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zsctrip.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奉先从加点开始》最新章节。

看着叶沧澜依旧病弱的摸样,王忠心头不自觉的黯然了一下,他的这个亲梅竹马自幼体弱多病,为了他,王忠不息违反自己的原则以权谋私了一回,让叶沧澜加入到穿越人员的名单中,但没想到,纵然是洪荒元气的洗礼和荒木界的无处不在的天材地宝的帮助下,叶沧澜也只是稍微恢复了一些元气,身体依旧无法痊愈。

为此,王忠甚至不息颜面拜托到恩莱科和拉斐尔身上,前者已经成长为一个不俗的魔法研究者,后者的光明之力天生就对一切伤势病患都有极高的治愈能力,却依旧无用。

原本宛如铁打般的汉子,每每思及这里都有着难以言喻的痛苦,而且,还因为和恩莱科拉斐尔两人私交过密,导致隐隐有些风波在酝酿,当然,在叶沧澜面前王忠不会让这些情感流露出来。

王忠却没发现,在他充满怜惜去拍打抚慰叶沧澜的时候,拉斐尔带着一丝尴尬,悄然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眼前互相间透露着不可动摇爱恋的两人,拉斐尔的双眼中流出一丝黯然

1000

事情的具体缘由已经淡忘了,刚开始只是抱着怜悯而来,一来二去,却被叶沧澜由骨子里透出的温柔和慈祥锁感动,让拉斐尔感受到了宛如家人般的温暖,不知不觉间他便已经将叶沧澜视为自己的姐姐……也许还有其他感情在,但已经诉说不清,也不想深究下去了。

“大哥,你放心,虽然我们并有没能力治愈沧澜姐,但主的恩典必然可以的。”拉斐尔摆出一副信心满满的神情,这不是虚言,今天来他已经试过他的大圣光之力了,有效的恢复了叶沧澜的一丝元气,才有了今天她亲自下厨的举动,如果换成更强的大天使长来和大光明神来,说不定还真能治愈。

吃了一顿饭,当拉斐尔匆匆离去,传播光明信仰之事也是一件急不容缓的大事,但当踏出王忠居住的树洞门外时,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一抹入骨的冷峻,一旦离开了这里,他自然而然从往昔的腼腆大男孩蜕变成光明神的圣子。

莫煌饶有兴趣的窥探着这一幕,倒有几分感叹情爱之力的伟大,纵然日渐被大圣光之力侵蚀内心,日渐变得偏执冷峻乃至于暴虐,但一旦去到叶沧澜面前,那些侵蚀宛如从没发生过一般,完全恢复正常,从冷漠的旁观者和熟知历史的重生者的角度来看,莫煌知道叶沧澜这个美貌不算惊人,却挺有味道的女人已经成为了拉斐尔心灵的重要支柱,支撑着他身为正常拉斐尔的一面。

可想而知,当这个心灵支柱彻底崩塌的时候,拉斐尔会发生如何惊人的蜕变。

叶沧澜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莫煌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评估着,她的存在隐隐牵动了很多未来的大势变幻,是不可动摇的核心关键,当她逝去时,王忠才会抱着满心的悲沧走上未来沧澜始龙之路,拉斐尔才会无可挽回的蜕变成无血无泪的光明圣帝,也让两大人间帝王结

1000

4e0b永不可解的血仇,拉开了后世两大帝国疯狂血战,数以亿计人丧生大****局面的序幕。

回味着史书中那被称为龙之悲泪的时代,诡诈无情的政治博弈让王忠锒铛入狱,命运用最黑暗最无情的笔描绘了一幕幕的凄歌,一个接一个的阴谋暗算之下,曾经坚守终生的家国信念破灭,家人,朋友,爱侣为了自己接连逝去,背叛和抉择,成龙之路上到底付出了多少,却已经是无人知晓。

