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渣老公把我的串串店,打造成极品狐狸窝

www.zsctrip.com2019-08-28

  来源微信公众号:三花门里的疯子,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01

  2000年夏天,我高考失利。

  父亲想让我复读,因为我们家是两个女孩子,在农村,很多人对这样的家庭瞧不起。

  出生后的十八年,我见过多次父母因没有儿子被人欺侮的情景,也因为此,我不想复读。

  复读要花钱,对靠在地里刨粮食的父母来说,又要加重他们的负担;而且,前年盖新房时和邻居的一次吵架,让我迫切地想找个强有力的依靠,来帮父母撑起这个家。

  父亲在一边絮絮叨叨,说的是诸如:“像咱们家这种情况,只有读书才能跳出去!”“你看看我和你妈,一辈子在农村,我们多想让你俩跳出这个坑!”以及“你个女娃,不读书,想干啥?难道你想嫁个农村人,一辈子也在土里刨食?”

  一个个反问、一句句诘责,我全以沉默相对。

  我想的是:早嫁人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家两个女孩,我招个上门女婿,出身苦一点,性格好一点,身体壮一点,我相信以自己的智力,应该能拿捏住他,能让他协助我一块儿把这个家振兴起来。

  至于妹妹,她和我不一样,她必须读书,跳出农门。

  当然,我现在才十八岁,离嫁人还有几年,那么这几年我干什么?高考前我就打算好了,和表姐一起做生意去。

  表姐和表姐夫在县里卖水果,从小本生意做起,攒了几年钱,现在已经开了店面,我去学艺,管住管吃就行,不要工资,好好学上两年,争取自己也开个店。

  我在母亲那里探过口风,母亲是个农村妇女,没主意,没说赞成也没说反对,只说:“看你爸吧,你爸同意我就同意。”

  父亲坚决不同意。

  02

  和父亲大吵一架后,我赌气离了家,带着追上来的母亲塞给我的包袱和一点点现钱,搭熟人的车,我进了城。

  母亲是让我投奔表姐,“先应付两个月,你也咂摸咂摸味,开学前一定回来一趟,不管上不上学,都给我和你爸说一声。”

  可是我没去投奔表姐。

  我进城找到同学,又请同学陪我一起到表姐店里,我对表姐说同学帮我介绍了工作,和她一起在一个串串店当服务员。

  表姐见我坚持,审了同学半天,留了同学的证件、电话和家庭地址等,答应帮我应付父母,让我试一试,临走时又给我了些钱。

  我的第一次自立拉开了帷幕。

  串串店开在城郊,规模不大,算上老板、老板娘,和包括我在内的六个服务员,一共是八个人。“规模不大”是老板娘说的,在我看来,已经不小了。

  为省钱也是为保密,老板主掌厨房一应事宜,有个服务员主要配合他;老板娘在前台,负责下单、结账,和日常管理。

  我们五个服务员负责服务客人,没开门时帮忙采购、洗菜、择菜、打扫卫生等。

  宿舍在附近的城中村,简易套房,架子床。老板两口子一套,我们六个人一套。

  初期的磨合过后,我渐渐进入正式的打工生活。

  我可不是傻乎乎光干活,我有自己的长远打算,所以,平时干活时,我比较有心。

  我发现,比起粗壮的、掌握着所谓配料秘方的老板,能言善道的漂亮老板娘才是这个店的主心骨、灵魂人物。

  老板娘长得漂亮,更胜在嘴巧,待人热心、态度诚恳,见谁都跟亲人一样。我猜她也是从底层磨练出来的,待人接物上颇有一套功夫。

  同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像三伏天吃了冰棍,让人觉得特别熨贴、舒服。

  老板勤恳,老板娘精明,我们被调教有方,生意不火才怪。

  03

  但是,时间一长,我敏锐地发现有几点比较异常。

  一是老板娘和老板对彼此的态度。有时像正常夫妻,有时看老板对老板娘说话又特别不客气,而老板娘对老板,好像也有很多怨气,但又出于某种畏惧,不敢过分表达。

  每周总有一两个晚上,也可以说是第二天凌晨,送走最后一拨客人、收拾打扫完后,老板会关起厨房的门,一个人在里面忙活半晌,不知道做些什么。

  “配料呢。秘方!”同学说。

  “不要人帮忙?”我问。

  同学摇头,嘴一撇看看厨房,又把视线转向在前台忙碌的老板娘:“老婆都不让进。”

  真奇怪,世上还有连老婆都不放心的人。

  第二个奇怪之处是租的房子。

  据我观察和估算,按店里的流水和这家店的起办时间,他们早能置办起不止一套房产了,但时至今日,他们还住在出租房里,而且同时租了三套。

  一套自住,一套宿舍,还有一套不在这个房东家,但离这儿也不远。听说只有放假时才偶尔有人住,平时大多空着。

  这是为什么呢?

