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视讯娱乐网站

首页 > 正文

[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504)

www.zsctrip.com2019-07-29

  ?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六章

  ? ? ? ? ? ? ? ? ? ? ? 林新成采访化肥厂

  ? ? ? ? ? ? ? ? ? ? ? 师文静情倾林新成

  ? ? ? ? ? ? ? ? ? ? ? ? ? ? 2

  三十五岁的师文静,由于自身的美,皮肤白而细,从小没有从事过体育劳动,又仅仅生过一个孩子,还保持着姑娘的身段,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五岁,甚至比农村小她五岁的妇女还要年轻。

  在那政*治*掛*帅的当下,师文静从来沒有注重过保养与打扮。注重保养与打扮,是被看着资产价级生活方式的,影响个人的前途是小事,说不定还会受到批判。谁也不会冒着这种危险去保养去打扮。

  况且,师文静的丈夫刘向军,在一九六九年的中国珍宝岛保卫战中的牺牲,对她是一个沉重打击,先是无心去打扮,后是为了保持烈士遗孀的庄重不去打扮。

  师文静与她的丈夫刘向军是初高中同学,相爱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的,师文静不但长的好,而且学习好,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不少男学生向她递条求爱,也包括当班长的刘向军。她为了让没完没了的追情者死心,就宣布接受了长的比较好的刘向军,双方还受到了老师的批评,使他们的爱情转入了地下,变爰情为学习的动力。当然,他们从没有作过出格的事。

  一九六一年,师文静考入了有名的宋都大学中文系,而刘向军却因临场发挥不好名落孙山。(那时没有复读这种事)不甘消沉的刘向军,这年冬季入伍当了兵。

  俩个人的仕途发生了变化,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爱情,书信不断。

  一九六四年,二十三岁的师文静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县高中,任二年级的语文课。这年寒假,她到部队与已当了副排长的刘向军结了婚。因寒假短又军情急,她没有住半个月就回来了。遗憾的是,刘向军的种籽,在她那刚开恳出来的土地里沒有生根发芽。

  人都还年轻,.师文静才刚参加工作,要孩子不慌。刘向军战斗在保卫边彊的前线,师文静奋斗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七五年春节前,刘向军请假探亲回来,也仅仅住了一个星期便回部队了,又没有让师文静怀上孕。

  一九六六年春末夏初,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课闹革命,师文静出于对革命的热情,参与了群众运动。这一年也不存在了暑假和寒假,她也没有再去部队与丈夫相会。

  一九七七年,随着运动的深入,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象社会上样,分成了两派组织,开始了互相攻击和武斗。师文静对此不感兴趣了,当起了逍遥派。一九六八年春节后,去了丈夫所在部队的东北某部,一住几个月,直到怀孕反应期过去才回来。

  一九六九年三月份,她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刘伟志。遗憾的是,丈夫一直没有回来看他的儿子,而不久,却传来了升任副连长的丈夫刘向军,在保卫珍宝岛战斗中牺牲。噩耗传来,刚滿月的师文静痛不欲生,深感对不起丈夫。结婚五年来,与丈夫共同生活不到五个月,如果不是自己主动去部队,那也就是那一星期。如果不是自己当逍遥派跑到部队住那三个多月,怕是刘家就绝后了。

  丈夫牺牲以后,只有一个儿子的公爹婆母,本来就身体不好,精神上受了致命的打击,病情加重,多日不进饮食,不久就先后离世。身体虚弱的师文静,在有关领导和亲友的帮助下处理了丧事。

  看到师文静带着一个几个月的孩子,不少人劝她重新嫁人,她都一一婉言谢绝,决心把丈夫这一个沒有见过面的唯一儿子养大成人,延续刘家的烟火。这一年,高初中都先后恢复了招生,她为了不影响教学,就租了广播站西边教育局南边一个亲戚的小院,(这为她以后来广播站上班提供了优越条件),把娘家娘接来为她照看孩子。

