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ISIS崛起全怪奥巴马!美国前防长出书,抱怨超级大国没信誉!

www.zsctrip.com2019-09-11

  原创诤闻军事2019.9.4我要分享

  据美国媒体报道,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新书中严厉抨击贝拉克·奥巴马和乔·拜登在担任美国正副总统时期严重失误,他们的天真和对现实的无知导致ISIS在伊拉克崛起的原因之一。

  这本马蒂斯与宾·韦斯特合著的名为《呼号混乱:学习领导》”的书中,没有深入研究马蒂斯与特朗普总统的讨论。而且马蒂斯在接受采访时只表示,他与特朗普的关系并不“紧张”。“在政策问题上与政府分道扬镳后,我尽量不说话,”马蒂斯说。“我不想说一些便宜话,让现在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马蒂斯于去年12月辞去了特朗普政府的职务,此前,他在美国军队突然撤出叙利亚问题上与总统发生冲突,此前他在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问题上,也与特朗普存在两年的深刻分歧。

  

  但马蒂斯在他的书中,确实公开了他在2010年至2013年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指挥官的任期对当时美国政府的批评。他把矛头对准了奥巴马政府,批评后者不惜一切代价逐步减少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马蒂斯写道,奥巴马的任期“是一个我见证责任和欺骗、勇气和懦弱,以及最终的战略挫折的时期。”

  “在华盛顿,关于美国军队应该留在伊拉克多少人的争论贯穿了整个2011年,”马蒂斯回忆道。“中央司令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取代鲍勃·盖茨的新任国防部长利昂·帕内塔继续建议白宫保留剩余兵力,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是如此。”但是马蒂斯称,所有这些人“说话都不管用”,因为奥巴马特别专注于履行他结束伊拉克战争的公开承诺。2011年末,奥巴马在向全国发表的演讲中自信地表示,在伊拉克的大约4万名军人“肯定会回家过节”。

  

  马蒂斯说,政府对伊拉克总理努里·马利基的信任也是错误的。“马利基总理是高度不可信任的,副总统先生,”马蒂斯回忆曾经亲自警告拜登。“他跟我们说话的时候很狡猾。他把美国的大使和军事顾问视为他反逊尼派计划的障碍。他希望将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从政府中清除或边缘化。”

  马蒂斯写道,“副总统拜登和他的助手非常礼貌地倾听。但当我们交谈时,我感觉到我在说服政府官员不要支持马利基方面没有取得进展。这就像是和住在木屋里的人交谈防火知识,但他们却认为没有必要成立消防队。我发现拜登是一个令人敬佩和蔼可亲的人。但他已经超过了他愿意考虑一个“好主意”的程度。他不想再听到更多,他想让我们的军队撤出伊拉克。无论哪条路能实现最快撤军,他都喜欢。”

  

  马蒂斯总结道:“他流露出了一个下定决心的人的自信,甚至可能对他错误判断情况的后果无动于衷。”根据马蒂斯的说法,拜登当时反驳说,“马利基希望我们留下来,因为否则他在伊拉克看不到未来。”马蒂斯说,“伊拉克重新陷入了不断升级的暴力。这就像看着一场车祸慢动作。但所有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而且是可以预防的。”

  2016年,面对ISIS国在伊拉克权力真空中的崛起,奥巴马曾将其斥为小打小闹,于是向伊拉克派遣了5000名士兵。然而,拜登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名义上负责监督从伊拉克撤军的工作。直到现在竞选总统时,拜登也一直在吹嘘他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我确保奥巴马总统支持我,对我说,‘乔,把我们的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拜登6月在迈阿密说。“我负责从伊拉克撤出15万名作战部队,我的儿子就是其中之一。”但实际上由于ISIS的崛起,这些撤出的美军又再次返回伊拉克。

  

  在他的书中,马蒂斯还指责奥巴马未能执行他自己划定的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红线”,这在全球范围内削弱了美国的信誉。马蒂斯写道:“北约和太平洋地区的老朋友,对美国作为可信安全伙伴的声誉被严重削弱感到沮丧和怀疑。”在36小时内,他接到了一个友好的太平洋国家外交官打来的电话。“嗯,吉姆,”他说,“我想我们在中国问题上只能靠自己了。”马蒂斯写到:“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叙利亚完全解体为人间地狱。其后果包括加速了难民流动,改变了欧洲的政治文化,并不时遭到恐怖袭击。今天的美国要面对胆大妄为的对手和动摇的盟友。”

  

  马蒂斯单独讲述了他自己被奥巴马丢脸的解雇过程。“2012年12月,我接到一个未经授权的电话,告诉我一个小时后,五角大楼将宣布我被解职,”马蒂斯说。“我离开了一个混乱的地区。缺乏一体化的地区战略让我们迷失了方向,我们的朋友也感到困惑。我们没有人领导或指明方向。我离开时深感不安,因为我们动摇了朋友的信心,制造了我们的对手会利用的真空。”

  在接受采访时,马蒂斯强调,他的书并不完全是关于地缘政治和战略上的分歧。“这是关于领导力的,”马蒂斯说。“这是关于盟友,是关于你如何设定作为一名领导者的愿景,让你所有的年轻人,包括最年轻的18岁的年轻人,都有一种主人翁意识!”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据美国媒体报道,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新书中严厉抨击贝拉克·奥巴马和乔·拜登在担任美国正副总统时期严重失误,他们的天真和对现实的无知导致ISIS在伊拉克崛起的原因之一。