  我初入社会,出于谨慎和自我保护,产生了疑心,觉得必须弄个水落石出才能彻底放心。

  我比以前更加勤快、更加有眼色,脏活累活,只要没人愿意干,我都默默接手,因为干活多,接触的角角落落也多,听到的杂七杂八的消息就多。

  因为勤快,我日渐获得老板娘的赏识。

  04

  这天晚上,收拾完卫生,只剩我和老板娘两人。我想着反正要回同一个房东家,和她一起走更安全些。

  结果,老板娘压根没有走的意思。她从架子上拿出半瓶红酒,摆上两个杯子,对我说:“来,妹儿,陪姐喝两杯。”

  两个女人,二半夜,喝起红酒来。

  我心中有数,但凡这种场景,总是对方想要表达些什么,倾诉些什么。或许,今天晚上就是我知道他们秘密的最好时机呢。

  酒过三旬,老板娘问我:“听小王(我同学)说,你刚参加完高考?”我点头。

  “听说你不想复读?想做生意?”我点头。

  “那你看姐这生意好做不?”我点头、俄而,摇头。

  老板娘笑了。又倒了大半杯,一饮而尽。借着灯光,我看见她粉面如霞,眼波流转,原本就漂亮的脸上竟有了丝丝媚意,仔细看,又夹着些幽怨。

  又喝几杯,老板娘醉眼朦胧地对我说:“能读,还是去读书。生意,嗝、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女人啊,嗝、还是要自己厉害,有本事,靠男人,呵呵、嗝——”

  “姐我看你这样也挺好的。”我承认这句话是我故意的。

  但后来听到的故事却真不是我原先所期望的。

  05

  我曾经设想过四五个情节,但从来没想过,现在的老板娘不是老板的原配。

  平时见他俩说话、调笑,虽偶有不谐,大多数总归如正常夫妻,我却没料到,面前的老板娘,竟然是老板的第二任老婆。三儿转正的。

  我脑子里还在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耳边老板娘说:“呵呵,你看出来没?你老板和那个小姜——”小姜是另一个服务员,来得比我早、资历比我老,而且,比我们五个人都漂亮。

  老板娘说,最近老板在和那个小姜眉来眼去呢,“我告诉你哈,那个小姜,你也防着点,不是什么好鸟!”

  这时候,我俩已经走在回住所的路上,老板娘靠在我身上,我努力用瘦小的身子支撑住她,尽量不让她倒,她一边踉踉呛呛地走,嘴里还一边继续在念叨。

  “小姜、那个、小蹄子、骚蹄子,以为我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哼!也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我呸!她想得美!你们等着——”她完全醉了。

  老板娘那晚喝酒时说的话,我后来从同学和一些熟客、及通过自己的仔细观察和偷听,得到了验证。

  这家串串店是老板和原配开的,开始时不是店面,就是个流动小吃摊,老板夫妻俩,一个进菜收拾,一个配料摆摊,相扶相持,勤勤恳恳,积小成大,终于开了店面。

  老板家在农村,家里有爷奶爸妈四个老人,孩子到上学的年纪后,老板娘见生意已完全进入正轨,家里老人年迈,上学的孩子需要照顾,就从店里撤回去照顾家。只在假期时带孩子过来住住——那租的第三套房就是给她们准备的。

  但平时她们没来时,那套空着的房子却被老板做了别用——和情人幽会。

  餐饮行业,服务的大多是女生,出于吸引客流量的需要,服务员中一般都有几个相貌佼佼者。

  单身男老板身边围着一群年轻的女孩,天长日久,难免有越线行为发生。

  开始只是暧昧、聊sao,后来就是想纾解欲望,对方既有所付出,必有所期待。

  现任老板娘就是借和老板有rou体关系,绕过老板上门逼原配退位、而且最后竟然成功的。

  但上位后的生活,实在一言难尽。

  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的风光,背地里,她也没少流眼泪。

  她是三儿转正,来头本就理不直气不壮,加上本事不行,除了一张漂亮的脸,一张能说的嘴,其他和普通人没甚两样,而老板,偷腥食髓知味,怎么可能在她这说停就停,说改就改。

  当着店员的面不说,背后俩人经常因为老板和女服务员调笑而吵架。

  别看她管账,真正的财权也不由她说了算。

  因为老人和孩子,也因为农村对离婚女人的一些偏见,原配坚持离婚不离家,仍住在老板的老家,和公婆孩子一起。

  除离婚时老板给的一笔补偿外,每个月,老板会定时给她生活费、零花钱,孩子的教育经费等,她则像个保姆一样,照顾着老板的后方大本营。

  每到假期,两个孩子要见爸爸,原配带孩子们一起进城,现老板娘的日子就更难熬。

  那时,老板想回她这儿就回她这儿,不想回招呼都不打,谁知道是回原配那儿了,还是进了别的哪个女人的闺房,她都不好问。

  现老板娘一直想买房,钱早攒够了,但老板就是不同意,借口是要开分店、扩大生意。

  孩子也是一个痛点——老板说,他已经有俩娃了,儿女双全,不想再要,生得起养不起。他一狠心竟然把自己结扎了,这也是他在外面玩得开的一个原因——反正不担心谁再用怀孕威胁他。

  他有孩子,但老板娘没有啊!

  可是老板不提供原材料,她一个人,想得再美也生不出来!

  没有自己的孩子,一天到晚拼死拼活这么干,不知道攒下的这份家业,最后便宜谁?

  怪不得我觉得老板娘一会拼命扑着干,一会儿又松懈怠工呢?原来原因在这儿。

  06

  随着我对老板娘两口子的“格外”关注,我发现小姜对我的态度越来越不友好,说话夹枪带棒、做事指桑骂槐,我有心和她争,又觉得掉价。

  我碰到过几次,小姜和老板反锁了门在厨房,有次有人要拿东西把门叫开,老板假模假样走出来,小姜在后面别过身子扣扣子,面红耳赤的。

  真腌臜!