  后来,民政局在落实军烈属抚恤政策时发现了她的特殊情况,经向县革委会请示批准,出了一千元钱把这个小院连房买了下来赠送给她,这个小院便成了她自己的家。

  师文静在文*革*前就是一个新闻爱好者,经常往广播站及《豫中日报》《河南日报》投稿,当时广播站的安编辑接到她的稿,都是一个字一个标点都不动的交给了播音室播送,安编辑对她有深刻的印象。

  虽然民政局对师文静写稿的情况不了解,虽然文*革后师文静再没有写过稿件,民政局的领导根据师文静家庭所处的位置,还是向人事部门建议,把师文静调入县广播站,人事部门的领导征求县委宣传部领导的意见,与师文静高中大学都同学的靳春来知道师文静的文学功底,向部长建议,并得到部长的同意。就这样,在六九年底,师文静被调入了县广播站,任副编辑。

  师文静被调入广播站,这对她上班和照顾家庭都是很方便的。

  七五年春天,被人们誉为不倒翁的安编辑,觉得自己身体不行了,提出了辞职,并推荐师文静接替他任副站长兼编辑。得到了上级的批准。

  让她不顺心的是,去年春天,她的娘家爹得了一肺气肿慢性病,得她娘家娘回去照顾。为了不影响女儿工作,娘家娘把儿子也带回了家。

  家里只剩她一个人了,她有时不想做饭了,就在广播站伙上吃。有时不想回家睡了,就在她的办公室睡。

  师文静的丈夫牺牲那年,她才二十八岁,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她在穿着打扮上便十分注意分寸,从不穿颜色鲜艳的衣服,而穿那些半旧的衣服,但总是洗得很干净。头发也是留得与一般女人一样的短发,从不抹护发油,梳头也是用梳子隨便划拉几下。她洗过脸后也不擦什么油抹什么霜的。正是爱打扮的年龄,那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呀。

  但是,她长就的一付美人相,即使不穿鲜艳衣服,不刻意梳妆打扮,她还是比別的女人好看,走到大街上回头率很高。她身条适中,不高不低,不胖不瘦,线条分明,凸凹有致,细白如粉的面容秀气不失端重,不卑不亢的走姿显得气质高雅,一双明亮的眼睛含水欲滴,两排白玉般的牙齿藏在薄薄的双唇内,不笑不露玉形。整个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虽然不轻易笑,却让人觉得她比別的女人笑还好看。

  有不少人说,师文静披上破烂的麻包片,也不能隐藏住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其实,师文静没有必要去刻意掩饰自己的美。她是烈士的遗孀,是一个为保卫国家领土完整而捐躯的解放军军官的妻子。在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的年代,有谁敢有动一动军人妻子,动一动烈士遗孀的念头?军人的妻子,人们还说是上了保险锁的,更可况烈士的遗孀?除非是他想蹲监狱了。

  看见师文静回回头多看几眼,那也只是为了饱饱眼福而己。

  在人们的眼目中,师文静不仅仅是漂亮,她的知识也是非常了不得的,认识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大才女。而且,她稳重内向,在与异性接触是都很正统。这么多年来,沒有听到过有关她的闲言碎语。八小时以外,她从不与任何男人接触,不管是老男人还是小伙子,不管是当官的男人还是普通的男同事。她时时处处维护着烈士遗孀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

  广播站这么一个小单位,算上跑外线的,广播器材门市部的,总共不到二十个人,除了她和一个女播音员是女的,其余都是男同志。因为原来没有采访记者,所以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也就是她自己是大学毕业生,安编辑是中专毕业,胡伟和女播音员是高中毕业,其余全是初中毕业生。除了点名、开会、学习能聚在一起,其他时间互不见面。再加上师文静平时不爱多说话,谁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师文静的外表是美丽的,内心是平静的。

  林新成的出现,使她平静的内心,开始产生了涟漪,并且逐渐变成了波浪。

  96

  林木成荫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1.4

  

