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专访三人成局,共话电影,《有话请亮牌》开启榜单厂牌实验

www.zsctrip.com2019-08-26

  

  文 | 若谷

  一桌居中,三人围坐,以牌为底,共话电影,构筑榜单。由腾讯新闻出品立春工作室联合南方周末、南瓜视业共同出品的《有话请亮牌》录制场景颇有一番港片里的牌局特色,但观其内核却别有洞天。

  “有招冲我来,有话请亮牌。”每一局开场,主持人史航都说出这样的切口。

  “不管是什么样的牌,其实在这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赢家和输家,只有倾诉者和倾听者,也希望我们能够让各种权威在这儿听到不同的声音。”这是《有话请亮牌》作为一档高品质文化评论节目的定位和愿景。

  

  节目行至终局,带着对其打法的几分思考和几点疑问,读娱君采访了著名编剧、影评人兼节目主持人史航,和腾讯新闻副总编辑杨瑞春,南方周末前副总编辑、南瓜视业总经理向阳。

  专题式复盘40余部作品,荟萃业内精英专业解读

  “看电影是人生的一个出口,谈电影是生活的一把盐,没它还真不行。”向阳说。“有话”这一整季节目,每期都是以某类电影、某类综艺、导演系列作品、单影\剧人物形象分析等专题形式对40余部作品进行讨论、排名。

  小专题足见真功夫,一集“管虎局”,揭露了黄渤成长史;一集”李少红局”,曝光了《红粉》惊天秘密,导演本人更是直言下次来要把电视剧的底牌揭开;“对影迷来说,是挺过瘾的事情。对导演来说,昔日重来,也挺嗨的。”向阳说。而后续的“教育局”、“青春局”、“家庭局”,在“人人都是学生,家家都有家长”的社会环境下,那些影像故事实则是群像的缩影,这些主题极易戳中大众的痒点和痛点,引发情感共鸣。

  

  

  值得注意的是,“电影牌局”之外,也有“美剧牌局”谈《权利的游戏》,还有两期“综艺局”,以选秀综艺、慢综艺为主题。自称“非电影不亮牌”的史航也主持了两期“综艺局”,他表示个人挺愿意谈综艺的,关键在于节目品相本身自带高光才有得谈。

  节目主题的多元性也决定了嘉宾的垂直性与复合性,故而每期节目都有不同的嘉宾阵容。“《有话请亮牌》是高级牌局,高阶俱乐部,入场都是体面人。总有个身份讲究、专业来历。”谈及《有话请亮牌》嘉宾的选择标准,向阳如是说道。在谈论日本电影时,“有话”邀请了国际影评人周黎明、曾经赴日本旅行32次的作家止庵、中日电影文化交流推手、日本电影专家支菲娜,这三位对于日本文化和电影都了解颇深;在讨论《星球大战》时,“有话”邀请了《星球大战》的官方字幕翻译姚望、星战影迷团体501军团的成员、 及DX观影计划发起人迪奥;而到了综艺相关主题,则邀请了因综艺节目而红的池子、高秋梓等人。

  

  

  

  当下,影评人的来源也愈来愈多元化,除了早期学院风的专业影评人,还有影评类公号的自媒体、专业平台两大领域孵化培育出不少影视行业的优质KOL。“这个时代给任何愿意钻研的人以机会,无论是哪一类影评人,只要他是高质量的、有特色的,未来都有可能进入《有话请亮牌》的嘉宾阵容。”杨瑞春补充道。

  在这些垂直且复合的影评人主题探讨中,《有话请亮牌》更多是以受众的视角,结合自身的文化底蕴,从制作、价值观、市场价值等多个维度来评判作品的内容水准,给予用户更有价值的评论参照。单就内容而言,《有话请亮牌》在致力于专业影评人视域下影评榜的构建时,也为观众搭建一个完整的电影世界观体系。但从行业意义来看,不止于此。

  从客场到主场,构建影评人话语新生态

  “电影艺术是个非常神奇的艺术,有时候你付出百倍的匠心,旁人感受到可能只是十足的匠气。”这是史航在邓超、俞白眉所导演的电影《银河补习班》首映礼上的发言,语言含蓄又道尽个人对影片的真实看法,也是对影片的客观评判以及出于东道主的尊重有所中和的说辞,实质上也是众多影片人身处客场的心态缩影。

  “吸引我参与《有话请亮牌》的唯一原因是可以畅所欲言,这个畅所欲言也是打引号。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得学会有所保留。但是相对来说有这么大的一个谈话空间,我还是非常珍惜。”回到影评人主场的史航如是说道。

  当下,大部分影评人的主场基本是在个人的社交平台。但在向阳看来,微博、微信朋友圈是公共广场,豆瓣、时光网、知乎,相对来说是“专业平台”,但也是大集市,珍珠共鱼目齐飞,说“专业”有点尬。“黑你黑得光明正大掷地有声,赞你赞得理直气壮气吞山河”的真影评人们始终缺少“真平台”。

  