  我原来还觉得这是个好生意,流水快、利润大,比和表姐卖水果强多了,有心用自己的勤劳获取老板和老板娘的好感,从他们身上偷一点师,现在看来,拿了工资就赶紧走人吧。

  自和老板娘喝了那次酒,被她半主动半被动地交了心,第二天酒醒,老板娘对我的态度也开始变得怪怪的。

  我大概猜到她是为什么,因为,她觉得我掌握了她的秘密,她的地位来得不光彩,身边有我这个知她根底的人在,她不自信,不安全,觉得没面子。

  何况,我长得不比小姜差,她可能思此及彼,怕我和小姜一样,觊觎她的位子吧。

  她不知道,那个她费尽心机得来的位子,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暑假临近尾声,孩子们要采购新学期的用具,服务员里我学历最高,办事最稳重,老板专门赐我一天假,让陪原配和孩子们出去买东西。

  我终于见到了那个离婚不离家、照常在老家替前夫尽孝的原配。

  如我所想,那是一个很善良的农村妇人,人看着就很老实。

  被前夫离婚,被抛弃,她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怨恨。她先是感谢我能抽出时间特意陪他们,一路上怕冷场,故意找话题和我聊天。

  给孩子们买书时,我的视线在一套《汪曾棋散文合集》上多瞄了两眼,结账时,手里就多了一个袋子,“拿着吧,我看你很喜欢。”

  我一力拒绝,她继续强塞:“读书好啊!女人就是要多读书。读书才能明事理,不做糊涂事,还能自立自强,不靠男人。”

  从她有些沧桑的目光中,我读懂了她没说出口的话:如果我当时多读些书,好好读书,也不至于落得这种境地,遇坏人,被抛弃,为了孩子还不得不寄人篱下。

  那时的农村,对像原配这样中途被丈夫抛弃的女人有诸多偏见,不管是不是女人的问题,都会对女人多加指责和刁难。

  听说原配娘家有哥有弟,估计哥嫂弟弟弟媳难容她,她又没有强大的资本重新开始,加上孩子们这个压力,才不得不忍辱负重,继续寄居在前夫门下。

  07

  我同情原配,也佩服她为了孩子们所付出的努力和所受的委屈,但有一点我不敢苟同。

  她的不怨恨,一半是没办法,认命,一半是悲观地自责。她把和丈夫之间的问题至少有一半归罪在自己。

  你并没有错,何来自责?

  回宿舍的路上,我千思万绪,以前父母总说学校是个小社会,现在看,小小的串串店某种程度上,也是个小社会。

  大社会上有的人情世故、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勾心斗角,小小的串串店也日日上演着。

  小姜和老板娘的矛盾日益激化,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身为两个女人争夺的中心,老板,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被人当成香饽饽的得意。

  看着他们三人演戏一般的日常剧,我觉得,打工的生活也该到此为止了。

  领了当月工资,我马上向老板和老板娘提出辞职。

  老板娘帮我结算其他费用时,低着头的嘴角露出一丝丝隐约的笑意,而老板,吃惊地瞪大双眼:“为什么?我还打算下个月给你涨工资呢?”

  嗬!你涨的工资我可不敢要!小姜不就是涨了工资后扑入你的陷阱怀抱吗?

  我离开的时候是傍晚,正值陆续上客时,老板看我态度坚决,又问了两句就悻悻进了厨房,老板娘则亲热地挽着我的手,一直把我送出街口。

  夕阳西下,走出很远,我一回头,她还站在原地看着这边。

  我知道,她肯定不是在看我,她是在看她的过去,看她没当三儿时那单纯美好、充满无数希望的过去。

  我牢牢记住了她最后说的话:

  女孩家,任何时候,不管为什么目的,都不要随便委身于男人。

  男人并不能使你强大,孩子有出息也不能——那是他们的光荣——金钱、房子更不能。能使你强大的唯有你自己。

  回去好好读书吧。珍惜你爸给你提供的复读机会。

  你值钱,你的身体才值钱。你在别人眼里才值钱。

  这是老板娘用亲身经历总结出的血泪教训,我想,我现在吸取一定来得及。

  

  木木爱电影

  0.9

  2019.08.20 13:46

  字数 5089

  来源微信公众号:三花门里的疯子,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01

  2000年夏天,我高考失利。

  父亲想让我复读,因为我们家是两个女孩子,在农村,很多人对这样的家庭瞧不起。

  出生后的十八年,我见过多次父母因没有儿子被人欺侮的情景,也因为此,我不想复读。

  复读要花钱,对靠在地里刨粮食的父母来说,又要加重他们的负担;而且,前年盖新房时和邻居的一次吵架,让我迫切地想找个强有力的依靠,来帮父母撑起这个家。

  父亲在一边絮絮叨叨,说的是诸如:“像咱们家这种情况,只有读书才能跳出去!”“你看看我和你妈,一辈子在农村,我们多想让你俩跳出这个坑!”以及“你个女娃,不读书,想干啥?难道你想嫁个农村人,一辈子也在土里刨食?”

  一个个反问、一句句诘责,我全以沉默相对。

  我想的是:早嫁人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家两个女孩,我招个上门女婿,出身苦一点,性格好一点,身体壮一点,我相信以自己的智力,应该能拿捏住他,能让他协助我一块儿把这个家振兴起来。

  至于妹妹,她和我不一样,她必须读书,跳出农门。

  当然,我现在才十八岁,离嫁人还有几年,那么这几年我干什么?高考前我就打算好了,和表姐一起做生意去。

  表姐和表姐夫在县里卖水果,从小本生意做起,攒了几年钱,现在已经开了店面,我去学艺,管住管吃就行,不要工资,好好学上两年,争取自己也开个店。

  我在母亲那里探过口风,母亲是个农村妇女,没主意,没说赞成也没说反对,只说:“看你爸吧,你爸同意我就同意。”