  字数 2721

  ?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六章

  ? ? ? ? ? ? ? ? ? ? ? 林新成采访化肥厂

  ? ? ? ? ? ? ? ? ? ? ? 师文静情倾林新成

  ? ? ? ? ? ? ? ? ? ? ? ? ? ? 2

  三十五岁的师文静,由于自身的美,皮肤白而细,从小没有从事过体育劳动,又仅仅生过一个孩子,还保持着姑娘的身段,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五岁,甚至比农村小她五岁的妇女还要年轻。

  在那政*治*掛*帅的当下,师文静从来沒有注重过保养与打扮。注重保养与打扮,是被看着资产价级生活方式的,影响个人的前途是小事,说不定还会受到批判。谁也不会冒着这种危险去保养去打扮。

  况且,师文静的丈夫刘向军,在一九六九年的中国珍宝岛保卫战中的牺牲,对她是一个沉重打击,先是无心去打扮,后是为了保持烈士遗孀的庄重不去打扮。

  师文静与她的丈夫刘向军是初高中同学,相爱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的,师文静不但长的好,而且学习好,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不少男学生向她递条求爱,也包括当班长的刘向军。她为了让没完没了的追情者死心,就宣布接受了长的比较好的刘向军,双方还受到了老师的批评,使他们的爱情转入了地下,变爰情为学习的动力。当然,他们从没有作过出格的事。

  一九六一年,师文静考入了有名的宋都大学中文系,而刘向军却因临场发挥不好名落孙山。(那时没有复读这种事)不甘消沉的刘向军,这年冬季入伍当了兵。

  俩个人的仕途发生了变化,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爱情,书信不断。

  一九六四年,二十三岁的师文静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县高中,任二年级的语文课。这年寒假,她到部队与已当了副排长的刘向军结了婚。因寒假短又军情急,她没有住半个月就回来了。遗憾的是,刘向军的种籽,在她那刚开恳出来的土地里沒有生根发芽。

  人都还年轻,.师文静才刚参加工作,要孩子不慌。刘向军战斗在保卫边彊的前线,师文静奋斗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七五年春节前,刘向军请假探亲回来,也仅仅住了一个星期便回部队了,又没有让师文静怀上孕。

  一九六六年春末夏初,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课闹革命,师文静出于对革命的热情,参与了群众运动。这一年也不存在了暑假和寒假,她也没有再去部队与丈夫相会。

  一九七七年,随着运动的深入,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象社会上样,分成了两派组织,开始了互相攻击和武斗。师文静对此不感兴趣了,当起了逍遥派。一九六八年春节后,去了丈夫所在部队的东北某部,一住几个月,直到怀孕反应期过去才回来。

  一九六九年三月份,她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刘伟志。遗憾的是,丈夫一直没有回来看他的儿子,而不久,却传来了升任副连长的丈夫刘向军,在保卫珍宝岛战斗中牺牲。噩耗传来,刚滿月的师文静痛不欲生,深感对不起丈夫。结婚五年来,与丈夫共同生活不到五个月,如果不是自己主动去部队,那也就是那一星期。如果不是自己当逍遥派跑到部队住那三个多月,怕是刘家就绝后了。

  丈夫牺牲以后,只有一个儿子的公爹婆母,本来就身体不好,精神上受了致命的打击,病情加重,多日不进饮食,不久就先后离世。身体虚弱的师文静,在有关领导和亲友的帮助下处理了丧事。

  看到师文静带着一个几个月的孩子,不少人劝她重新嫁人,她都一一婉言谢绝,决心把丈夫这一个沒有见过面的唯一儿子养大成人,延续刘家的烟火。这一年,高初中都先后恢复了招生,她为了不影响教学,就租了广播站西边教育局南边一个亲戚的小院,(这为她以后来广播站上班提供了优越条件),把娘家娘接来为她照看孩子。

