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篱落疏疏月又西193步步为营

www.zsctrip.com2019-08-02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在办公室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吸着烟,一支接一支。有一刻他的视线就停在电话上出神。他害怕自己的计划跟不上变化的节奏;他怕姚晓利不能把夏沫领去宿舍;他还担心叶媚的人身安全。其实他很清楚,当他把叶媚推上这条路时,叶媚会越来越危险。

  苏子卿看着窗外的风雪停了,一缕阳光飘进了他的办公室。阳光铺在他办公桌的一角,他伸出手想摸阳光,摸到的却是冬天的冷。

  “子卿!”黄岚推门而入,她拎了一个白色的手提包,穿着白色的羊绒大衣。她的头发是自来卷,她刻意喷了啫喱,定型成大波浪卷。她的眼睛偏小,所以她把眼线画得又粗又黑,反倒让人看不清眼珠在哪里。她的五官都很小巧,若不是今天画的黑眼线,她是个很清秀的女子。

  “你怎么来了?”苏子卿极不耐烦地瞥了一眼黄岚:“你把眼线画到眼周,画成熊猫还是国宝!”

  黄岚概是习惯了苏子卿这样说自己,她也并不介意:“姚晓利打来电话了。她说,夏沫告诉叶媚,是她当年把叶好推下楼的。”

  “叶媚呢?”苏子卿松了一口气,夏沫到底还是说出来了。这就意味着,叶媚现在很危险。他开始担心叶媚的安全。

  “叶媚被夏沫掐着脖子往凉台推的时候,姚晓利大喊了几声,她的好几个同学都看到了。”黄岚说着,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苏子卿:“今天的一切都按着你的预计来的。你这么了解夏沫?你和她曾经?”

  苏子卿这会儿急着打电话找叶媚,黄岚抓住电话:“怎么?你不敢说?”

  苏子卿看着黄岚坏坏地笑:“你想知道?“他去抢电话。

  黄岚用双手捂住电话:“当然,否则我不会这样问你。”

  苏子卿很无奈的:“夏沫是我高中时的女朋友,她意外怀过我的孩子。我和夏沫相识多年,当然了解她!对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现在反悔还跟得上!”他推开黄岚,给叶媚打电话。

  叶媚刚从公安局往外走:“苏董。”

  “叶媚,你在哪里?”苏子卿有些紧张,他知道叶媚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我在新城区公安局,我想着自己有了证据,可是……”叶媚心底沮丧极了。

  “叶媚,你现在就呆在公安局里。我让小孙去接你回总公司。记着只许上小孙的车!”苏子卿挂了叶媚的电话,他立刻给小孙打电话:“立刻去新城区公安局,接叶媚回总公司。”

  黄岚看苏子卿表情凝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也不再闹:“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姚晓利,她是整个事情的目击者。你叫姚晓利这几天不要到处招摇,让她和你住在一起。”苏子卿突然想起来。

  “好的。子卿,你还说做婚纱呢?”黄岚拽住苏子卿。

  苏子卿舔了舔嘴唇:“乖!”他得安抚眼前的女子:“只有这件事情处理好,我才能保住苏家,否则……”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扳倒夏智勇,苏家的公司岌岌可危。叶媚已经去过公安局了,夏智勇很快会知道。

  从现在起,不只是夏沫要寻叶媚,夏智勇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叶媚。他们已经知道叶媚有了证据……那么叶媚有可能被灭口?

  半个小时以后,小孙给苏子卿打来电话:“苏董,我接到叶媚姐了。叶媚姐要去文艺路。”

  苏子卿揉了揉额头,叶媚去文艺路,肯定是去寒云那里。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性。他不能让叶媚把危险带给寒云:“小孙,必须把叶媚带回来!”

  叶媚此时已经到了寒云店门口:“小孙,我到了。”

  “叶媚姐,苏董让你立刻回总公司,他有事找你!”小孙锁住了车门。

  “小孙,我下去取件衣服就来。”叶媚恳求着。

  小孙还是打开了车门。叶媚从车上下去跑进了寒云店里。

  姜寒云正在给一个客户量着尺寸。叶媚拽住寒云,她把自己的手机塞给寒云:“寒云,除了你,我没有朋友了。我的手机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关于叶好的……”她的眼泪流了出来:“你也知道夏沫的背景,我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

  小孙在外面使劲摁着汽车喇叭。叶媚取了自己的大衣穿到身上,她冲着寒云笑了笑:“寒云,姐走了,帮我保存好。”她知道自己不能把手机带在身上。她知道,夏沫不会放过自己,夏沫身后的势力很强大。她只能等待时机。