  父亲坚决不同意。

  02

  和父亲大吵一架后,我赌气离了家,带着追上来的母亲塞给我的包袱和一点点现钱,搭熟人的车,我进了城。

  母亲是让我投奔表姐,“先应付两个月,你也咂摸咂摸味,开学前一定回来一趟,不管上不上学,都给我和你爸说一声。”

  可是我没去投奔表姐。

  我进城找到同学,又请同学陪我一起到表姐店里,我对表姐说同学帮我介绍了工作,和她一起在一个串串店当服务员。

  表姐见我坚持,审了同学半天,留了同学的证件、电话和家庭地址等,答应帮我应付父母,让我试一试,临走时又给我了些钱。

  我的第一次自立拉开了帷幕。

  串串店开在城郊,规模不大,算上老板、老板娘,和包括我在内的六个服务员,一共是八个人。“规模不大”是老板娘说的,在我看来,已经不小了。

  为省钱也是为保密,老板主掌厨房一应事宜,有个服务员主要配合他;老板娘在前台,负责下单、结账,和日常管理。

  我们五个服务员负责服务客人,没开门时帮忙采购、洗菜、择菜、打扫卫生等。

  宿舍在附近的城中村,简易套房,架子床。老板两口子一套,我们六个人一套。

  初期的磨合过后,我渐渐进入正式的打工生活。

  我可不是傻乎乎光干活,我有自己的长远打算,所以,平时干活时,我比较有心。

  我发现,比起粗壮的、掌握着所谓配料秘方的老板,能言善道的漂亮老板娘才是这个店的主心骨、灵魂人物。

  老板娘长得漂亮,更胜在嘴巧,待人热心、态度诚恳,见谁都跟亲人一样。我猜她也是从底层磨练出来的,待人接物上颇有一套功夫。

  同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像三伏天吃了冰棍,让人觉得特别熨贴、舒服。

  老板勤恳,老板娘精明,我们被调教有方,生意不火才怪。

  03

  但是,时间一长,我敏锐地发现有几点比较异常。

  一是老板娘和老板对彼此的态度。有时像正常夫妻,有时看老板对老板娘说话又特别不客气,而老板娘对老板,好像也有很多怨气,但又出于某种畏惧,不敢过分表达。

  每周总有一两个晚上,也可以说是第二天凌晨,送走最后一拨客人、收拾打扫完后,老板会关起厨房的门,一个人在里面忙活半晌,不知道做些什么。

  “配料呢。秘方!”同学说。

  “不要人帮忙?”我问。

  同学摇头,嘴一撇看看厨房,又把视线转向在前台忙碌的老板娘:“老婆都不让进。”

  真奇怪,世上还有连老婆都不放心的人。

  第二个奇怪之处是租的房子。

  据我观察和估算,按店里的流水和这家店的起办时间,他们早能置办起不止一套房产了,但时至今日,他们还住在出租房里,而且同时租了三套。

  一套自住,一套宿舍,还有一套不在这个房东家,但离这儿也不远。听说只有放假时才偶尔有人住,平时大多空着。

  这是为什么呢?

  我初入社会,出于谨慎和自我保护,产生了疑心,觉得必须弄个水落石出才能彻底放心。

  我比以前更加勤快、更加有眼色,脏活累活,只要没人愿意干,我都默默接手,因为干活多,接触的角角落落也多,听到的杂七杂八的消息就多。

  因为勤快,我日渐获得老板娘的赏识。

  04

  这天晚上,收拾完卫生,只剩我和老板娘两人。我想着反正要回同一个房东家,和她一起走更安全些。

  结果,老板娘压根没有走的意思。她从架子上拿出半瓶红酒,摆上两个杯子,对我说:“来,妹儿,陪姐喝两杯。”

  两个女人,二半夜,喝起红酒来。

  我心中有数,但凡这种场景,总是对方想要表达些什么,倾诉些什么。或许,今天晚上就是我知道他们秘密的最好时机呢。

  酒过三旬,老板娘问我:“听小王(我同学)说,你刚参加完高考?”我点头。

  “听说你不想复读?想做生意?”我点头。

  “那你看姐这生意好做不?”我点头、俄而,摇头。

  老板娘笑了。又倒了大半杯,一饮而尽。借着灯光,我看见她粉面如霞,眼波流转,原本就漂亮的脸上竟有了丝丝媚意,仔细看,又夹着些幽怨。

  又喝几杯,老板娘醉眼朦胧地对我说:“能读,还是去读书。生意,嗝、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女人啊,嗝、还是要自己厉害,有本事,靠男人,呵呵、嗝——”

  “姐我看你这样也挺好的。”我承认这句话是我故意的。

  但后来听到的故事却真不是我原先所期望的。

  05

  我曾经设想过四五个情节,但从来没想过,现在的老板娘不是老板的原配。

  平时见他俩说话、调笑,虽偶有不谐,大多数总归如正常夫妻,我却没料到,面前的老板娘,竟然是老板的第二任老婆。三儿转正的。

  我脑子里还在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耳边老板娘说:“呵呵,你看出来没?你老板和那个小姜——”小姜是另一个服务员,来得比我早、资历比我老,而且,比我们五个人都漂亮。

  老板娘说,最近老板在和那个小姜眉来眼去呢,“我告诉你哈,那个小姜,你也防着点,不是什么好鸟!”

