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525)

www.zsctrip.com2019-08-28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二十章

  ? ? ? ? ? ? ? ? ? ? ? 师文静低格求爱事

  ? ? ? ? ? ? ? ? ? ? ? 林新成动情劝大姐

  ? ? ? ? ? ? ? ? ? ? ? ? ? ? 4

  一会儿,师文静又拐了回来,走进门口的卫生间,拿了一把雨伞还要走,林新成条件反射的问道:“大姐,下雨了吗?"

  师文静没有回答他,拿着雨伞下楼了。

  林新成听了听,从窗户和楼梯处传来的声音,不但下雨了,而且下的还不小,而且还有风。刚才,大姐只顾用情说他只顾用心听,竟然沒有听到。

  这里离报社近五百米了,下这么大的雨还刮着风,大姐打着伞有什么用,到报社了还不淋得象落汤鸡一样?才刚入农历二月,夜间还是比较冷的,雨会更凉,大姐要冻病的。

  林新成知道自己惹恼了大姐,如果不是下雨,就由她而去,现在下雨了,大姐淋病了,自己更有罪过,必须把大姐撵过来。她如果以自己没有接受她而拒绝回来,自己不妨就答应她,再做一回出格的事。

  林新成忽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出门外,冲下楼梯。

  一走出楼梯,就感觉到了风雨的威力,雨下的犹如瓢泼盆倒,冷风一吹,象箭一样倾射身上。因来时林新成没有住下的思想准备,里边没有穿绒衣绒裤,象平时白天一样,外衣内只穿了衬衣秋裤,所以马上就感觉到淋透了。

  由于天黑,已经看不见了师文静的身影,林新成只管往风雨里冲,在拐到楼房西头时,他撵上了师文静,从后面双手搂住了她,急促的说道:“大姐,雨下这么大,又刮着风,你打个伞有什么用?"

  师文静并不搭理林新成,还要挣扎着往前走,林新成又说道:“大姐,这才进农历二月,雨水还凉的入骨,你要淋病的。天又这么黑,你还会摔倒的。你摔伤了没有人知道,在风雨里躺一夜冻一夜还会有命吗?要是那样,我怎样向二姐交待?怎样向广播站交待?"

  师文静冷冷的说:“你又不接受我的提议,咱俩个住一个屋子合适吗?"

  林新成带着哭腔大动感情的说道:“大姐,我知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痛苦,我一不憨二不傻。可是姐,你也得为我想一想呀,我是有妻子有女儿的人,我和我妻子恩爱非常,哥妹相称,我们无论怎样保密,但我心里有愧于妻子呀?现在我的妻子正在咱县医院住着待产,我却在这里与你那样,良心上过得去吗?大姐,我不是不喜欢你,常言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长得这样漂亮,又是这样有气质,我一见到你,心里就有一种亲近感,就对你有爱慕之意。但爱慕你不等于对你有那种想法。就象我们春天里去公园赏花,花好花艳,我们喜欢,但不能有摘取的念头,只有对它更爱护。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我认为,你喜欢我正如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的相貌和才子,并没有与我有什么不恰当的念头。我喜欢你,只有更好的去尊重你去关爱你去配合你作好报道工作,你喜欢我,就对我多了关爱多了帮助多了指导。你与我结为姐弟情,使我对你更尊敬更感激。大姐,我们现在的姐弟情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发展到有那种事情?大姐,我求你了,原谅兄弟我沒有接受你的那个要求,我们还继续保持我们的姐弟情吧。"

  林新成说过,头伏在师文静肩上低声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师文静懂得这个道理。林新成既不想接受她的要求,又不想负恩于她,左右为难,上下不能。这么好的小伙子,她也不忍心让他难过。可是,自己已经向他丟掉尊严的求了那事而被拒绝,心里也十分难过呀,于是,又轻声称兄弟道:“兄弟,你也得为我想一想呀,我丟掉一切身份低格的向你求了那事而没有被你接受,心里有多难过呀,我觉得再没有脸面见你了。"

