是家训编撰最活跃的一个时期,出现了很多著名的家训文本,如《会峡家训》、《内范》、《泰村先生遗训》、《松岩先生家箴》、《愚伏先生训子帖》等等,这些文本都无不体现了儒学对它们的影响,以及朝鲜朝对儒学的继承与发展。

此等盛况的形成与发展绝非偶然,这与当时朝鲜李氏王朝将儒学定位为国学以及中国儒学丛书,特别是宋代家训的大量传入东临半岛这一特殊的历史背景密切相关。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李氏朝鲜时期深受中国儒家思想的影响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何为“家训”?

“训”,在许慎的《说文解字》中解释为“说教也”。在段玉裁的《说文解字注》中就进一步解释道:“说教者,说释而教之,必顺其理”。《辞源》里给“家训”定义为:“家训居家之道,以垂训子孙者”。

家训是关于家庭成员的行为规范、责任义务、生活目标,以及家庭基本关系和组织形式等方面的规定。家训名称各异,内容多样,但其为家庭创规设制的目的,及表达立训者治家理念的基本特点是相同的。因此,家训又被称为家范、家规、家道、家法、家风等等。

朝鲜时期家训中的核心思想就是儒家文化。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我国自古就重视家训教育

在朝鲜时期社会中儒家思想作为主流形态能够在人们的思想道德领域中确立根深蒂固的统治地位,除了它本身适应了当地统治者们的需要和融合了民众的习俗外,对它大力的宣扬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在古代朝鲜半岛社会里,家族是仅次于国家机器而存在的权利系统,对当时社会发展和政治生活起着重要的作用。而家训文化作为朝鲜时期家庭教育的主要方式之一,其是以儒学为主题的社会意识形态在家庭领域和家庭关系上的体现,是传统朝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不仅成为家庭成员的行为准则,而且可以形成一个家庭的家风。

朝鲜时代的家训也成为在朝鲜朝普及儒家文化的重要途径。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儒家文化源远流长

李氏朝鲜总结前朝衰亡原因

1392 年,李成桂篡夺高丽王氏政权,建立朝鲜王国。为了使新王朝能够长治久安,必定要借鉴前朝衰亡的原因。当朝的士大夫们认为高丽王朝之所以会衰败,很大原因在于不重儒道而迷信佛教。

佛教是在公元四世纪后半叶传入朝鲜半岛的,当时正是高句丽、新罗以及百济并存的“三韩时代”。

高丽朝以佛教为国教加以尊奉,在高丽朝的前期和中期,儒教和佛教互为表里,相得益彰。儒家注重现实生活,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佛家则是超然物外,关心来世,追求心灵的境界。

但是到了高丽后期,佛教界日渐腐败,寺刹兼并土地,奸僧跋扈朝野,日营豪华生活,骄奢淫逸,干政乱朝。甚至在 1252 年,蒙古大军压境时高丽的第23 任国王高宗王,仍然沉溺于佛事活动,而荒芜政事。

一面是蒙古大军压境,一面高宗又是只知道巡幸寺院,大摆道场。遗憾的是,佛祖菩萨没有能够帮助他赶走蒙古兵,在 1259 年初夏的时候,高宗只好“遣太子倎奉表如蒙古”。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朝鲜五大佛教寺院之一:普贤寺

但这种耻辱的经验,并没有让高丽的王室和大臣们痛感佞佛的祸害,依然大兴佛教。

虽然在14世纪下半叶,即高丽王朝末期,有儒学士大夫如郑道传、李齐贤、李谷及其子李穑等看到了高丽王朝体制的全面崩坏,而佛教寺院拥有巨大的经济力和劳动力,成为侵害国家经济和国家制度的主要原凶,于是兴起了排佛之论。但为时已晚,高丽王朝已经穷途末路,最终被李氏朝鲜所取代。

所以,朝鲜王朝从李太祖到太宗国王,吸取高丽作为“佛教王朝”佞佛亡国的教训,而要把朝鲜王朝建造成为一个“儒教王朝”。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李成桂推翻高丽王朝,自立为王

这样的建国理念被当时的士大夫们所接受,故在朝鲜时代的家训中就多有教育家人不可崇佛的言论,如,“后世有为巫瞽、祈禳、僧佛、斋箓之事者,非吾子孙也……吾子孙有为此等事者,男则杖于庙而不齿,子孙妇则告庙而黜之,女则不许拜庙可也”,可见在当时士大夫家训中就明确指出:家族中有崇佛之人必将受到家法的严惩。