莫煌回忆着,感叹着,却是再一次审视着,重生至今,掌造化之力不敢说,但却可以决定很多人很多事的命运变迁。

叶沧澜救还是不救……在莫煌心中同样是个艰难的抉择。

她的病莫煌并不陌生,是生命本源的亏空,身体宛如破了无数洞的沙漏一般,任由如何补充也阻挡不住生命元气的流逝,所以任由洪荒元气洗礼和大量天材地宝塞下去也不顶用,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绝症,但对于莫煌来说却算不上,后世沧澜始龙王忠踏足人间帝王之境后,对此苦苦思索,发大宏愿要让爱妻之病不再重现人间,开发了一系列应对此病的医治方法,莫煌自然知晓一些。

但救了之后,不再一无所有的王忠是否能真正奋发蜕变,而不再是无血无泪的拉斐尔又是否真的称得上光明圣帝?

莫煌所行之事纵然为成就自己做了许多谋划,但他从来没忘记过未来七大人间帝王才是镇守人类文明,让浩瀚黄金盛世到来的关键所在,面对叶沧澜这个堪称命运节点,关联到两位以上人间帝王命运的存在,莫煌也很是饶头。

一时间,竟真的难以决定,因为莫煌此刻要面对的是命运长河的不可测,所以对于拉斐尔的呼唤和渴求,莫煌也没有立刻给予回应。

心念一动,莫煌手指轻敲了两下,一股晦涩的波动静静飘扬。

408

3000王忠贵为华夏方开拓势力的首领之一,颇为位高权重,每日要处理的事情也颇多,吃完饭之后也出门去了,叶沧澜收拾完,盘腿打坐,虽然因为病弱的关系修炼效果极差,但也不能说是没用,心细爱人,不忍其看着自己如此摸样痛苦,叶沧澜也很是努力。

但不知为何,今日的打坐效果很差,总有股昏沉浑噩的感觉,不自觉间便沉沉昏睡而去。

恍惚迷离的梦中,叶沧澜宛如漫步在一条幽深漆黑的走道中,无知无觉走着,走到尽头眼前大放光明,入目一片鸟语花香,散发着难以言喻的静谧和幽静。

一张小白木茶几,上面放着两杯茶,一个身披黑袍的清秀男子静静坐着品茶。

“我有一个问题,想了很久都没做出决定,所以我想咨询一下你的意见。”

叶沧澜此时才如梦方醒,看着眼前这个男子,纵然身处诡异莫名之处,不知道为何她却一点都不害怕,也不彷徨,仿佛冥冥之中有股声音告诉她无需惊慌一般。

恍如身不由己,又好似出于自己主动,叶沧澜坐在男子面前,捧起茶,静静的喝了一口,很香很醇。

男子轻弹手指,两个身影浮现,王忠和拉斐尔勾肩搭背,笑的甚是开朗,倒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一个是你的丈夫,一个是你视为自己弟弟的男人,你很珍惜他们是吗?”

“是的,我很珍惜他们。”

不想去问眼前这个男子是谁,一股发自内心的感觉告诉了她这个问题是无益的。

“你可知,他们如此和蔼相处,全是因为你。”

又是一弹指,叶沧澜远处又多了一个自己,王忠和拉斐尔对着自己露出了相当开怀的笑容。

“你又可知,当你逝去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样。”

男子单掌按下,如敲动命运的机关一般,在叶沧澜眼中,代表自己的那个幻影消失之后,王忠和拉斐尔对视一眼,松开了勾肩搭背的手,渐行渐远,如走过漫长的岁月一般,两人摸样同时大变。

一袭滚黑龙袍,无穷氤氲之气袅绕,王忠坚毅的面容不曾变幻,却增添了几许沧桑,眉宇间时刻紧皱,如有莫大悲

愤难耐时刻纠结在心头一般,皱起的眉头,自眼角斜伸至额头,宛如龙角一般,眼中带着的,是一股睥睨万物,掌控天下苍生万物的极致霸气。

拉斐尔面容依旧年轻,但却看不到一丝一毫属于人类的感情,是连冰冷都不具备的虚无,瞳孔中一双十字架闪耀着无穷圣光,一袭素色白袍,背后十二只羽翼轻拍,每一次扇动都挥洒出无量光明。