  后来,民政局在落实军烈属抚恤政策时发现了她的特殊情况,经向县革委会请示批准,出了一千元钱把这个小院连房买了下来赠送给她,这个小院便成了她自己的家。

  师文静在文*革*前就是一个新闻爱好者,经常往广播站及《豫中日报》《河南日报》投稿,当时广播站的安编辑接到她的稿,都是一个字一个标点都不动的交给了播音室播送,安编辑对她有深刻的印象。

  虽然民政局对师文静写稿的情况不了解,虽然文*革后师文静再没有写过稿件,民政局的领导根据师文静家庭所处的位置,还是向人事部门建议,把师文静调入县广播站,人事部门的领导征求县委宣传部领导的意见,与师文静高中大学都同学的靳春来知道师文静的文学功底,向部长建议,并得到部长的同意。就这样,在六九年底,师文静被调入了县广播站,任副编辑。

  师文静被调入广播站,这对她上班和照顾家庭都是很方便的。

  七五年春天,被人们誉为不倒翁的安编辑,觉得自己身体不行了,提出了辞职,并推荐师文静接替他任副站长兼编辑。得到了上级的批准。

  让她不顺心的是,去年春天,她的娘家爹得了一肺气肿慢性病,得她娘家娘回去照顾。为了不影响女儿工作,娘家娘把儿子也带回了家。

  家里只剩她一个人了,她有时不想做饭了,就在广播站伙上吃。有时不想回家睡了,就在她的办公室睡。

  师文静的丈夫牺牲那年,她才二十八岁,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她在穿着打扮上便十分注意分寸,从不穿颜色鲜艳的衣服,而穿那些半旧的衣服,但总是洗得很干净。头发也是留得与一般女人一样的短发,从不抹护发油,梳头也是用梳子隨便划拉几下。她洗过脸后也不擦什么油抹什么霜的。正是爱打扮的年龄,那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呀。

  但是,她长就的一付美人相,即使不穿鲜艳衣服,不刻意梳妆打扮,她还是比別的女人好看,走到大街上回头率很高。她身条适中,不高不低,不胖不瘦,线条分明,凸凹有致,细白如粉的面容秀气不失端重,不卑不亢的走姿显得气质高雅,一双明亮的眼睛含水欲滴,两排白玉般的牙齿藏在薄薄的双唇内,不笑不露玉形。整个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虽然不轻易笑,却让人觉得她比別的女人笑还好看。

  有不少人说,师文静披上破烂的麻包片,也不能隐藏住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其实,师文静没有必要去刻意掩饰自己的美。她是烈士的遗孀,是一个为保卫国家领土完整而捐躯的解放军军官的妻子。在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的年代,有谁敢有动一动军人妻子,动一动烈士遗孀的念头?军人的妻子,人们还说是上了保险锁的,更可况烈士的遗孀?除非是他想蹲监狱了。

  看见师文静回回头多看几眼,那也只是为了饱饱眼福而己。

  在人们的眼目中,师文静不仅仅是漂亮,她的知识也是非常了不得的,认识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大才女。而且,她稳重内向,在与异性接触是都很正统。这么多年来,沒有听到过有关她的闲言碎语。八小时以外,她从不与任何男人接触,不管是老男人还是小伙子,不管是当官的男人还是普通的男同事。她时时处处维护着烈士遗孀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

  广播站这么一个小单位,算上跑外线的,广播器材门市部的,总共不到二十个人,除了她和一个女播音员是女的,其余都是男同志。因为原来没有采访记者,所以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也就是她自己是大学毕业生,安编辑是中专毕业,胡伟和女播音员是高中毕业,其余全是初中毕业生。除了点名、开会、学习能聚在一起,其他时间互不见面。再加上师文静平时不爱多说话,谁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师文静的外表是美丽的,内心是平静的。