  这时候,我俩已经走在回住所的路上,老板娘靠在我身上,我努力用瘦小的身子支撑住她,尽量不让她倒,她一边踉踉呛呛地走,嘴里还一边继续在念叨。

  “小姜、那个、小蹄子、骚蹄子,以为我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哼!也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我呸!她想得美!你们等着——”她完全醉了。

  老板娘那晚喝酒时说的话,我后来从同学和一些熟客、及通过自己的仔细观察和偷听,得到了验证。

  这家串串店是老板和原配开的,开始时不是店面,就是个流动小吃摊,老板夫妻俩,一个进菜收拾,一个配料摆摊,相扶相持,勤勤恳恳,积小成大,终于开了店面。

  老板家在农村,家里有爷奶爸妈四个老人,孩子到上学的年纪后,老板娘见生意已完全进入正轨,家里老人年迈,上学的孩子需要照顾,就从店里撤回去照顾家。只在假期时带孩子过来住住——那租的第三套房就是给她们准备的。

  但平时她们没来时,那套空着的房子却被老板做了别用——和情人幽会。

  餐饮行业,服务的大多是女生,出于吸引客流量的需要,服务员中一般都有几个相貌佼佼者。

  单身男老板身边围着一群年轻的女孩,天长日久,难免有越线行为发生。

  开始只是暧昧、聊sao,后来就是想纾解欲望,对方既有所付出,必有所期待。

  现任老板娘就是借和老板有rou体关系,绕过老板上门逼原配退位、而且最后竟然成功的。

  但上位后的生活,实在一言难尽。

  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的风光,背地里,她也没少流眼泪。

  她是三儿转正,来头本就理不直气不壮,加上本事不行,除了一张漂亮的脸,一张能说的嘴,其他和普通人没甚两样,而老板,偷腥食髓知味,怎么可能在她这说停就停,说改就改。

  当着店员的面不说,背后俩人经常因为老板和女服务员调笑而吵架。

  别看她管账,真正的财权也不由她说了算。

  因为老人和孩子,也因为农村对离婚女人的一些偏见,原配坚持离婚不离家,仍住在老板的老家,和公婆孩子一起。

  除离婚时老板给的一笔补偿外,每个月,老板会定时给她生活费、零花钱,孩子的教育经费等,她则像个保姆一样,照顾着老板的后方大本营。

  每到假期,两个孩子要见爸爸,原配带孩子们一起进城,现老板娘的日子就更难熬。

  那时,老板想回她这儿就回她这儿,不想回招呼都不打,谁知道是回原配那儿了,还是进了别的哪个女人的闺房,她都不好问。

  现老板娘一直想买房,钱早攒够了,但老板就是不同意,借口是要开分店、扩大生意。

  孩子也是一个痛点——老板说,他已经有俩娃了,儿女双全,不想再要,生得起养不起。他一狠心竟然把自己结扎了,这也是他在外面玩得开的一个原因——反正不担心谁再用怀孕威胁他。

  他有孩子,但老板娘没有啊!

  可是老板不提供原材料,她一个人,想得再美也生不出来!

  没有自己的孩子,一天到晚拼死拼活这么干,不知道攒下的这份家业,最后便宜谁?

  怪不得我觉得老板娘一会拼命扑着干,一会儿又松懈怠工呢?原来原因在这儿。

  06

  随着我对老板娘两口子的“格外”关注,我发现小姜对我的态度越来越不友好,说话夹枪带棒、做事指桑骂槐,我有心和她争,又觉得掉价。

  我碰到过几次,小姜和老板反锁了门在厨房,有次有人要拿东西把门叫开,老板假模假样走出来,小姜在后面别过身子扣扣子,面红耳赤的。

  真腌臜!

  我原来还觉得这是个好生意,流水快、利润大,比和表姐卖水果强多了,有心用自己的勤劳获取老板和老板娘的好感,从他们身上偷一点师,现在看来,拿了工资就赶紧走人吧。

  自和老板娘喝了那次酒,被她半主动半被动地交了心,第二天酒醒,老板娘对我的态度也开始变得怪怪的。

  我大概猜到她是为什么,因为,她觉得我掌握了她的秘密,她的地位来得不光彩,身边有我这个知她根底的人在,她不自信,不安全,觉得没面子。

  何况,我长得不比小姜差,她可能思此及彼,怕我和小姜一样,觊觎她的位子吧。

  她不知道,那个她费尽心机得来的位子,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暑假临近尾声,孩子们要采购新学期的用具,服务员里我学历最高,办事最稳重,老板专门赐我一天假,让陪原配和孩子们出去买东西。

  我终于见到了那个离婚不离家、照常在老家替前夫尽孝的原配。

  如我所想,那是一个很善良的农村妇人,人看着就很老实。

  被前夫离婚,被抛弃,她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怨恨。她先是感谢我能抽出时间特意陪他们,一路上怕冷场,故意找话题和我聊天。

  给孩子们买书时,我的视线在一套《汪曾棋散文合集》上多瞄了两眼,结账时,手里就多了一个袋子,“拿着吧,我看你很喜欢。”

  我一力拒绝,她继续强塞:“读书好啊!女人就是要多读书。读书才能明事理,不做糊涂事,还能自立自强,不靠男人。”

  从她有些沧桑的目光中,我读懂了她没说出口的话:如果我当时多读些书,好好读书,也不至于落得这种境地,遇坏人,被抛弃,为了孩子还不得不寄人篱下。

  那时的农村,对像原配这样中途被丈夫抛弃的女人有诸多偏见,不管是不是女人的问题,都会对女人多加指责和刁难。

  听说原配娘家有哥有弟,估计哥嫂弟弟弟媳难容她,她又没有强大的资本重新开始,加上孩子们这个压力,才不得不忍辱负重,继续寄居在前夫门下。

  07

  我同情原配,也佩服她为了孩子们所付出的努力和所受的委屈,但有一点我不敢苟同。

  她的不怨恨,一半是没办法,认命,一半是悲观地自责。她把和丈夫之间的问题至少有一半归罪在自己。

  你并没有错,何来自责?