  “叶媚姐。”姜寒云追到了店门口,她听清楚了叶媚刚才的意思。她突然地担心叶媚。

  叶媚冲着寒云挥手:“祝你生意兴隆!”她被小孙带回了户县的总公司。

  苏子卿坐在办公室里等她:“叶媚,西安的销量很让人担心。你在那边的工作已经有人代替了。”他只字不提今天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你暂时做我的秘书。”

  “苏董,我在西安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我请求……”叶媚执着地说。

  “有什么事重于公司的事情?”苏子卿不能明说,他以为叶媚不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叶媚这张牌出到现在,已经触动了夏沫和夏智勇。夏智勇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一旦夏智勇被调查,叶媚再出手,对于夏家父女将是致命一击。

  苏子卿安排好叶媚,又开车到西安,他要亲自约见范美娟。

  苏子卿在人民剧院门口等范美娟,这时候已是黄昏,夕阳把人的身影拉得极长。

  范美娟把紫色和白色丝巾交叉在一起,系在脖子上。她穿着紫色的大衣,化着得体的妆容。是岁月太过无情,给这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眉梢眼角刻下了太多痕迹,但她依然是美的。那经过岁月积淀后的优雅比年轻女子更有魅力。

  苏子卿看着范美娟向自己走来的身影,不由得叹息,这个女人年轻时候该怎样的迷惑了众生?以她的样貌,生出像乔远寒那样的儿子,是理所应当的。

  “阿姨好!”苏子卿走到范美娟面前。

  范美娟不耐烦地看了眼苏子卿:“你就是苏长海的接班人?”她的眼神里全是不可置信。

  苏子卿笑着:“对,我现在暂替我爸管理公司。”

  “暫替?”范美娟看着苏子卿笑,她觉得苏长海的过错并不比孙志刚少。

  “当然,我爸最多是涉嫌违法经营,不正当商业竞争。”苏子卿知道范美娟还对夏智勇抱着幻想:“没有收受贿赂,更没有生活作风问题。”

  “苏子卿,你就为了和我谈这些?”范美娟很是不满,她自己如今根本见不到孙志刚。孙志刚还在被调查中。孙志刚这些年做了些什么,她心里大概清楚。

  范美娟为了孙志刚,最近找夏智勇屡屡受挫,她心底多少是有些怨气的。她知道,孙志刚的那些事和夏智勇多少有些关系。可孙志刚被调查,夏智勇一点也不着急。夏智勇抱怨,孙志刚不知道收敛,太过分,丟他的面子……

  夏智勇升迁了,并没有被孙志刚拖累。范美娟有些看不懂,当然她觉得,夏智勇能拉孙志刚一把最好。她还抱着幻想。

  苏子卿今天来找范美娟,就想把范美娟希望的泡沫打碎。他希望,范美娟能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鱼死网破的故事纵然惨烈,选择这样方式的人心底是有着绝望的。他突然理解了自己父亲这样的抉择。

  96

  微风轻扬晓月寒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3.6

  2019.07.29 23:59*

  字数 2512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在办公室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吸着烟,一支接一支。有一刻他的视线就停在电话上出神。他害怕自己的计划跟不上变化的节奏;他怕姚晓利不能把夏沫领去宿舍;他还担心叶媚的人身安全。其实他很清楚,当他把叶媚推上这条路时,叶媚会越来越危险。

  苏子卿看着窗外的风雪停了,一缕阳光飘进了他的办公室。阳光铺在他办公桌的一角,他伸出手想摸阳光,摸到的却是冬天的冷。

  “子卿!”黄岚推门而入,她拎了一个白色的手提包,穿着白色的羊绒大衣。她的头发是自来卷,她刻意喷了啫喱,定型成大波浪卷。她的眼睛偏小,所以她把眼线画得又粗又黑,反倒让人看不清眼珠在哪里。她的五官都很小巧,若不是今天画的黑眼线,她是个很清秀的女子。

  “你怎么来了?”苏子卿极不耐烦地瞥了一眼黄岚:“你把眼线画到眼周,画成熊猫还是国宝!”

  黄岚概是习惯了苏子卿这样说自己,她也并不介意:“姚晓利打来电话了。她说,夏沫告诉叶媚,是她当年把叶好推下楼的。”

  “叶媚呢?”苏子卿松了一口气,夏沫到底还是说出来了。这就意味着,叶媚现在很危险。他开始担心叶媚的安全。

  “叶媚被夏沫掐着脖子往凉台推的时候,姚晓利大喊了几声,她的好几个同学都看到了。”黄岚说着,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苏子卿:“今天的一切都按着你的预计来的。你这么了解夏沫?你和她曾经?”