还有些家训就表明以前崇佛是因为人们认识力底下,没有礼教的管束,才形成的愚昧行为,如“古之始死,有天堂地狱之说。而信浮屠、作佛事。至于宋朝,礼教渐明。故有诸贤之戒,而不复作佛事。我东之礼尤明,故不闻有此习”。

还有些士大夫是看到了佛教已经变质,佛教界的腐败,所以不许家里人信奉佛教,如“今之风俗愚人执迷过信者多,不履当然之善务,纵务容妻女随众诵经,妄求福利,及不审子女衷心。如果虔恪遂舍剃为僧尼,尤恐自非夙缘,知心性易边多致反生乖丑”。可见这种“崇儒排佛”的立国纲领在朝鲜时代已经完全的深入到百姓的心中。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朝鲜时代也深受程朱理学的影响

新王朝重新构建社会秩序

其实李氏王朝的开国国王李成桂并不是一个坚定的排佛份子,他虽然不像高丽太祖在《十训》中要求子孙“创禅教寺院,差遣主持”那样崇佛,但他作为一个具有巨大野心的政治家,他也多次利用佛教故事为自己改朝换代做“理论”上的铺垫。

但在当时国内外的形势下,以及政权初建后要维持家天下的要求,都使李成桂认识到只有提倡孔孟之道,朝鲜半岛的局面才可以被掌握并维持下去。因此李氏朝鲜跟王氏高丽的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开国时就将国策定位为“崇儒排佛”。

虽然在李朝500多年的历史中对佛教的态度有时反对,有时抑制,有时又是比较容忍的,但对儒家的态度却始终是支持,并大力提倡。

定下这一国策与李成桂的建国手段是有着很大关系的。李成桂是高丽王朝的重臣,却最终篡夺了王位。他知道如果不改弦易辙,大搞三纲五常之道,将儒学“君臣父子”之道深入人心,李氏政权可能随时被不守“义分”、“非礼”的大臣所篡夺。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李氏朝鲜时代,开始崇儒排佛

他有这样的一个逻辑:由于前朝不讲三纲五常之道,所以会导致大臣们的篡权行为。现在本朝开始推行三纲五常,任何敢窥伺李氏政权的人都是不忠不孝,是大逆不道,破坏礼制,是为人不齿的行为。

也就是说,朝鲜朝利用儒学来构建一个崭新的社会秩序,以维护李氏的统治。

如何构建这个新秩序呢?

第一,国家法律、社会制度和公众舆论都必须一致肯定三纲五常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第二,由于社会长期的教化作用,三纲五常深入人心,构成了朝鲜朝人民人格系统及精神世界的重要内容,人们将遵守三纲五常看作是日常的行为规范。这样每个人才能尽自己的本分,即朝鲜人所喜闻乐道的“义分”。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在古代社会,每一个阶层都有属于自己的规则

这是个怎样的秩序呢?

李氏王朝按照孔子在《大学》里所构建的理想社会来建设新王朝的社会秩序,即“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即在“天下”、“国”、“家”三个舞台上,每个人都应该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为人君的,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本分来相应行事,才不会成为一个暴君,如恭愍王、辛禑王。由于暴君不守三纲五常,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义分,这就可以给他的大臣和百姓以不守义分为理由给罢免,甚至被后者篡位夺权。

为臣子的,应该效忠君王。至于普通的平民百姓,应该埋首苦干,缴租纳税以及承担国家所要求的各种义务。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古代学子谨守三纲五常

明朝时期儒学典籍的大量东传

中国的汉籍传入朝鲜半岛,可谓由来已久。

在西周时期,箕子率中国五千人入朝鲜,因而也有将诗书礼乐、医巫阴阳之书一并带去的说法。虽然现在无法考证,但其仰慕中国的汉风唐韵,“俗爱书籍”,至少从新罗、高句丽和百济的三国时代,诸子百家尤其是儒家经典以及史部和集部的许多著作已传入朝鲜半岛,并产生重要影响,这是毋庸置疑的。

李氏朝鲜自从李成桂篡权成功之日起,就立刻派遣使者去明朝,请求明朝册封,以使其地位得到合法化。

朝鲜立国的各项制度都是仿照明王朝建立的,并沿用了早在高丽时期已经实施的科举制度,考试内容皆出自中国的儒家经典著作,这就需要大量的汉文典籍作为参照和指导。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明朝建国之初,朱元璋划定十五个不征之国,朝鲜居首