  林新成说:“大姐,你不要有这种想法,这事只有咱姐弟俩个知道,外人并不知道呀。这是你对我发自内心的喜爱的表现,我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我会更加的喜爱你尊敬你感激你,我会象对待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一样对待你。公开场合没有办法体现这种亲情,我要加倍的努力工作,写出更多更好的通讯报道,为你增光添彩,让你不后悔要来了我。"

  师文静把伞丟在了地上,任凭雨水从头上浇下,回身也抱住了林新成,动情的说:“兄弟,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吗?那是入心入肺入骨入髓的呀,我恨不得天天就想与你抱在一起融为一体。有人说,.喜欢上了一个人,就喜欢他的一切,因此,我尊重你的决定,以后,我不再向你提那个事了,只保持在抱抱亲亲的程度,如果你想了向我提出来,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只是,今天夜里是你二姐安排的,我们俩个在她家住了一夜,没有发生那种事情,她会相信吗?"

  林新成说:“大姐,你主动的向她实话实说,相信不相信在她了,不管她相信不相信,她也不会往外说的。外人不会知道。"

  师文静说:“那也只能这样了。"

  这时,雨水已经把俩个人的浑身衣服浇透,都感觉到了冷,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林新成说:“大姐,我们赶快回屋里去吧,要不然,我们俩个都会淋病的。"

  师文静“嗯"了一声,松开了林新成,林新成也松开了她,并弯腰拾起地上的伞。然后拉着师文静往楼里走。

  俩个人回到屋里,师文静走进了单见英的卧室,不大会儿拿着一条浴巾走出来递给林新成:“到备用卧室把湿衣服脱下来,用浴巾擦擦身子,躺在被窝里暖暖去吧。"

  林新成把浴巾接到手里说:“大姐,你也赶紧脱了湿衣服躺二姐床上暖暖吧。"

  师文静说:“我会的。"

  林新成走进了备用的卧室,拉明了灯关上了门。包括裤头在内的衣服全部湿了,林新成不得不脱个赤身,用浴巾先擦去头上的水,又擦干身子,便把被子一伸躺了进去。

  不大一会儿,师文静推门走了进来,她换上了单见英的一身睡衣。她不等林新成问就说道:“我把你脱下来的湿衣服,和我的都洗洗使劲拧拧晾起来,比雨水淋湿的干的快。就这还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干。我给你拉灭灯,你先睡吧。"

  师文静拿起地上林新成的衣服,拉灭电灯,走了出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林新成躺在床上,哪能睡得着,师文静对他的关爱和照顾,一幕一幕象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出现起来。

  (第四部完)

  

  林木成荫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

  2019.08.18 09:34*

  字数 2237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二十章

  ? ? ? ? ? ? ? ? ? ? ? 师文静低格求爱事

  ? ? ? ? ? ? ? ? ? ? ? 林新成动情劝大姐

  ? ? ? ? ? ? ? ? ? ? ? ? ? ? 4

  一会儿,师文静又拐了回来,走进门口的卫生间,拿了一把雨伞还要走,林新成条件反射的问道:“大姐,下雨了吗?"

  师文静没有回答他,拿着雨伞下楼了。

  林新成听了听,从窗户和楼梯处传来的声音,不但下雨了,而且下的还不小,而且还有风。刚才,大姐只顾用情说他只顾用心听,竟然沒有听到。

  这里离报社近五百米了,下这么大的雨还刮着风,大姐打着伞有什么用,到报社了还不淋得象落汤鸡一样?才刚入农历二月,夜间还是比较冷的,雨会更凉,大姐要冻病的。

  林新成知道自己惹恼了大姐,如果不是下雨,就由她而去,现在下雨了,大姐淋病了,自己更有罪过,必须把大姐撵过来。她如果以自己没有接受她而拒绝回来,自己不妨就答应她,再做一回出格的事。

  林新成忽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出门外,冲下楼梯。

  一走出楼梯,就感觉到了风雨的威力,雨下的犹如瓢泼盆倒,冷风一吹,象箭一样倾射身上。因来时林新成没有住下的思想准备,里边没有穿绒衣绒裤,象平时白天一样,外衣内只穿了衬衣秋裤,所以马上就感觉到淋透了。

  由于天黑,已经看不见了师文静的身影,林新成只管往风雨里冲,在拐到楼房西头时,他撵上了师文静,从后面双手搂住了她,急促的说道:“大姐,雨下这么大,又刮着风,你打个伞有什么用?"