  苏子卿这会儿急着打电话找叶媚,黄岚抓住电话:“怎么?你不敢说?”

  苏子卿看着黄岚坏坏地笑:“你想知道?“他去抢电话。

  黄岚用双手捂住电话:“当然,否则我不会这样问你。”

  苏子卿很无奈的:“夏沫是我高中时的女朋友,她意外怀过我的孩子。我和夏沫相识多年,当然了解她!对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现在反悔还跟得上!”他推开黄岚,给叶媚打电话。

  叶媚刚从公安局往外走:“苏董。”

  “叶媚,你在哪里?”苏子卿有些紧张,他知道叶媚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我在新城区公安局,我想着自己有了证据,可是……”叶媚心底沮丧极了。

  “叶媚,你现在就呆在公安局里。我让小孙去接你回总公司。记着只许上小孙的车!”苏子卿挂了叶媚的电话,他立刻给小孙打电话:“立刻去新城区公安局,接叶媚回总公司。”

  黄岚看苏子卿表情凝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也不再闹:“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姚晓利,她是整个事情的目击者。你叫姚晓利这几天不要到处招摇,让她和你住在一起。”苏子卿突然想起来。

  “好的。子卿,你还说做婚纱呢?”黄岚拽住苏子卿。

  苏子卿舔了舔嘴唇:“乖!”他得安抚眼前的女子:“只有这件事情处理好,我才能保住苏家,否则……”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扳倒夏智勇,苏家的公司岌岌可危。叶媚已经去过公安局了,夏智勇很快会知道。

  从现在起,不只是夏沫要寻叶媚,夏智勇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叶媚。他们已经知道叶媚有了证据……那么叶媚有可能被灭口?

  半个小时以后,小孙给苏子卿打来电话:“苏董,我接到叶媚姐了。叶媚姐要去文艺路。”

  苏子卿揉了揉额头,叶媚去文艺路,肯定是去寒云那里。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性。他不能让叶媚把危险带给寒云:“小孙,必须把叶媚带回来!”

  叶媚此时已经到了寒云店门口:“小孙,我到了。”

  “叶媚姐,苏董让你立刻回总公司,他有事找你!”小孙锁住了车门。

  “小孙,我下去取件衣服就来。”叶媚恳求着。

  小孙还是打开了车门。叶媚从车上下去跑进了寒云店里。

  姜寒云正在给一个客户量着尺寸。叶媚拽住寒云,她把自己的手机塞给寒云:“寒云,除了你,我没有朋友了。我的手机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关于叶好的……”她的眼泪流了出来:“你也知道夏沫的背景,我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

  小孙在外面使劲摁着汽车喇叭。叶媚取了自己的大衣穿到身上,她冲着寒云笑了笑:“寒云,姐走了,帮我保存好。”她知道自己不能把手机带在身上。她知道,夏沫不会放过自己,夏沫身后的势力很强大。她只能等待时机。

  “叶媚姐。”姜寒云追到了店门口,她听清楚了叶媚刚才的意思。她突然地担心叶媚。

  叶媚冲着寒云挥手:“祝你生意兴隆!”她被小孙带回了户县的总公司。

  苏子卿坐在办公室里等她:“叶媚,西安的销量很让人担心。你在那边的工作已经有人代替了。”他只字不提今天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你暂时做我的秘书。”

  “苏董,我在西安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我请求……”叶媚执着地说。

  “有什么事重于公司的事情?”苏子卿不能明说,他以为叶媚不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叶媚这张牌出到现在,已经触动了夏沫和夏智勇。夏智勇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一旦夏智勇被调查,叶媚再出手,对于夏家父女将是致命一击。

  苏子卿安排好叶媚,又开车到西安,他要亲自约见范美娟。

  苏子卿在人民剧院门口等范美娟,这时候已是黄昏,夕阳把人的身影拉得极长。

  范美娟把紫色和白色丝巾交叉在一起,系在脖子上。她穿着紫色的大衣,化着得体的妆容。是岁月太过无情,给这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眉梢眼角刻下了太多痕迹,但她依然是美的。那经过岁月积淀后的优雅比年轻女子更有魅力。