两人对视,王忠霸气的双眸中透露着的是宛如野兽般咆哮着的杀意,拉斐尔虚无一般的双瞳也动色,释放出来的,是最极致最恐怖的冰冷杀气。

无需言明,只是眼神的对视都足以让旁观者领悟两人间倾尽三生三世都洗不尽的深仇大恨,袅绕着风云,牵动着大地众生的一双龙拳,和挥洒无量圣光的双拳撼动在一起,在两人背后,无数身披重装鳞甲的骑士和漫天天使大军交织在一起,无穷无尽的鲜血铺满了大地。

“这就是你和他们的未来,你的逝去,会让他们反目成仇,但也会让他们踏上人生的巅峰,我在犹豫,我在踌躇,是否应该让这样的命运出现,也许身为当事人的你可以给予我答案。”

叶沧澜双眸凄迷,纵然缘由未明,但她却莫名明白这就是“注定”的未来,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看着两人反目成仇怒吼厮杀的画面,不知不觉间,两行泪水渐渐垂落。

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切去交换这个未来不会实现……纵是无言,但在缓缓流落的泪水中,却让男子明白了这个意思,在这种梦境之中,叶沧澜揭示的是自己最真诚的本心,不会有任何掩饰和虚假。

男子喝了口茶,看着叶沧澜,良久之后,却是一笑。

“我一直很讨厌所谓的温柔,我认为这是一种怜悯,也许这是因为我两世孤儿之身的关系,所以我宁愿用铁与血的手段告诉别人什么叫做自强,但你真的很有趣,纯粹纯洁到极致的温柔,完全没有一丝污秽和自私,都让我开始怀疑你是否人类了,因为你的内心中居然一点阴暗面都没有,圣洁纯洁温柔到极致,宛如圣母一般,难怪王忠和拉斐尔会被你所吸引,就连我此刻都不由得为你毫无掩饰的本心感到了一丝感动了呢……”

男子放下茶杯,双眸闪烁着幽暗的光芒,在这个由神圣意志和阿赖耶共同构架的梦境中,他如同神明一般无所不能,双眸闪烁间,看见的是叶沧澜往昔的一幕幕。

自幼病弱,被断言活不过十岁,自幼躺在病床中,每天最常坐的事情,便是透过窗户凝视着窗外的芸芸众生,那双带着柔弱的双眸中,透露着的是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对街道上来回行走人的好奇和期盼。

她的世界是如此的贫瘠和单调,除了父母之外,唯一一个朋友就是住在隔壁家的王忠,医院的白色和难闻的药味构成了贯穿童年的最主要记忆,最常住的重症病室,最常坐的交通工具是急救车,年幼的她已经见过太多生离死别。

不仅没有丧气,反而用可爱的笑容鼓舞着自己,鼓舞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乐观向上的笑容,如透明易碎的水晶一般,让人心醉让人怜惜。

也许上天看见了她的乐观,渐渐的长大。

知道生命容易凋谢,所以倍为珍稀,知道世事无常,所以温柔以对……?

男子的嘴角勾起一丝莫名的笑容,意态玩味的说道:“如此完美极端的内心,说不定你有着非常危险的资质呢,有兴趣和我签订契约,成为地狱之魔王吗,不必着急回答,当你真正觉悟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

第一时间更新《奉先从加点开始》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时间之碑

待惊蛰

道长有毒请指教

幕末机关梭

厦门无味舒食素食馆

李不清白

无限流大佬竟是我自己

果果香

难眠的反义词

苦涩的柿子

重生三国之曹家逆子

千里羽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