  师文静并不搭理林新成,还要挣扎着往前走,林新成又说道:“大姐,这才进农历二月,雨水还凉的入骨,你要淋病的。天又这么黑,你还会摔倒的。你摔伤了没有人知道,在风雨里躺一夜冻一夜还会有命吗?要是那样,我怎样向二姐交待?怎样向广播站交待?"

  师文静冷冷的说:“你又不接受我的提议,咱俩个住一个屋子合适吗?"

  林新成带着哭腔大动感情的说道:“大姐,我知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痛苦,我一不憨二不傻。可是姐,你也得为我想一想呀,我是有妻子有女儿的人,我和我妻子恩爱非常,哥妹相称,我们无论怎样保密,但我心里有愧于妻子呀?现在我的妻子正在咱县医院住着待产,我却在这里与你那样,良心上过得去吗?大姐,我不是不喜欢你,常言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长得这样漂亮,又是这样有气质,我一见到你,心里就有一种亲近感,就对你有爱慕之意。但爱慕你不等于对你有那种想法。就象我们春天里去公园赏花,花好花艳,我们喜欢,但不能有摘取的念头,只有对它更爱护。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我认为,你喜欢我正如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的相貌和才子,并没有与我有什么不恰当的念头。我喜欢你,只有更好的去尊重你去关爱你去配合你作好报道工作,你喜欢我,就对我多了关爱多了帮助多了指导。你与我结为姐弟情,使我对你更尊敬更感激。大姐,我们现在的姐弟情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发展到有那种事情?大姐,我求你了,原谅兄弟我沒有接受你的那个要求,我们还继续保持我们的姐弟情吧。"

  林新成说过,头伏在师文静肩上低声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师文静懂得这个道理。林新成既不想接受她的要求,又不想负恩于她,左右为难,上下不能。这么好的小伙子,她也不忍心让他难过。可是,自己已经向他丟掉尊严的求了那事而被拒绝,心里也十分难过呀,于是,又轻声称兄弟道:“兄弟,你也得为我想一想呀,我丟掉一切身份低格的向你求了那事而没有被你接受,心里有多难过呀,我觉得再没有脸面见你了。"

  林新成说:“大姐,你不要有这种想法,这事只有咱姐弟俩个知道,外人并不知道呀。这是你对我发自内心的喜爱的表现,我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我会更加的喜爱你尊敬你感激你,我会象对待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一样对待你。公开场合没有办法体现这种亲情,我要加倍的努力工作,写出更多更好的通讯报道,为你增光添彩,让你不后悔要来了我。"

  师文静把伞丟在了地上,任凭雨水从头上浇下,回身也抱住了林新成,动情的说:“兄弟,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吗?那是入心入肺入骨入髓的呀,我恨不得天天就想与你抱在一起融为一体。有人说,.喜欢上了一个人,就喜欢他的一切,因此,我尊重你的决定,以后,我不再向你提那个事了,只保持在抱抱亲亲的程度,如果你想了向我提出来,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只是,今天夜里是你二姐安排的,我们俩个在她家住了一夜,没有发生那种事情,她会相信吗?"