  苏子卿看着范美娟向自己走来的身影,不由得叹息,这个女人年轻时候该怎样的迷惑了众生?以她的样貌,生出像乔远寒那样的儿子,是理所应当的。

  “阿姨好!”苏子卿走到范美娟面前。

  范美娟不耐烦地看了眼苏子卿:“你就是苏长海的接班人?”她的眼神里全是不可置信。

  苏子卿笑着:“对,我现在暂替我爸管理公司。”

  “暫替?”范美娟看着苏子卿笑,她觉得苏长海的过错并不比孙志刚少。

  “当然,我爸最多是涉嫌违法经营,不正当商业竞争。”苏子卿知道范美娟还对夏智勇抱着幻想:“没有收受贿赂,更没有生活作风问题。”

  “苏子卿,你就为了和我谈这些?”范美娟很是不满,她自己如今根本见不到孙志刚。孙志刚还在被调查中。孙志刚这些年做了些什么,她心里大概清楚。

  范美娟为了孙志刚,最近找夏智勇屡屡受挫,她心底多少是有些怨气的。她知道,孙志刚的那些事和夏智勇多少有些关系。可孙志刚被调查,夏智勇一点也不着急。夏智勇抱怨,孙志刚不知道收敛,太过分,丟他的面子……

  夏智勇升迁了,并没有被孙志刚拖累。范美娟有些看不懂,当然她觉得,夏智勇能拉孙志刚一把最好。她还抱着幻想。

  苏子卿今天来找范美娟,就想把范美娟希望的泡沫打碎。他希望,范美娟能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鱼死网破的故事纵然惨烈,选择这样方式的人心底是有着绝望的。他突然理解了自己父亲这样的抉择。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子卿在办公室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吸着烟,一支接一支。有一刻他的视线就停在电话上出神。他害怕自己的计划跟不上变化的节奏;他怕姚晓利不能把夏沫领去宿舍;他还担心叶媚的人身安全。其实他很清楚,当他把叶媚推上这条路时,叶媚会越来越危险。

  苏子卿看着窗外的风雪停了,一缕阳光飘进了他的办公室。阳光铺在他办公桌的一角,他伸出手想摸阳光,摸到的却是冬天的冷。

  “子卿!”黄岚推门而入,她拎了一个白色的手提包,穿着白色的羊绒大衣。她的头发是自来卷,她刻意喷了啫喱,定型成大波浪卷。她的眼睛偏小,所以她把眼线画得又粗又黑,反倒让人看不清眼珠在哪里。她的五官都很小巧,若不是今天画的黑眼线,她是个很清秀的女子。

  “你怎么来了?”苏子卿极不耐烦地瞥了一眼黄岚:“你把眼线画到眼周,画成熊猫还是国宝!”

  黄岚概是习惯了苏子卿这样说自己,她也并不介意:“姚晓利打来电话了。她说,夏沫告诉叶媚,是她当年把叶好推下楼的。”

  “叶媚呢?”苏子卿松了一口气,夏沫到底还是说出来了。这就意味着,叶媚现在很危险。他开始担心叶媚的安全。

  “叶媚被夏沫掐着脖子往凉台推的时候,姚晓利大喊了几声,她的好几个同学都看到了。”黄岚说着,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苏子卿:“今天的一切都按着你的预计来的。你这么了解夏沫?你和她曾经?”

  苏子卿这会儿急着打电话找叶媚,黄岚抓住电话:“怎么?你不敢说?”

  苏子卿看着黄岚坏坏地笑:“你想知道?“他去抢电话。

  黄岚用双手捂住电话:“当然,否则我不会这样问你。”

  苏子卿很无奈的:“夏沫是我高中时的女朋友,她意外怀过我的孩子。我和夏沫相识多年,当然了解她!对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现在反悔还跟得上!”他推开黄岚,给叶媚打电话。

  叶媚刚从公安局往外走:“苏董。”

  “叶媚,你在哪里?”苏子卿有些紧张,他知道叶媚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我在新城区公安局,我想着自己有了证据,可是……”叶媚心底沮丧极了。

  “叶媚,你现在就呆在公安局里。我让小孙去接你回总公司。记着只许上小孙的车!”苏子卿挂了叶媚的电话,他立刻给小孙打电话:“立刻去新城区公安局,接叶媚回总公司。”

  黄岚看苏子卿表情凝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也不再闹:“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姚晓利,她是整个事情的目击者。你叫姚晓利这几天不要到处招摇,让她和你住在一起。”苏子卿突然想起来。

  “好的。子卿,你还说做婚纱呢?”黄岚拽住苏子卿。

  苏子卿舔了舔嘴唇:“乖!”他得安抚眼前的女子:“只有这件事情处理好,我才能保住苏家,否则……”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扳倒夏智勇,苏家的公司岌岌可危。叶媚已经去过公安局了,夏智勇很快会知道。

  从现在起,不只是夏沫要寻叶媚,夏智勇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找叶媚。他们已经知道叶媚有了证据……那么叶媚有可能被灭口?