  回宿舍的路上,我千思万绪,以前父母总说学校是个小社会,现在看,小小的串串店某种程度上,也是个小社会。

  大社会上有的人情世故、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勾心斗角,小小的串串店也日日上演着。

  小姜和老板娘的矛盾日益激化,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身为两个女人争夺的中心,老板,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被人当成香饽饽的得意。

  看着他们三人演戏一般的日常剧,我觉得,打工的生活也该到此为止了。

  领了当月工资,我马上向老板和老板娘提出辞职。

  老板娘帮我结算其他费用时,低着头的嘴角露出一丝丝隐约的笑意,而老板,吃惊地瞪大双眼:“为什么?我还打算下个月给你涨工资呢?”

  嗬!你涨的工资我可不敢要!小姜不就是涨了工资后扑入你的陷阱怀抱吗?

  我离开的时候是傍晚,正值陆续上客时,老板看我态度坚决,又问了两句就悻悻进了厨房,老板娘则亲热地挽着我的手,一直把我送出街口。

  夕阳西下,走出很远,我一回头,她还站在原地看着这边。

  我知道,她肯定不是在看我,她是在看她的过去,看她没当三儿时那单纯美好、充满无数希望的过去。

  我牢牢记住了她最后说的话:

  女孩家,任何时候,不管为什么目的,都不要随便委身于男人。

  男人并不能使你强大,孩子有出息也不能——那是他们的光荣——金钱、房子更不能。能使你强大的唯有你自己。

  回去好好读书吧。珍惜你爸给你提供的复读机会。

  你值钱,你的身体才值钱。你在别人眼里才值钱。

  这是老板娘用亲身经历总结出的血泪教训,我想,我现在吸取一定来得及。

  来源微信公众号:三花门里的疯子,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01

  2000年夏天,我高考失利。

  父亲想让我复读,因为我们家是两个女孩子,在农村,很多人对这样的家庭瞧不起。

  出生后的十八年,我见过多次父母因没有儿子被人欺侮的情景,也因为此,我不想复读。

  复读要花钱,对靠在地里刨粮食的父母来说,又要加重他们的负担;而且,前年盖新房时和邻居的一次吵架,让我迫切地想找个强有力的依靠,来帮父母撑起这个家。

  父亲在一边絮絮叨叨,说的是诸如:“像咱们家这种情况,只有读书才能跳出去!”“你看看我和你妈,一辈子在农村,我们多想让你俩跳出这个坑!”以及“你个女娃,不读书,想干啥?难道你想嫁个农村人,一辈子也在土里刨食?”

  一个个反问、一句句诘责,我全以沉默相对。

  我想的是:早嫁人也没什么不好。我们家两个女孩,我招个上门女婿,出身苦一点,性格好一点,身体壮一点,我相信以自己的智力,应该能拿捏住他,能让他协助我一块儿把这个家振兴起来。

  至于妹妹,她和我不一样,她必须读书,跳出农门。

  当然,我现在才十八岁,离嫁人还有几年,那么这几年我干什么?高考前我就打算好了,和表姐一起做生意去。

  表姐和表姐夫在县里卖水果,从小本生意做起,攒了几年钱,现在已经开了店面,我去学艺,管住管吃就行,不要工资,好好学上两年,争取自己也开个店。

  我在母亲那里探过口风,母亲是个农村妇女,没主意,没说赞成也没说反对,只说:“看你爸吧,你爸同意我就同意。”

  父亲坚决不同意。

  02

  和父亲大吵一架后,我赌气离了家,带着追上来的母亲塞给我的包袱和一点点现钱,搭熟人的车,我进了城。

  母亲是让我投奔表姐,“先应付两个月,你也咂摸咂摸味,开学前一定回来一趟,不管上不上学,都给我和你爸说一声。”

  可是我没去投奔表姐。

  我进城找到同学,又请同学陪我一起到表姐店里,我对表姐说同学帮我介绍了工作,和她一起在一个串串店当服务员。

  表姐见我坚持,审了同学半天,留了同学的证件、电话和家庭地址等,答应帮我应付父母,让我试一试,临走时又给我了些钱。

  我的第一次自立拉开了帷幕。

  串串店开在城郊,规模不大,算上老板、老板娘,和包括我在内的六个服务员,一共是八个人。“规模不大”是老板娘说的,在我看来,已经不小了。

  为省钱也是为保密,老板主掌厨房一应事宜,有个服务员主要配合他;老板娘在前台,负责下单、结账,和日常管理。

  我们五个服务员负责服务客人,没开门时帮忙采购、洗菜、择菜、打扫卫生等。

  宿舍在附近的城中村,简易套房,架子床。老板两口子一套,我们六个人一套。

  初期的磨合过后,我渐渐进入正式的打工生活。

  我可不是傻乎乎光干活,我有自己的长远打算,所以,平时干活时,我比较有心。

  我发现,比起粗壮的、掌握着所谓配料秘方的老板,能言善道的漂亮老板娘才是这个店的主心骨、灵魂人物。

  老板娘长得漂亮,更胜在嘴巧,待人热心、态度诚恳,见谁都跟亲人一样。我猜她也是从底层磨练出来的,待人接物上颇有一套功夫。

  同一句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像三伏天吃了冰棍,让人觉得特别熨贴、舒服。

  老板勤恳,老板娘精明,我们被调教有方,生意不火才怪。

  03

  但是,时间一长,我敏锐地发现有几点比较异常。

  一是老板娘和老板对彼此的态度。有时像正常夫妻,有时看老板对老板娘说话又特别不客气,而老板娘对老板,好像也有很多怨气,但又出于某种畏惧,不敢过分表达。

  每周总有一两个晚上,也可以说是第二天凌晨,送走最后一拨客人、收拾打扫完后,老板会关起厨房的门,一个人在里面忙活半晌,不知道做些什么。

  “配料呢。秘方!”同学说。

  “不要人帮忙?”我问。

  同学摇头,嘴一撇看看厨房,又把视线转向在前台忙碌的老板娘:“老婆都不让进。”