  林新成说:“大姐,你主动的向她实话实说,相信不相信在她了,不管她相信不相信,她也不会往外说的。外人不会知道。"

  师文静说:“那也只能这样了。"

  这时,雨水已经把俩个人的浑身衣服浇透,都感觉到了冷,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林新成说:“大姐,我们赶快回屋里去吧,要不然,我们俩个都会淋病的。"

  师文静“嗯"了一声,松开了林新成,林新成也松开了她,并弯腰拾起地上的伞。然后拉着师文静往楼里走。

  俩个人回到屋里,师文静走进了单见英的卧室,不大会儿拿着一条浴巾走出来递给林新成:“到备用卧室把湿衣服脱下来,用浴巾擦擦身子,躺在被窝里暖暖去吧。"

  林新成把浴巾接到手里说:“大姐,你也赶紧脱了湿衣服躺二姐床上暖暖吧。"

  师文静说:“我会的。"

  林新成走进了备用的卧室,拉明了灯关上了门。包括裤头在内的衣服全部湿了,林新成不得不脱个赤身,用浴巾先擦去头上的水,又擦干身子,便把被子一伸躺了进去。

  不大一会儿,师文静推门走了进来,她换上了单见英的一身睡衣。她不等林新成问就说道:“我把你脱下来的湿衣服,和我的都洗洗使劲拧拧晾起来,比雨水淋湿的干的快。就这还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干。我给你拉灭灯,你先睡吧。"

  师文静拿起地上林新成的衣服,拉灭电灯,走了出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林新成躺在床上,哪能睡得着,师文静对他的关爱和照顾,一幕一幕象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出现起来。

  (第四部完)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二十章

  ? ? ? ? ? ? ? ? ? ? ? 师文静低格求爱事

  ? ? ? ? ? ? ? ? ? ? ? 林新成动情劝大姐

  ? ? ? ? ? ? ? ? ? ? ? ? ? ? 4

  一会儿,师文静又拐了回来,走进门口的卫生间,拿了一把雨伞还要走,林新成条件反射的问道:“大姐,下雨了吗?"

  师文静没有回答他,拿着雨伞下楼了。

  林新成听了听,从窗户和楼梯处传来的声音,不但下雨了,而且下的还不小,而且还有风。刚才,大姐只顾用情说他只顾用心听,竟然沒有听到。

  这里离报社近五百米了,下这么大的雨还刮着风,大姐打着伞有什么用,到报社了还不淋得象落汤鸡一样?才刚入农历二月,夜间还是比较冷的,雨会更凉,大姐要冻病的。

  林新成知道自己惹恼了大姐,如果不是下雨,就由她而去,现在下雨了,大姐淋病了,自己更有罪过,必须把大姐撵过来。她如果以自己没有接受她而拒绝回来,自己不妨就答应她,再做一回出格的事。

  林新成忽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出门外,冲下楼梯。

  一走出楼梯,就感觉到了风雨的威力,雨下的犹如瓢泼盆倒,冷风一吹,象箭一样倾射身上。因来时林新成没有住下的思想准备,里边没有穿绒衣绒裤,象平时白天一样,外衣内只穿了衬衣秋裤,所以马上就感觉到淋透了。

  由于天黑,已经看不见了师文静的身影,林新成只管往风雨里冲,在拐到楼房西头时,他撵上了师文静,从后面双手搂住了她,急促的说道:“大姐,雨下这么大,又刮着风,你打个伞有什么用?"

  师文静并不搭理林新成,还要挣扎着往前走,林新成又说道:“大姐,这才进农历二月,雨水还凉的入骨,你要淋病的。天又这么黑,你还会摔倒的。你摔伤了没有人知道,在风雨里躺一夜冻一夜还会有命吗?要是那样,我怎样向二姐交待?怎样向广播站交待?"

  师文静冷冷的说:“你又不接受我的提议,咱俩个住一个屋子合适吗?"