  林新成的出现,使她平静的内心,开始产生了涟漪,并且逐渐变成了波浪。

  ? ?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六章

  ? ? ? ? ? ? ? ? ? ? ? 林新成采访化肥厂

  ? ? ? ? ? ? ? ? ? ? ? 师文静情倾林新成

  ? ? ? ? ? ? ? ? ? ? ? ? ? ? 2

  三十五岁的师文静,由于自身的美,皮肤白而细,从小没有从事过体育劳动,又仅仅生过一个孩子,还保持着姑娘的身段,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五岁,甚至比农村小她五岁的妇女还要年轻。

  在那政*治*掛*帅的当下,师文静从来沒有注重过保养与打扮。注重保养与打扮,是被看着资产价级生活方式的,影响个人的前途是小事,说不定还会受到批判。谁也不会冒着这种危险去保养去打扮。

  况且,师文静的丈夫刘向军,在一九六九年的中国珍宝岛保卫战中的牺牲,对她是一个沉重打击,先是无心去打扮,后是为了保持烈士遗孀的庄重不去打扮。

  师文静与她的丈夫刘向军是初高中同学,相爱是从初中二年级开始的,师文静不但长的好,而且学习好,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不少男学生向她递条求爱,也包括当班长的刘向军。她为了让没完没了的追情者死心,就宣布接受了长的比较好的刘向军,双方还受到了老师的批评,使他们的爱情转入了地下,变爰情为学习的动力。当然,他们从没有作过出格的事。

  一九六一年,师文静考入了有名的宋都大学中文系,而刘向军却因临场发挥不好名落孙山。(那时没有复读这种事)不甘消沉的刘向军,这年冬季入伍当了兵。

  俩个人的仕途发生了变化,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爱情,书信不断。

  一九六四年,二十三岁的师文静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县高中,任二年级的语文课。这年寒假,她到部队与已当了副排长的刘向军结了婚。因寒假短又军情急,她没有住半个月就回来了。遗憾的是,刘向军的种籽,在她那刚开恳出来的土地里沒有生根发芽。

  人都还年轻,.师文静才刚参加工作,要孩子不慌。刘向军战斗在保卫边彊的前线,师文静奋斗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七五年春节前,刘向军请假探亲回来,也仅仅住了一个星期便回部队了,又没有让师文静怀上孕。

  一九六六年春末夏初,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学校停课闹革命,师文静出于对革命的热情,参与了群众运动。这一年也不存在了暑假和寒假,她也没有再去部队与丈夫相会。

  一九七七年,随着运动的深入,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象社会上样,分成了两派组织,开始了互相攻击和武斗。师文静对此不感兴趣了,当起了逍遥派。一九六八年春节后,去了丈夫所在部队的东北某部,一住几个月,直到怀孕反应期过去才回来。

  一九六九年三月份,她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刘伟志。遗憾的是,丈夫一直没有回来看他的儿子,而不久,却传来了升任副连长的丈夫刘向军,在保卫珍宝岛战斗中牺牲。噩耗传来,刚滿月的师文静痛不欲生,深感对不起丈夫。结婚五年来,与丈夫共同生活不到五个月,如果不是自己主动去部队,那也就是那一星期。如果不是自己当逍遥派跑到部队住那三个多月,怕是刘家就绝后了。

  丈夫牺牲以后,只有一个儿子的公爹婆母,本来就身体不好,精神上受了致命的打击,病情加重,多日不进饮食,不久就先后离世。身体虚弱的师文静,在有关领导和亲友的帮助下处理了丧事。

  看到师文静带着一个几个月的孩子,不少人劝她重新嫁人,她都一一婉言谢绝,决心把丈夫这一个沒有见过面的唯一儿子养大成人,延续刘家的烟火。这一年,高初中都先后恢复了招生,她为了不影响教学,就租了广播站西边教育局南边一个亲戚的小院,(这为她以后来广播站上班提供了优越条件),把娘家娘接来为她照看孩子。

