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小欢喜,大人生!看中年家庭妇女的子女教育,支个招

www.zsctrip.com2019-09-05

  2019 国道移民

  又是一年开学季。近期多所高校迎来新生报到,微博上也都是晒开学报到的,比如他们。

  

  

  

  

  

  方一凡去了南京艺术学院,英子也考入了心心念念的南京大学,磊儿完成了母亲的心愿,考上了清华大学;曾经因为赛车被父亲痛骂的杨杨,却在父亲的支持下,去了德国学习汽车制造。孩子们都考上了心仪的大学,而大人们也各有各的欢喜。

  

  小欢喜,大人生!这个夏天,这部堪称“中国家庭浮世绘”的热播剧,围绕三个家庭的故事展开,以备战高考为背景,生动真实展现出中国式家长的众生相。同时,让我们看到了中产家庭对子女教育的重视与付出,看着他们在爱与理解中一步步成长、前行,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小欢喜”。

  一考定终生

  剧中童文洁告诉方一凡:“爸爸妈妈都没有什么背景,未来你只能靠你自己。”“高考是你人生最关键的一场战役,这场战役打赢了,你一生受益,你打不赢终身遗憾呀!”

  

  国道小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深刻感受到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在子女教育方面,中产家庭把希望寄托在高考上,一心一意希望子女能够考上一个好大学,尽显“一考定终生”的教育理念,引发了无数家长的共鸣。其实这也是大多数普通中产家庭对孩子未来发展感到焦虑的真实写照。

  

  当放养型父母方圆和童文洁从朋友家的学区房出来,看到晚上12点灯火通明的整栋大楼,心里五味杂陈:这就是著名的学区房,就因为离学校近能节省路上的时间,两居室的房子一个月租金1万5,还得靠抢才能租到。当童文洁在小区碰到儿子的同学大晚上赶着去上“套课”后,感觉对儿子的上心程度远远不够,瞬间变身打了鸡血的妈妈。

  

  乔英子的妈妈宋倩说“每落后一分就是一操场的人”。在宋倩无论是做辅导老师、房产中介还是给孩子煲营养汤都样样得力时,英子成了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不仅学习好还很懂事。但高标准严要求的家长,永远有更高的标准。为了女儿能考上清北,宋倩丝毫不敢松懈,装隔音墙、做高三日程表、买护眼仪、连夜准备练手试卷……

  

  

  “留守”型家庭的父母季胜利和刘静对孩子的关注点全部集中在学习上,在季杨杨高三这个节点空降回到他身边,报辅导班、监督学习,无所不用其极。而亲子关系的隔阂,则让青春期叛逆的孩子更加抵触父母的关心。其实父亲季胜利的痛苦也是很多中产家庭的苦恼,事业忙碌的无奈,对家人和孩子的亏欠,缺少陪伴带来的沟通障碍……事业上再大的成功,也弥补不了在教育子女上的失败。

  

  国道小编觉得,《小欢喜》中的三个家庭里,映射出了中国绝大多数中产家庭的影子。家庭情况各有不同,但都殊途同归的回到子女教育问题。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一个家庭的希望,在经济能力范围内,家长势必想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资源。无论是报考国内知名学府,还是就读海外名校,多一个海外身份孩子才会有更多选择,才会欢喜应对人生每一场考试。

  

  在这场关于教育的试炼中,无论是对人到中年的父母,还是对初成年的孩子,都没有万能的定律,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还有更多的可能呢?

  又是一年开学季。近期多所高校迎来新生报到,微博上也都是晒开学报到的,比如他们。

  

  

  

  

  

  方一凡去了南京艺术学院,英子也考入了心心念念的南京大学,磊儿完成了母亲的心愿,考上了清华大学;曾经因为赛车被父亲痛骂的杨杨,却在父亲的支持下,去了德国学习汽车制造。孩子们都考上了心仪的大学,而大人们也各有各的欢喜。

  

  小欢喜,大人生!这个夏天,这部堪称“中国家庭浮世绘”的热播剧,围绕三个家庭的故事展开,以备战高考为背景,生动真实展现出中国式家长的众生相。同时,让我们看到了中产家庭对子女教育的重视与付出,看着他们在爱与理解中一步步成长、前行,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小欢喜”。

  一考定终生

  剧中童文洁告诉方一凡:“爸爸妈妈都没有什么背景,未来你只能靠你自己。”“高考是你人生最关键的一场战役,这场战役打赢了,你一生受益,你打不赢终身遗憾呀!”

  

  国道小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深刻感受到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在子女教育方面,中产家庭把希望寄托在高考上,一心一意希望子女能够考上一个好大学,尽显“一考定终生”的教育理念,引发了无数家长的共鸣。其实这也是大多数普通中产家庭对孩子未来发展感到焦虑的真实写照。

  

  当放养型父母方圆和童文洁从朋友家的学区房出来,看到晚上12点灯火通明的整栋大楼,心里五味杂陈:这就是著名的学区房,就因为离学校近能节省路上的时间,两居室的房子一个月租金1万5,还得靠抢才能租到。当童文洁在小区碰到儿子的同学大晚上赶着去上“套课”后,感觉对儿子的上心程度远远不够,瞬间变身打了鸡血的妈妈。

  

  乔英子的妈妈宋倩说“每落后一分就是一操场的人”。在宋倩无论是做辅导老师、房产中介还是给孩子煲营养汤都样样得力时,英子成了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不仅学习好还很懂事。但高标准严要求的家长,永远有更高的标准。为了女儿能考上清北,宋倩丝毫不敢松懈,装隔音墙、做高三日程表、买护眼仪、连夜准备练手试卷……

  

  

  “留守”型家庭的父母季胜利和刘静对孩子的关注点全部集中在学习上,在季杨杨高三这个节点空降回到他身边,报辅导班、监督学习,无所不用其极。而亲子关系的隔阂,则让青春期叛逆的孩子更加抵触父母的关心。其实父亲季胜利的痛苦也是很多中产家庭的苦恼,事业忙碌的无奈,对家人和孩子的亏欠,缺少陪伴带来的沟通障碍……事业上再大的成功,也弥补不了在教育子女上的失败。

  

  国道小编觉得,《小欢喜》中的三个家庭里,映射出了中国绝大多数中产家庭的影子。家庭情况各有不同,但都殊途同归的回到子女教育问题。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每一个家庭的希望,在经济能力范围内,家长势必想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资源。无论是报考国内知名学府,还是就读海外名校,多一个海外身份孩子才会有更多选择,才会欢喜应对人生每一场考试。

  

  在这场关于教育的试炼中,无论是对人到中年的父母,还是对初成年的孩子,都没有万能的定律,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还有更多的可能呢?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