  林新成带着哭腔大动感情的说道:“大姐,我知道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痛苦,我一不憨二不傻。可是姐,你也得为我想一想呀,我是有妻子有女儿的人,我和我妻子恩爱非常,哥妹相称,我们无论怎样保密,但我心里有愧于妻子呀?现在我的妻子正在咱县医院住着待产,我却在这里与你那样,良心上过得去吗?大姐,我不是不喜欢你,常言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长得这样漂亮,又是这样有气质,我一见到你,心里就有一种亲近感,就对你有爱慕之意。但爱慕你不等于对你有那种想法。就象我们春天里去公园赏花,花好花艳,我们喜欢,但不能有摘取的念头,只有对它更爱护。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我认为,你喜欢我正如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的相貌和才子,并没有与我有什么不恰当的念头。我喜欢你,只有更好的去尊重你去关爱你去配合你作好报道工作,你喜欢我,就对我多了关爱多了帮助多了指导。你与我结为姐弟情,使我对你更尊敬更感激。大姐,我们现在的姐弟情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发展到有那种事情?大姐,我求你了,原谅兄弟我沒有接受你的那个要求,我们还继续保持我们的姐弟情吧。"

  林新成说过,头伏在师文静肩上低声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师文静懂得这个道理。林新成既不想接受她的要求,又不想负恩于她,左右为难,上下不能。这么好的小伙子,她也不忍心让他难过。可是,自己已经向他丟掉尊严的求了那事而被拒绝,心里也十分难过呀,于是,又轻声称兄弟道:“兄弟,你也得为我想一想呀,我丟掉一切身份低格的向你求了那事而没有被你接受,心里有多难过呀,我觉得再没有脸面见你了。"

  林新成说:“大姐,你不要有这种想法,这事只有咱姐弟俩个知道,外人并不知道呀。这是你对我发自内心的喜爱的表现,我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我会更加的喜爱你尊敬你感激你,我会象对待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一样对待你。公开场合没有办法体现这种亲情,我要加倍的努力工作,写出更多更好的通讯报道,为你增光添彩,让你不后悔要来了我。"

  师文静把伞丟在了地上,任凭雨水从头上浇下,回身也抱住了林新成,动情的说:“兄弟,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吗?那是入心入肺入骨入髓的呀,我恨不得天天就想与你抱在一起融为一体。有人说,.喜欢上了一个人,就喜欢他的一切,因此,我尊重你的决定,以后,我不再向你提那个事了,只保持在抱抱亲亲的程度,如果你想了向我提出来,我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只是,今天夜里是你二姐安排的,我们俩个在她家住了一夜,没有发生那种事情,她会相信吗?"

  林新成说:“大姐,你主动的向她实话实说,相信不相信在她了,不管她相信不相信,她也不会往外说的。外人不会知道。"

  师文静说:“那也只能这样了。"

  这时,雨水已经把俩个人的浑身衣服浇透,都感觉到了冷,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林新成说:“大姐,我们赶快回屋里去吧,要不然,我们俩个都会淋病的。"

  师文静“嗯"了一声,松开了林新成,林新成也松开了她,并弯腰拾起地上的伞。然后拉着师文静往楼里走。

  俩个人回到屋里,师文静走进了单见英的卧室,不大会儿拿着一条浴巾走出来递给林新成:“到备用卧室把湿衣服脱下来,用浴巾擦擦身子,躺在被窝里暖暖去吧。"

  林新成把浴巾接到手里说:“大姐,你也赶紧脱了湿衣服躺二姐床上暖暖吧。"

  师文静说:“我会的。"

  林新成走进了备用的卧室,拉明了灯关上了门。包括裤头在内的衣服全部湿了,林新成不得不脱个赤身,用浴巾先擦去头上的水,又擦干身子,便把被子一伸躺了进去。

  不大一会儿,师文静推门走了进来,她换上了单见英的一身睡衣。她不等林新成问就说道:“我把你脱下来的湿衣服,和我的都洗洗使劲拧拧晾起来,比雨水淋湿的干的快。就这还不知道明天早上能不能干。我给你拉灭灯,你先睡吧。"

  师文静拿起地上林新成的衣服,拉灭电灯,走了出去,并随手关上了门。

  林新成躺在床上,哪能睡得着,师文静对他的关爱和照顾,一幕一幕象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出现起来。

  (第四部完)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