  后来,民政局在落实军烈属抚恤政策时发现了她的特殊情况,经向县革委会请示批准,出了一千元钱把这个小院连房买了下来赠送给她,这个小院便成了她自己的家。

  师文静在文*革*前就是一个新闻爱好者,经常往广播站及《豫中日报》《河南日报》投稿,当时广播站的安编辑接到她的稿,都是一个字一个标点都不动的交给了播音室播送,安编辑对她有深刻的印象。

  虽然民政局对师文静写稿的情况不了解,虽然文*革后师文静再没有写过稿件,民政局的领导根据师文静家庭所处的位置,还是向人事部门建议,把师文静调入县广播站,人事部门的领导征求县委宣传部领导的意见,与师文静高中大学都同学的靳春来知道师文静的文学功底,向部长建议,并得到部长的同意。就这样,在六九年底,师文静被调入了县广播站,任副编辑。

  师文静被调入广播站,这对她上班和照顾家庭都是很方便的。

  七五年春天,被人们誉为不倒翁的安编辑,觉得自己身体不行了,提出了辞职,并推荐师文静接替他任副站长兼编辑。得到了上级的批准。

  让她不顺心的是,去年春天,她的娘家爹得了一肺气肿慢性病,得她娘家娘回去照顾。为了不影响女儿工作,娘家娘把儿子也带回了家。

  家里只剩她一个人了,她有时不想做饭了,就在广播站伙上吃。有时不想回家睡了,就在她的办公室睡。

  师文静的丈夫牺牲那年,她才二十八岁,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她在穿着打扮上便十分注意分寸,从不穿颜色鲜艳的衣服,而穿那些半旧的衣服,但总是洗得很干净。头发也是留得与一般女人一样的短发,从不抹护发油,梳头也是用梳子隨便划拉几下。她洗过脸后也不擦什么油抹什么霜的。正是爱打扮的年龄,那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呀。

  但是,她长就的一付美人相,即使不穿鲜艳衣服,不刻意梳妆打扮,她还是比別的女人好看,走到大街上回头率很高。她身条适中,不高不低,不胖不瘦,线条分明,凸凹有致,细白如粉的面容秀气不失端重,不卑不亢的走姿显得气质高雅,一双明亮的眼睛含水欲滴,两排白玉般的牙齿藏在薄薄的双唇内,不笑不露玉形。整个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虽然不轻易笑,却让人觉得她比別的女人笑还好看。

  有不少人说,师文静披上破烂的麻包片,也不能隐藏住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其实,师文静没有必要去刻意掩饰自己的美。她是烈士的遗孀,是一个为保卫国家领土完整而捐躯的解放军军官的妻子。在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的年代,有谁敢有动一动军人妻子,动一动烈士遗孀的念头?军人的妻子,人们还说是上了保险锁的,更可况烈士的遗孀?除非是他想蹲监狱了。

  看见师文静回回头多看几眼,那也只是为了饱饱眼福而己。

  在人们的眼目中,师文静不仅仅是漂亮,她的知识也是非常了不得的,认识她的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大才女。而且,她稳重内向,在与异性接触是都很正统。这么多年来,沒有听到过有关她的闲言碎语。八小时以外,她从不与任何男人接触,不管是老男人还是小伙子,不管是当官的男人还是普通的男同事。她时时处处维护着烈士遗孀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

  广播站这么一个小单位,算上跑外线的,广播器材门市部的,总共不到二十个人,除了她和一个女播音员是女的,其余都是男同志。因为原来没有采访记者,所以文化水平普遍较低,也就是她自己是大学毕业生,安编辑是中专毕业,胡伟和女播音员是高中毕业,其余全是初中毕业生。除了点名、开会、学习能聚在一起,其他时间互不见面。再加上师文静平时不爱多说话,谁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师文静的外表是美丽的,内心是平静的。

  林新成的出现,使她平静的内心,开始产生了涟漪,并且逐渐变成了波浪。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