  真奇怪,世上还有连老婆都不放心的人。

  第二个奇怪之处是租的房子。

  据我观察和估算,按店里的流水和这家店的起办时间,他们早能置办起不止一套房产了,但时至今日,他们还住在出租房里,而且同时租了三套。

  一套自住,一套宿舍,还有一套不在这个房东家,但离这儿也不远。听说只有放假时才偶尔有人住,平时大多空着。

  这是为什么呢?

  我初入社会,出于谨慎和自我保护,产生了疑心,觉得必须弄个水落石出才能彻底放心。

  我比以前更加勤快、更加有眼色,脏活累活,只要没人愿意干,我都默默接手,因为干活多,接触的角角落落也多,听到的杂七杂八的消息就多。

  因为勤快,我日渐获得老板娘的赏识。

  04

  这天晚上,收拾完卫生,只剩我和老板娘两人。我想着反正要回同一个房东家,和她一起走更安全些。

  结果,老板娘压根没有走的意思。她从架子上拿出半瓶红酒,摆上两个杯子,对我说:“来,妹儿,陪姐喝两杯。”

  两个女人,二半夜,喝起红酒来。

  我心中有数,但凡这种场景,总是对方想要表达些什么,倾诉些什么。或许,今天晚上就是我知道他们秘密的最好时机呢。

  酒过三旬,老板娘问我:“听小王(我同学)说,你刚参加完高考?”我点头。

  “听说你不想复读?想做生意?”我点头。

  “那你看姐这生意好做不?”我点头、俄而,摇头。

  老板娘笑了。又倒了大半杯,一饮而尽。借着灯光,我看见她粉面如霞,眼波流转,原本就漂亮的脸上竟有了丝丝媚意,仔细看,又夹着些幽怨。

  又喝几杯,老板娘醉眼朦胧地对我说:“能读,还是去读书。生意,嗝、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女人啊,嗝、还是要自己厉害,有本事,靠男人,呵呵、嗝——”

  “姐我看你这样也挺好的。”我承认这句话是我故意的。

  但后来听到的故事却真不是我原先所期望的。

  05

  我曾经设想过四五个情节,但从来没想过,现在的老板娘不是老板的原配。

  平时见他俩说话、调笑,虽偶有不谐,大多数总归如正常夫妻,我却没料到,面前的老板娘,竟然是老板的第二任老婆。三儿转正的。

  我脑子里还在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现实,耳边老板娘说:“呵呵,你看出来没?你老板和那个小姜——”小姜是另一个服务员,来得比我早、资历比我老,而且,比我们五个人都漂亮。

  老板娘说,最近老板在和那个小姜眉来眼去呢,“我告诉你哈,那个小姜,你也防着点,不是什么好鸟!”

  这时候,我俩已经走在回住所的路上,老板娘靠在我身上,我努力用瘦小的身子支撑住她,尽量不让她倒,她一边踉踉呛呛地走,嘴里还一边继续在念叨。

  “小姜、那个、小蹄子、骚蹄子,以为我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哼!也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我呸!她想得美!你们等着——”她完全醉了。

  老板娘那晚喝酒时说的话,我后来从同学和一些熟客、及通过自己的仔细观察和偷听,得到了验证。

  这家串串店是老板和原配开的,开始时不是店面,就是个流动小吃摊,老板夫妻俩,一个进菜收拾,一个配料摆摊,相扶相持,勤勤恳恳,积小成大,终于开了店面。

  老板家在农村,家里有爷奶爸妈四个老人,孩子到上学的年纪后,老板娘见生意已完全进入正轨,家里老人年迈,上学的孩子需要照顾,就从店里撤回去照顾家。只在假期时带孩子过来住住——那租的第三套房就是给她们准备的。

  但平时她们没来时,那套空着的房子却被老板做了别用——和情人幽会。

  餐饮行业,服务的大多是女生,出于吸引客流量的需要,服务员中一般都有几个相貌佼佼者。

  单身男老板身边围着一群年轻的女孩,天长日久,难免有越线行为发生。

  开始只是暧昧、聊sao,后来就是想纾解欲望,对方既有所付出,必有所期待。

  现任老板娘就是借和老板有rou体关系,绕过老板上门逼原配退位、而且最后竟然成功的。

  但上位后的生活,实在一言难尽。

  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的风光,背地里,她也没少流眼泪。

  她是三儿转正,来头本就理不直气不壮,加上本事不行,除了一张漂亮的脸,一张能说的嘴,其他和普通人没甚两样,而老板,偷腥食髓知味,怎么可能在她这说停就停,说改就改。

  当着店员的面不说,背后俩人经常因为老板和女服务员调笑而吵架。

  别看她管账,真正的财权也不由她说了算。

  因为老人和孩子,也因为农村对离婚女人的一些偏见,原配坚持离婚不离家,仍住在老板的老家,和公婆孩子一起。

  除离婚时老板给的一笔补偿外,每个月,老板会定时给她生活费、零花钱,孩子的教育经费等,她则像个保姆一样,照顾着老板的后方大本营。

  每到假期,两个孩子要见爸爸,原配带孩子们一起进城,现老板娘的日子就更难熬。

  那时,老板想回她这儿就回她这儿,不想回招呼都不打,谁知道是回原配那儿了,还是进了别的哪个女人的闺房,她都不好问。

  现老板娘一直想买房,钱早攒够了,但老板就是不同意,借口是要开分店、扩大生意。

  孩子也是一个痛点——老板说,他已经有俩娃了,儿女双全,不想再要,生得起养不起。他一狠心竟然把自己结扎了,这也是他在外面玩得开的一个原因——反正不担心谁再用怀孕威胁他。

  他有孩子,但老板娘没有啊!

