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推书| 那些月色,依然孤拔在荒凉庭院

www.zsctrip.com2019-09-07

  中尚图2019.8.23我要分享

  ○

  ○

  

  《机械布谷鸟》

  不存在的庭院

  诗

  集

  一台老态龙钟的机器,一系列咔嗒声

  布谷鸟突兀的叫声

  在那个午后不断重复

  

  courtyard

  细察时间,它绝非平铺直叙,定有某个褶皱或者断裂出现在记忆里,它里面赫然存在着一个虫洞

  

  嵌于短墙

  贝类里仍藏有

  故乡

  最后一条河流

  波涛蜿蜒

  祖母的云鬓

  不存在的庭院

  

  偷猎草莓

  短墙翻越者

  拒绝贫困

  春天

  从被围困的修辞里

  破茧而出

  不存在的庭院

  

  谷仓背后

  月色参差

  时钟隧道

  水荠菜紫色嫩芽

  钻出

  青砖堆砌

  伤痛

  居于皱纹

  暗夜里你的呼喊

  那些月色

  如今依然孤拔

  在荒凉庭院

  2018.12.24-2019.1.1

  不存在的庭院

  借此,人们可以在疲惫旅行中回到任何一处他想去的房间

  

  十二月

  落叶敲击鸟群

  北风弄皱了树林

  晚归者语气迟疑

  右手释放狭长灯光

  温暖空气像一条小溪

  从门缝里流出

  错觉

  

  十二月

  过早成熟的寒流

  在黄铜锁孔里婉转

  生病旧农具和枣树

  在照片上冬眠

  女牛低鸣

  猎户座高悬

  错觉

  

  十二月

  地铁车站

  潮湿的大理石台阶

  麻雀失重的叫喊还在下落途中

  拼贴那些琐碎的几何

  像捕捉小提琴细瘦的高音

  像努力捏起一根头发

  2018.3.7 于眷勤斋

  错觉

  

  在那里,打开咔嗒咔嗒的录音机倾听布谷鸟突兀的歌……

  颜色有了味道,冷暖有了形态

  声音有了温度

  许多年以前的玻璃窗口

  干净地悬挂着两只青鸟

  在旧红砖围墙的背景里

  在黄昏暗蓝色的天光里

  两只鸟

  

  回信置于漆黑书桌一角

  语气如晚霞般难以捉摸

  也许等待就是如此纯粹

  许多年后仍然清澈见底

  两只鸟

  诗歌是语言炼金术,是隐藏的矿脉。

  许多年前的故乡

  父亲在屋后播种

  小心掀开黑土地

  与一切有关

  风月少许

  

  一小步一小步地

  把种子安放妥当

  如同为我的童年

  掖好衣裳的一角

  与一切有关

  关于诗集

  

  一台双卡录音机,占领了三十年前的某个午后。它整体泛黄,按键局部脱漆。置于高处,借用通道里的少许光摸索向前,伴随一系列咔嗒声,机械不情愿地张开嘴,吐出坚硬内核,装入新的内容,结尾处的制动干净、潇洒。随后,在颠簸节奏里,齿轮欢快咀嚼夏日的凉爽……布谷鸟突兀的叫声也在那个午后不断重复。这就是本集诗歌名字的由头。本集中的诗歌主要择优选自《风月少许》《脚手架上的日记》《泥泞集》《机械布谷鸟》和《必要的通感》等作者未曾面世的作品集。

  关于作者

  杜辉,男,辽宁盘山人,生于20世纪70年代,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测绘工程系和中文系。

  学生时代开始诗歌创作,二十余年笔耕不辍,写有诗歌四百余首。

  收藏举报投诉

  ○

  ○

  

  《机械布谷鸟》

  不存在的庭院

  诗

  集

  一台老态龙钟的机器,一系列咔嗒声

  布谷鸟突兀的叫声

  在那个午后不断重复

  

  courtyard

  细察时间,它绝非平铺直叙,定有某个褶皱或者断裂出现在记忆里,它里面赫然存在着一个虫洞

  

  嵌于短墙

  贝类里仍藏有

  故乡

  最后一条河流

  波涛蜿蜒

  祖母的云鬓

  不存在的庭院

  

  偷猎草莓

  短墙翻越者

  拒绝贫困

  春天

  从被围困的修辞里

  破茧而出

  不存在的庭院

  

  谷仓背后

  月色参差

  时钟隧道

  水荠菜紫色嫩芽

  钻出

  青砖堆砌

  伤痛

  居于皱纹

  暗夜里你的呼喊

  那些月色

  如今依然孤拔

  在荒凉庭院

  2018.12.24-2019.1.1

  不存在的庭院

  借此,人们可以在疲惫旅行中回到任何一处他想去的房间

  

  十二月

  落叶敲击鸟群

  北风弄皱了树林

  晚归者语气迟疑

  右手释放狭长灯光

  温暖空气像一条小溪

  从门缝里流出

  错觉

  

  十二月

  过早成熟的寒流

  在黄铜锁孔里婉转

  生病旧农具和枣树

  在照片上冬眠

  女牛低鸣

  猎户座高悬

  错觉

  

  十二月

  地铁车站

  潮湿的大理石台阶

  麻雀失重的叫喊还在下落途中

  拼贴那些琐碎的几何

  像捕捉小提琴细瘦的高音

  像努力捏起一根头发

  2018.3.7 于眷勤斋

  错觉

  

  在那里,打开咔嗒咔嗒的录音机倾听布谷鸟突兀的歌……

  颜色有了味道,冷暖有了形态

  声音有了温度

  许多年以前的玻璃窗口

  干净地悬挂着两只青鸟

  在旧红砖围墙的背景里

  在黄昏暗蓝色的天光里

  两只鸟

  

  回信置于漆黑书桌一角

  语气如晚霞般难以捉摸

  也许等待就是如此纯粹

  许多年后仍然清澈见底

  两只鸟

  诗歌是语言炼金术,是隐藏的矿脉。

  许多年前的故乡

  父亲在屋后播种

  小心掀开黑土地

  与一切有关

  风月少许

  

  一小步一小步地

  把种子安放妥当

  如同为我的童年

  掖好衣裳的一角

  与一切有关

  关于诗集

  

  一台双卡录音机,占领了三十年前的某个午后。它整体泛黄,按键局部脱漆。置于高处,借用通道里的少许光摸索向前,伴随一系列咔嗒声,机械不情愿地张开嘴,吐出坚硬内核,装入新的内容,结尾处的制动干净、潇洒。随后,在颠簸节奏里,齿轮欢快咀嚼夏日的凉爽……布谷鸟突兀的叫声也在那个午后不断重复。这就是本集诗歌名字的由头。本集中的诗歌主要择优选自《风月少许》《脚手架上的日记》《泥泞集》《机械布谷鸟》和《必要的通感》等作者未曾面世的作品集。

  关于作者

  杜辉,男,辽宁盘山人,生于20世纪70年代,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测绘工程系和中文系。

  学生时代开始诗歌创作,二十余年笔耕不辍,写有诗歌四百余首。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