  这本马蒂斯与宾·韦斯特合著的名为《呼号混乱:学习领导》”的书中,没有深入研究马蒂斯与特朗普总统的讨论。而且马蒂斯在接受采访时只表示,他与特朗普的关系并不“紧张”。“在政策问题上与政府分道扬镳后,我尽量不说话,”马蒂斯说。“我不想说一些便宜话,让现在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马蒂斯于去年12月辞去了特朗普政府的职务,此前,他在美国军队突然撤出叙利亚问题上与总统发生冲突,此前他在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问题上,也与特朗普存在两年的深刻分歧。

  

  但马蒂斯在他的书中,确实公开了他在2010年至2013年担任美国中央司令部指挥官的任期对当时美国政府的批评。他把矛头对准了奥巴马政府,批评后者不惜一切代价逐步减少美国在伊拉克的驻军。马蒂斯写道,奥巴马的任期“是一个我见证责任和欺骗、勇气和懦弱,以及最终的战略挫折的时期。”

  “在华盛顿,关于美国军队应该留在伊拉克多少人的争论贯穿了整个2011年,”马蒂斯回忆道。“中央司令部、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取代鲍勃·盖茨的新任国防部长利昂·帕内塔继续建议白宫保留剩余兵力,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是如此。”但是马蒂斯称,所有这些人“说话都不管用”,因为奥巴马特别专注于履行他结束伊拉克战争的公开承诺。2011年末,奥巴马在向全国发表的演讲中自信地表示,在伊拉克的大约4万名军人“肯定会回家过节”。

  

  马蒂斯说,政府对伊拉克总理努里·马利基的信任也是错误的。“马利基总理是高度不可信任的,副总统先生,”马蒂斯回忆曾经亲自警告拜登。“他跟我们说话的时候很狡猾。他把美国的大使和军事顾问视为他反逊尼派计划的障碍。他希望将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从政府中清除或边缘化。”

  马蒂斯写道,“副总统拜登和他的助手非常礼貌地倾听。但当我们交谈时,我感觉到我在说服政府官员不要支持马利基方面没有取得进展。这就像是和住在木屋里的人交谈防火知识,但他们却认为没有必要成立消防队。我发现拜登是一个令人敬佩和蔼可亲的人。但他已经超过了他愿意考虑一个“好主意”的程度。他不想再听到更多,他想让我们的军队撤出伊拉克。无论哪条路能实现最快撤军,他都喜欢。”

  

  马蒂斯总结道:“他流露出了一个下定决心的人的自信,甚至可能对他错误判断情况的后果无动于衷。”根据马蒂斯的说法,拜登当时反驳说,“马利基希望我们留下来,因为否则他在伊拉克看不到未来。”马蒂斯说,“伊拉克重新陷入了不断升级的暴力。这就像看着一场车祸慢动作。但所有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而且是可以预防的。”

  2016年,面对ISIS国在伊拉克权力真空中的崛起,奥巴马曾将其斥为小打小闹,于是向伊拉克派遣了5000名士兵。然而,拜登在奥巴马政府期间名义上负责监督从伊拉克撤军的工作。直到现在竞选总统时,拜登也一直在吹嘘他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我确保奥巴马总统支持我,对我说,‘乔,把我们的作战部队撤出伊拉克,’”拜登6月在迈阿密说。“我负责从伊拉克撤出15万名作战部队,我的儿子就是其中之一。”但实际上由于ISIS的崛起,这些撤出的美军又再次返回伊拉克。

  

  在他的书中,马蒂斯还指责奥巴马未能执行他自己划定的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红线”,这在全球范围内削弱了美国的信誉。马蒂斯写道:“北约和太平洋地区的老朋友,对美国作为可信安全伙伴的声誉被严重削弱感到沮丧和怀疑。”在36小时内,他接到了一个友好的太平洋国家外交官打来的电话。“嗯,吉姆,”他说,“我想我们在中国问题上只能靠自己了。”马蒂斯写到:“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叙利亚完全解体为人间地狱。其后果包括加速了难民流动,改变了欧洲的政治文化,并不时遭到恐怖袭击。今天的美国要面对胆大妄为的对手和动摇的盟友。”

  

  马蒂斯单独讲述了他自己被奥巴马丢脸的解雇过程。“2012年12月,我接到一个未经授权的电话,告诉我一个小时后,五角大楼将宣布我被解职,”马蒂斯说。“我离开了一个混乱的地区。缺乏一体化的地区战略让我们迷失了方向,我们的朋友也感到困惑。我们没有人领导或指明方向。我离开时深感不安,因为我们动摇了朋友的信心,制造了我们的对手会利用的真空。”

  在接受采访时,马蒂斯强调,他的书并不完全是关于地缘政治和战略上的分歧。“这是关于领导力的,”马蒂斯说。“这是关于盟友,是关于你如何设定作为一名领导者的愿景,让你所有的年轻人,包括最年轻的18岁的年轻人,都有一种主人翁意识!”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