  因此,《有话请亮牌》这一发声渠道的出现,对于影评人而言,不仅是从客场到主场华丽转身的重要标志,更是“只与同好争高下”的专业平台。

  在当下的大环境中,影评人相互之间不是一个评论或者弹幕的关系,而是属于王不见王的状态,但在《有话请亮牌》三方交流的过程当中,各抒已见更为敞亮,有理念的相容,也会有观点的交锋,多元观点的磨合与碰撞,更易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探讨性谈话氛围。“三个人总有2:1的可能,这个火药味儿是非常珍贵的。在这儿大家还有一种少年之气,不忘当初自己爱憎分明的初心。就像点评电影,突然给一个影片打两分的时候,这当然需要一点勇气。”史航说道。

  《有话请亮牌》以综艺节目的形态,在影视行业开辟了新的内容赛道,为影评人之间的互动搭建了桥梁,消弭了影评人之间的时空壁垒,摆脱了客场言论的束缚感,在所擅长的领域输出个人观点,自定义地构建了影评人新生态。

  大众评分体系公信力渐弱,专业的影视榜填补市场空白

  《有话请亮牌》的评分体系有两大层次,一是以出牌方式体现的电影评分,二是以互给筹码方式体现观点评分,最终基于这两大评分体系分别产出当期电影榜单和赞赏王得主。

  

  

  “电影本身就是一个有趣的事儿,而且见仁见智,有共鸣有分歧很正常。而榜单则是很好的设置,将这样的讨论又做了收拢、沉淀,让它更有仪式感,也希望它是独特的、有趣的。”杨瑞春说道。在读娱君看来,这一榜单也是《有话请亮牌》这档节目的核心独家产物,日后或可将其打造成为影评界的一大厂牌,深度开发其潜在价值,填补当下专业评审制度缺位的市场空白。

  此前,大众评分平台曾尝试过增强评分体系的专业属性。2016年7月,猫眼的电影评分开启观众评分和专业评分双评分体系,其中专业评分的评审由主流电影媒体的资深媒体人、资深影评人、影视专业学者组成,评审针对影片进行实名制打分和评价,最终分数并列显示在观众评分旁边。但数月之后,专业评审评分功能下架,如今只直接显示实时口碑,大众评分平台引入专业评审机制最终以失败告终。

  客观而言,当下的大众社区和在线购票平台的评分机制也存在不足,常出现同一电影评分大相径庭的现象,这或是不同平台间的算法差异以及用户画像的差别所致,亦或是存在水军在某一平台刷分控评,变量过多难以达成一致。“不同平台间评分高低不是问题,评分机制的公正合理才最重要,最重要的,是真数据,不能纵容造假,否则就失去了意义。”杨瑞春说道。

  但在当下,公共评分平台的开放性,使得平台方并不能杜绝水军刷数据、控评等发生。而这一系列的现象,释放出影视作品大众化评分体系失灵、公信力在降低的信号。外加在信息流的影响下,大众的盲从心态始终存在,个人在公共话语空间极易受到大众舆论的左右,进一步使得大众评分体系可参考价值正逐渐减弱。

  “专业平台”的打分还是有一定“专业性”,这是《有话请亮牌》这一民间评分牌局的最大特色。“公共平台难保没有哪路神仙做手脚,而《有话请亮牌》是当场亮牌,还要言之凿凿,是一个较真的场子。票房好,未必打分高。打牌的人,都是‘专业’出身,当然是一个以‘专业’为志业的专业平台。”向阳说道。

  

  《有话请亮牌》所推出的榜单是基于大众评分体制的增维,其专业性对于用户和行业都有极大的意义。从用户层面来看,榜单的客观性与权威性获得了大众的信任感,外加所传递的影视价值观有助于用户构建了自我观影的思考体系,逐步脱离繁芜信息流的干扰,以旁观者清的视角去独立判断、思考。上升到行业层面来看,这一专业评审视角下榜单的出现在填补市场空缺的同时,也在挑战被大众评分平台所垄断的话语权,或可成为影视行业有力的舆论监管力量。

  下一季可持续发展,节目品牌化徐徐图之

  电影评价按次第展开分为预评价、映中评价和后续评价三大阶段,按《有话请亮牌》这一季的内容逻辑来看,属于后续评价这一阶段。史航表示,未与当下电影同步的原因在于第一季在探索阶段,目的不是票房引导,在映后评价既不涉及剧透,也没有利益相关,这个时候大家谈的比较坦然。

  

  “第二季的话,肯定是要回归正常。首先是要做观影指南,新电影上线,《有话请亮牌》第一时间出牌。《有话请亮牌》要干的事情,就是请真人供真佛,给拍电影的立一个规矩,给看电影的帮一个忙,给好作品报一个平安,给烂片子一个走投无路。”向阳透露《有话请亮牌》的下一季已在酝酿当中。

  谈及在未来《有话请亮牌》如何进一步在大众间扩大声量,“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在说话,很难有一个声音响彻环宇让万马齐喑。在众声喧哗中间,坚持说自己话就行了。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作为身在此山中的品牌与时代一同成长。”史航说道。

  采访最后,主创们表示,《有话请亮牌》第一季的流量和口碑都大大超出预期,后续嘉宾邀请也越来越顺利,得到了业界的认可。第二季将在此基础上进行升级,与商业化相结合,进行可持续发展。《有话请亮牌》作为一档新生节目,IP品牌化和榜单厂牌化都是一个长周期的进程,需徐徐图之。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