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我26,7岁,跟父母这么疏远,我觉得自己挺可悲的”

www.zsctrip.com2019-07-22

我们每个普通小孩都是在父母的关照和扶持下成长起来的。十八岁是法律规定小孩可以脱离父母的时间界限,某种程度上,我们和父母之间的责任义务关系即将告一段落。但实际上,无论是经济能力还是感情依赖,我们都将走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彼此需要。我们需要父母,非常需要,父母需要我们,同样非常需要。

任何社会性质或家庭模式,亲子关系都是重磅炸弹,让你哭让你笑让你情难自禁又难以言说。夜半哭泣的时候,无知恐慌的当下,分享喜悦的心情,父母都是孩子永远的精神支撑和温暖的港湾。生活艰难的时候,难以为继的片刻,人情冷暖的现实面前,孩子都是父母的寄托。

这完全没有问题,生而为人,我们需要这样的亲密联结。所以《我爱我家》《家有儿女》是难以超越的经典。

但是,我们每个人作为一个个体,有着强烈的个人意志,尤其像亲子关系这么高密度渗透到对方的生活里的实际状况。矛盾,对撞,摩擦便像硬币的另一面接踵而来。

可问题是,我们太多当事人,尤其是当事人父母拒绝这个。而我们几千年的文化又在不断的给我们灌输“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而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我们可以说天下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这基本上是真理。但是,我们的大部分父母都在以自己的经验方式爱自己的孩子。孩子们被动接受,有些自然而然的接受,有些一边成长一边适应,但确实也有少部分孩子被父母自认为爱的方式,所困扰甚至折磨。

纪录片《不好说特想听》第四期原本的主题是,孩子们给父母做述职报告,以展现当下社会,在孩子们独立后,两代人之间的隔阂与误解。因为被其中一位主角时尚公关天天的故事震动,而变成了“虎妈”的雷霆雨电之下长大的儿子天天的风雨人生路。

天天小时候跟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很疼爱他,这种疼爱似真似假的被妈妈看作是一种溺爱。那时候妈妈每周都去看他一次,直到小学二年级之后跟妈妈住,爷爷奶奶相继离开。天天觉得,家没了。

天天今年27岁,从事时尚公关的工作,事业小有所成,社交场合游刃有余。天天说列举了自己工作上十种以上的社交模式,但是不知道怎样跟妈妈面对交流,一直跟父母很疏远。

“妈妈的家不是家吗?”“在我看来不是。”

天天妈显然被这句话刺激到了,诧异、伤心但是故作坦然。天天的朋友形容天天妈是特高科的。卸房锁、看日记、砸手机,在天天洗澡的时候推门而入,以至于让天天极度缺乏安全感。而这基本上是天天的日常。

为了培养儿子独立生活的能力,天天妈自天天18岁起就不再提供生活费。天天妈说,18岁了,该独立了,我不会给你钱但可以借给你。

事实上天天从来没借过,哪怕工作后,从一开始的小白一步步奋斗到现在小有所成,经历了无数的困难,天天也从来没有向家里求助过。为什么?因为还未开口面对的便是各种要求,“大了,该成熟了。”“等你到我这个时候你就知道了。”“这都做不到吗?”“你要努力啊,你拥有的比一般人都要多,要珍惜啊。”大多是类似的言辞,道理都对,天天也懂,但是对解决问题有用吗?

“我在外面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可你是我妈啊。”

“我没法陪你一辈子,但我得给你技能,你恨我,也认了。”妈妈坚信自己最了解天天,坚信挫折教育对天天是最合适的,天天确实也成长的很优秀。但是天天说,我太累了。

天天的妈妈不是少数,两年前赵薇曾演过一部电视剧叫《虎妈猫爸》,饰演的妈妈毕胜男性格强势,对自己要求严格,把这种理念加诸在女儿身上,就是给女儿制定各种各样的学习计划和硬性目标。使得女儿感到强大的压力和痛苦。

当然,很多被严厉管教的小孩子,都在长大后对此表达了感激,像董卿就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到父亲的严厉,以及因此对她人生形成的诸多正面影响。

可是这些严厉之下习得的能力,并不能完全抵消父母强硬介入带来的阴影。即使那些因为严厉而受益的名人们,在谈到此表示感激的时候多也是含着泪的。

娱乐圈著名的严厉爸爸,徐静蕾的父亲对徐静蕾要求极严,以至于多年后,徐静蕾在做导演后拍的第一部电影《我和爸爸》,里面的爸爸完全是按着父亲的方面设定。

节目的最后,天天被妈妈理直气壮的教育理念怼的无话可说,天天无奈的说,算了,太累了。

算了,可是,真的能算了吗?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