  半个小时以后,小孙给苏子卿打来电话:“苏董,我接到叶媚姐了。叶媚姐要去文艺路。”

  苏子卿揉了揉额头,叶媚去文艺路,肯定是去寒云那里。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性。他不能让叶媚把危险带给寒云:“小孙,必须把叶媚带回来!”

  叶媚此时已经到了寒云店门口:“小孙,我到了。”

  “叶媚姐,苏董让你立刻回总公司,他有事找你!”小孙锁住了车门。

  “小孙,我下去取件衣服就来。”叶媚恳求着。

  小孙还是打开了车门。叶媚从车上下去跑进了寒云店里。

  姜寒云正在给一个客户量着尺寸。叶媚拽住寒云,她把自己的手机塞给寒云:“寒云,除了你,我没有朋友了。我的手机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关于叶好的……”她的眼泪流了出来:“你也知道夏沫的背景,我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

  小孙在外面使劲摁着汽车喇叭。叶媚取了自己的大衣穿到身上,她冲着寒云笑了笑:“寒云,姐走了,帮我保存好。”她知道自己不能把手机带在身上。她知道,夏沫不会放过自己,夏沫身后的势力很强大。她只能等待时机。

  “叶媚姐。”姜寒云追到了店门口,她听清楚了叶媚刚才的意思。她突然地担心叶媚。

  叶媚冲着寒云挥手:“祝你生意兴隆!”她被小孙带回了户县的总公司。

  苏子卿坐在办公室里等她:“叶媚,西安的销量很让人担心。你在那边的工作已经有人代替了。”他只字不提今天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你暂时做我的秘书。”

  “苏董,我在西安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我请求……”叶媚执着地说。

  “有什么事重于公司的事情?”苏子卿不能明说,他以为叶媚不知道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叶媚这张牌出到现在,已经触动了夏沫和夏智勇。夏智勇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一旦夏智勇被调查,叶媚再出手,对于夏家父女将是致命一击。

  苏子卿安排好叶媚,又开车到西安,他要亲自约见范美娟。

  苏子卿在人民剧院门口等范美娟,这时候已是黄昏,夕阳把人的身影拉得极长。

  范美娟把紫色和白色丝巾交叉在一起,系在脖子上。她穿着紫色的大衣,化着得体的妆容。是岁月太过无情,给这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眉梢眼角刻下了太多痕迹,但她依然是美的。那经过岁月积淀后的优雅比年轻女子更有魅力。

  苏子卿看着范美娟向自己走来的身影,不由得叹息,这个女人年轻时候该怎样的迷惑了众生?以她的样貌,生出像乔远寒那样的儿子,是理所应当的。

  “阿姨好!”苏子卿走到范美娟面前。

  范美娟不耐烦地看了眼苏子卿:“你就是苏长海的接班人?”她的眼神里全是不可置信。

  苏子卿笑着:“对,我现在暂替我爸管理公司。”

  “暫替?”范美娟看着苏子卿笑,她觉得苏长海的过错并不比孙志刚少。

  “当然,我爸最多是涉嫌违法经营,不正当商业竞争。”苏子卿知道范美娟还对夏智勇抱着幻想:“没有收受贿赂,更没有生活作风问题。”

  “苏子卿,你就为了和我谈这些?”范美娟很是不满,她自己如今根本见不到孙志刚。孙志刚还在被调查中。孙志刚这些年做了些什么,她心里大概清楚。

  范美娟为了孙志刚,最近找夏智勇屡屡受挫,她心底多少是有些怨气的。她知道,孙志刚的那些事和夏智勇多少有些关系。可孙志刚被调查,夏智勇一点也不着急。夏智勇抱怨,孙志刚不知道收敛,太过分,丟他的面子……

  夏智勇升迁了,并没有被孙志刚拖累。范美娟有些看不懂,当然她觉得,夏智勇能拉孙志刚一把最好。她还抱着幻想。

  苏子卿今天来找范美娟,就想把范美娟希望的泡沫打碎。他希望,范美娟能和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鱼死网破的故事纵然惨烈,选择这样方式的人心底是有着绝望的。他突然理解了自己父亲这样的抉择。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