  可是老板不提供原材料,她一个人,想得再美也生不出来!

  没有自己的孩子,一天到晚拼死拼活这么干,不知道攒下的这份家业,最后便宜谁?

  怪不得我觉得老板娘一会拼命扑着干,一会儿又松懈怠工呢?原来原因在这儿。

  06

  随着我对老板娘两口子的“格外”关注,我发现小姜对我的态度越来越不友好,说话夹枪带棒、做事指桑骂槐,我有心和她争,又觉得掉价。

  我碰到过几次,小姜和老板反锁了门在厨房,有次有人要拿东西把门叫开,老板假模假样走出来,小姜在后面别过身子扣扣子,面红耳赤的。

  真腌臜!

  我原来还觉得这是个好生意,流水快、利润大,比和表姐卖水果强多了,有心用自己的勤劳获取老板和老板娘的好感,从他们身上偷一点师,现在看来,拿了工资就赶紧走人吧。

  自和老板娘喝了那次酒,被她半主动半被动地交了心,第二天酒醒,老板娘对我的态度也开始变得怪怪的。

  我大概猜到她是为什么,因为,她觉得我掌握了她的秘密,她的地位来得不光彩,身边有我这个知她根底的人在,她不自信,不安全,觉得没面子。

  何况,我长得不比小姜差,她可能思此及彼,怕我和小姜一样,觊觎她的位子吧。

  她不知道,那个她费尽心机得来的位子,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暑假临近尾声,孩子们要采购新学期的用具,服务员里我学历最高,办事最稳重,老板专门赐我一天假,让陪原配和孩子们出去买东西。

  我终于见到了那个离婚不离家、照常在老家替前夫尽孝的原配。

  如我所想,那是一个很善良的农村妇人,人看着就很老实。

  被前夫离婚,被抛弃,她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怨恨。她先是感谢我能抽出时间特意陪他们,一路上怕冷场,故意找话题和我聊天。

  给孩子们买书时,我的视线在一套《汪曾棋散文合集》上多瞄了两眼,结账时,手里就多了一个袋子,“拿着吧,我看你很喜欢。”

  我一力拒绝,她继续强塞:“读书好啊!女人就是要多读书。读书才能明事理,不做糊涂事,还能自立自强,不靠男人。”

  从她有些沧桑的目光中,我读懂了她没说出口的话:如果我当时多读些书,好好读书,也不至于落得这种境地,遇坏人,被抛弃,为了孩子还不得不寄人篱下。

  那时的农村,对像原配这样中途被丈夫抛弃的女人有诸多偏见,不管是不是女人的问题,都会对女人多加指责和刁难。

  听说原配娘家有哥有弟,估计哥嫂弟弟弟媳难容她,她又没有强大的资本重新开始,加上孩子们这个压力,才不得不忍辱负重,继续寄居在前夫门下。

  07

  我同情原配,也佩服她为了孩子们所付出的努力和所受的委屈,但有一点我不敢苟同。

  她的不怨恨,一半是没办法,认命,一半是悲观地自责。她把和丈夫之间的问题至少有一半归罪在自己。

  你并没有错,何来自责?

  回宿舍的路上,我千思万绪,以前父母总说学校是个小社会,现在看,小小的串串店某种程度上,也是个小社会。

  大社会上有的人情世故、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勾心斗角,小小的串串店也日日上演着。

  小姜和老板娘的矛盾日益激化,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身为两个女人争夺的中心,老板,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被人当成香饽饽的得意。

  看着他们三人演戏一般的日常剧,我觉得,打工的生活也该到此为止了。

  领了当月工资,我马上向老板和老板娘提出辞职。

  老板娘帮我结算其他费用时,低着头的嘴角露出一丝丝隐约的笑意,而老板,吃惊地瞪大双眼:“为什么?我还打算下个月给你涨工资呢?”

  嗬!你涨的工资我可不敢要!小姜不就是涨了工资后扑入你的陷阱怀抱吗?

  我离开的时候是傍晚,正值陆续上客时,老板看我态度坚决,又问了两句就悻悻进了厨房,老板娘则亲热地挽着我的手,一直把我送出街口。

  夕阳西下,走出很远,我一回头,她还站在原地看着这边。

  我知道,她肯定不是在看我,她是在看她的过去,看她没当三儿时那单纯美好、充满无数希望的过去。

  我牢牢记住了她最后说的话:

  女孩家,任何时候,不管为什么目的,都不要随便委身于男人。

  男人并不能使你强大,孩子有出息也不能——那是他们的光荣——金钱、房子更不能。能使你强大的唯有你自己。

  回去好好读书吧。珍惜你爸给你提供的复读机会。

  你值钱,你的身体才值钱。你在别人眼里才值钱。

  这是老板娘用亲身经历总结出的血泪教训,我想,我现在吸取一定来得及。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