而且对于政府来说,为了加强并加速对纲常建设,也急于引进中华文化,这也是收拾高丽王朝留下来的烂摊子的一个重要举措。

明代儒学典籍的东传渠道主要的途径是明朝廷向李氏朝鲜的赐书。比如:明永乐元年,赐《元史》、《春秋会通》、《真西山读书记》、《朱子全书》各一部;明宣德元年,赐《五经》、《四书》、《性理大全》、《通鉴纲目》各一部;明宣德十年,赐《资治通鉴》、《历代笔记》、《宋史》;明成化十一年,赐《新增纲目》、《名臣言行录》、《新增本草》、《辽史》、《金史》……

同时,中华书籍流入东国的途径也包括朝鲜使臣和商人来中国购买图书,在姜绍书的《韵石斋笔谈》卷上载:“朝鲜国人最好书,凡使臣入贡,限五六人,或旧典,或新书,或稗官小说,在彼所缺者,日出市中,各写书目,逢人遍问,不惜重直购回,故彼国反有异书藏本也”。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奎章阁藏书

所以朝鲜朝时的中国藏书数量巨大,主要分为三种:王室藏书、地方藏书、私人藏书。

王室所藏的儒家经典较为丰富和集中,其中值得称道便是奎章阁、内阁访、西库、宝文阁和承华楼所藏有儒学经典著作。

奎章阁所藏儒家典籍主要分成五大类,总经类有十五种;礼类共十种;四书类十五种;小学类有二十种;儒家类为四十七种。

内阁访里经史类有一百零六种。

西库藏有经书类五十九种;儒家类三十九种。

宝文阁藏分为三类,经部有书十四种;小学类藏书十一种;子部有书十一种。

承华楼的经类共二十一种。

还有一些儒学典籍我们则可通过一些地方书目来了解,如庆尚道册板、诸道册板录、完营册板目录、镂板考、各道册板目录、庆州府校院书册目录、岭南各邑校院书目录。还有私人藏书书目,如海东文献总录、洪氏读书目、清芬室书目等等。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古代朝鲜藏书

李氏朝鲜时期,不仅多次请求明政府赐书,而且在本国也多次刊印儒学经典,这也有利于儒学在朝鲜社会的传播,进一步发展纲常礼教,并使之内化于整个朝鲜社会。在朝鲜时代的家训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儒学的经典著作带给朝鲜朝基层社会的影响:

如说明一个家族家长的责任以及正家的必要时,朝鲜朝的士大夫就引用《诗经》中的话语:“《诗》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在教育妇女时也借用《易经》、《礼记》、《中庸》等多部著作:“《易》曰:‘家人利女贞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易》曰:“闲有家悔亡,妇子嘻嘻终吝’……《礼记》曰:‘礼始于谨夫妇。”《中庸》曰:“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等等。

同时,由于朝鲜朝时期发生了多次的士祸,如戊午士祸、甲子士祸、乙卯士祸等。特别是在乙卯士祸中,随着赵光祖政治乌托邦主义的衰落,朝鲜儒学家们的政治活动遭到了致命的打击,他们便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内在的自我修养和治理家庭上,这也导致了李氏朝鲜时代家训的大量产生。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受中国古代儒家思想的影响,朝鲜女性都谨守礼仪

儒学作为朝鲜时代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思想学说,由于它的博大精深及玄奥隐秘,就一般的百姓所具备的有限的文化水平是难以进行阅读和理解的,所以就更难以应用于日常生活中。而朝鲜时代的士大夫们将儒学思想融入于家训中,这就成为儒学向当地民间的深入架设起了一座桥梁

朝鲜时期家训就是以俗文化的形式来传播雅文化的内容,宣扬的基本上都是儒家文化中的伦理道德,并把它贯彻于家庭生活的一切言行之中。

其中最显著的表现是许多家训中直接从儒家经典中抄录大量语录来作为家庭成员遵守的行为准则。家训多用通俗的语言,向家庭成员灌输儒家的忠孝节义、中庸之道、经邦济世、交友接物等思想。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儒家思想影响至深

这些家训,不但详细阐述了儒家的思想原则,而且还往往配以相应的例证,使儒家思想学说的经义变得更加生动易懂,有利于家庭成员的接受。这就使得儒学真正走入朝鲜半岛的千家万户,并成为当地人们修身齐家治国的准则。

何劲松 《韩国佛教史》

吴晗 《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

姜绍书 《韵石斋笔谈》

栗谷 《栗谷先生全书》

姜德后 《愚谷先生训子格言》


李氏朝鲜时代为何热衷于编撰家训?有这三方面的原因

朝鲜时代的家训编撰热潮,朝鲜:我们是儒学粉!

更多精彩请关注“木子君侃史”,如有不足之处还请批评指正,敬请留言,必定认真回复!谢谢!

文中图片均来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